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迪炫迪】天佑勇者5

前文请戳:

【迪炫迪】Fortune Favors the Bold 1

【迪炫迪】天佑勇者2

【迪炫迪】天佑勇者3

【迪炫迪】Fortune Favours the Bold 4


5.

 

“怎么样,汤圆好吃么?”昨天下午的排练顺利完成,今天晚上的直播大家也都不太担心了,在后台吃吃喝喝。

 

“好吃,又软又黏,里面还甜。”迪玛希一碗吃了四个,然后又盯上了翻译碗里的四个。

 

“等会儿我再给你盛,先发微博的。”

 

在迪玛希吃完了第二轮之后翻译拿来了出场顺序,“喏,你出场比较靠后,不过在你炫哥之前。”

 

“啊,那看不了他唱歌了,他唱的时候刚好赶上我接受采访。”

 

“你昨天不是听了么,还想听多少遍啊?反正网易云上,你爱怎么听怎么听呗。”

 

“现场不一样嘛。”迪玛希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怎么听都像是小孩子在无理取闹。

 

翻译暗自感叹,你炫哥能红几十年真不是一般人,圈粉从他母亲那个年龄段的中老年妇女圈到迪玛希这样的小男青年。

 

“走吧,今晚好好唱啊。”

 

“放心啦,哪次没好好唱。”迪玛希玩着领子上的蓝色蝴蝶结,西服服帖地贴在腰上,衬得他更加高挑。翻译看着他的背影,挺拔但不过分,再消瘦一分会显得轻佻,而再端庄一毫会丧失青年特有的热情。舞台上的光芒透过门缝,耀眼但并不过分璀璨。

 

毫无压力地唱完了这首哈萨克斯坦的民歌,看着台下粉丝们的热情,很难不被感染。虽说坚持着自我,但看到这些认可自己的人们 - 不管是为了音乐还是什么其他,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下了台,他看到他在等着上台。无声地向他攥拳加油,也获得了他无声的大拇指。

 

接受采访时,迪玛希游刃有余得简直不像是他这个年龄的毛头小子。拥抱着热情的女粉丝,为照片签名,清唱《神话》,面对记者的长枪短炮,张大大又有意护着他,加上自己的娴熟,倒是很顺利地完成了。

 

他偶尔瞥下后面的屏幕,正在直播台上的情况。即使听不到声音,但看着大仙淡然自若的神态也不由放松了下来。他还是一身黑,挺立在高台上,是绚烂灯光中的暗。

 

“迪玛希,可以走了,采访完了。”翻译在后面轻轻提醒道。

 

“好,谢谢大家。”

 

两人沉默地离开了镜头前,翻译还是忍不住提醒道:“采访时这样开小差很危险,你会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得罪人的事情。”

 

“嗯,现在到哪个节目了?待会儿我们不用谢幕吧?”迪玛希有些尴尬地岔开话题。

 

“应该是到龚琳娜老师了,或者是小品。谢幕嘛… 没听说要谢幕,应该是可以直接走了吧?”

 

“那走,去后台换了衣服我们出去吃饭吧。”

 

“你是怎么做到的成天想着吃还瘦成这样的?”

 

两人本来有说有笑,然而回到了后台时的气氛,突然就不对了。一群技术人员脸色阴沉得能滴水,喜乐会马上就要结束了却又一次开始手忙脚乱地调试设备。还有几名管理人员正在急急忙忙地和炫哥说着什么。

 

迪玛希抓了个小助理直接用英语问道:“这是怎么了?”

 

助理英语虽然磕绊,好歹算是解释明白了。炫哥刚刚演唱《没离开过》时现场设备出现了问题,麦克风出来的声音特别细小,甚至盖不过伴奏。具体是哪方面技术出了问题,助理解释不明白,迪玛希也听不明白,但是简单来说,就是炫哥的直播出了事故。是了,最难办的就是… 这是直播。

 

远处的炫哥还是那样微笑着和工作人员交谈着,仿佛他不是事件主角,或者说这种事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平常。工作人员一个劲儿地道歉,炫哥到开始温和地劝慰起工作人员了,“哎,都已经发生了嘛,直播出去了,没有关系的,下周末歌手就要转播啦,我没事的。况且直播嘛,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倒是喜乐会,刚刚那个时间段的收视会不会有影响?”

 

炫哥讲话依旧不疾不徐,带着那种安抚人心的温润,遇见这种事都不见气急,“不过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换条裤子去。”登台时的皮裤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的,他的笑意也一闪一闪的,倒是缓解了刚刚阴沉的气氛。

 

有些工作人员松了口气,而迪玛希倒是宁愿他发泄了出来,虽然歌手的录制是在这之前,但这到底是他数年后归来的首秀,可能不介怀么?

 

迪玛希看着他独自笑吟吟地回到了更衣室,留下经纪人面色不善地与工作人员商讨善后对策。

 

说好听了,这叫从容,说不好听了,这叫温吞。迪玛希倒突然觉得被什么击中了– 他曾经希望自己到了这个岁数也可以这样淡定从容,但是现在倒是更希望炫哥不要这么委曲求全了。

 

迪玛希悄悄跟着进了更衣室,愣是忘了换裤子这茬儿,不过好在炫哥没换,而是坐在镜子前剥着什么东西吃。两人一时都有些别扭,迪玛希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话,但是半个字也憋不出来,而林志炫是真的无力继续说“没事的”“没关系”了。

 

于是谈话又像昨天一样开始了:“你想吃点饼还是吃点糖?”

 

“都是什么啊?”

 

“台湾零食… 我家乡的零食。”

 

“都想吃。”

 

林志炫突然不想在这个少年面前继续周旋了,至少不像是和台里的工作伙伴们那样周旋。

 

“所以你想听什么?我没有我表现得那么没关系,这是事实,但是我尽我的全力了。我几年前二次翻红,就是靠着湖南台,他们能让我再次上歌手这个节目,现在把关系搞僵并不明智。

 

“所以我不委屈。也不生气。技术故障,哪里都有可能发生。”

 

迪玛希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通分析给弄得无言以对,这是他没想到的直白。但这不是他想听的:“不,我在想,将来我一定要强大到可以把不痛快直接嚷嚷出来,而不是这样委曲求全。”

 

果真还是小孩子。林志炫想,而且我根本没有觉得委屈。“我… 跟你说不明白了,没有什么可委屈的,更多的是遗憾吧… 遗憾这次登台没有做到最好,遗憾这次是直播不能弥补,遗憾… 没有为接下来的歌手造好势。”

 

那个黑色的身影对迪玛希来说好像又一次高大了起来:并不是所有的不痛快都是委屈造成的,而是对完美和演唱的追求没有做到极致。

 

“但是你的委屈,还是可以和我说的啊。”迪玛希又一个没忍住得说道,话秃噜出来了才意识到怎么有点怪呢。

 

总之这不像一个普通后辈会和年长很多的前辈说的话。而前辈也明显吃了一惊,已经很多年没有人会这么跟他说话了。他是那个需要为整个经济公司撑起天空的人,要养活那么多口子的人,突然有个小愣头青跑出来说,受了什么委屈跟他说?林志炫有些想笑,好歹忍住了,道:“不要。”

 

虽然说着不要,但是眼睛里的精光已经不见了,又变回了那个温柔的炫哥。

 

“为什么不要?”

 

“因为没什么可委屈的啊。”

 

“那你不会有压力么?你不会畏惧观众说你唱得不如以前了?”

 

林志炫手里的动作一僵,“我要是老在意别人说什么,就不会再出来唱歌了。”

 

“你并不是不在意,你只是太喜欢唱歌了。”愣头青一针见血。

 

“你… 哎,吃糖吧…” 炫哥像是哄小孩一样,硬塞给了他一块儿传说中的好缘糖,不知道是被他戳中了所思所想,还是就为了让他住嘴。被人怼得词穷也是不容易。

 

“好甜… ”

 

“还有祈福饼呢,吃么?”

 

那八个元宵好像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一样:“吃啊。”

 

炫哥要去拆包装的时候被拦了下来,“包装多好看啊,别拆坏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外面的嘈杂一下填满了整个更衣室。笑眯眯的各色工作人员,助理,经纪人,翻译也都跟着进了来,迪玛希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我们炒作吧。”

 

大家听完翻译的话都是一愣,望向炫哥。迪玛希觉得自己疯了,说的都是什么鬼话,他是想为了这次事故做点什么,但是这样说不是正好招了炫哥的厌么?

 

然而两天后他俩抱着食物的照片还是出现在了炫哥的微博中,配的文字活像写了篇小论文,然后收到了炫哥的私信。

 

“迪玛希,你记住,不要为任何人做自己瞧不起的事情。包括我。”

 

TBC

不好意思停更这么久⁄(///•////ω///•////)⁄ 【大概是刚刚经历过人生转折的缘故?】总之道歉啦

我肥来啦~ 之后会恢复更新(如果还有人看的话)(*^__^*) 

谢谢大家

 

 


评论(2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