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迪林迪】天佑勇者6

前文请戳:

【迪炫迪】Fortune Favors the Bold 1

【迪炫迪】天佑勇者2

【迪炫迪】天佑勇者3

【迪炫迪】Fortune Favours the Bold 4

【迪炫迪】天佑勇者5



6.

 

收到这条私信的晚上,迪玛希陷在床垫里又开始…. 思考。或者说是质疑过去。他确实以前最为不屑这种捆绑,营销,宣传,炒作,一切与他的演唱无关的,他都觉得没有必要。现在竟然开始接受甚至… 乐于帮忙… 这是原则都被颠覆了。

 

这又回到了他一直在思考的那个问题:他的初衷到底是什么。最开始的时候好像很清楚,而现在走得越来越远却越来越模糊了。

 

直到凌晨黑金的经纪人发来了一条短信,后天就要排练第六期歌手了。迪玛希用枕头蒙住脸,他不想这么说,但是他确实不再是一月份那个自信到有些狂妄的歌手了。

 

第五期的排名…. 第六名… 他感到后背又开始出汗,心中的不安和焦虑一阵阵涌上来,就像是胃不舒服一样。他不能在这里就回家,但是他又想唱自己想唱的歌,可现在这架势,他已经失误不起了。一堆烂事儿一并堆了上来,他只能一个打挺儿坐了起来,下床去重新洗澡,整理思绪。

 

首先,这次他要发挥优势,只有留在这个舞台上走得更远,才能干更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唱更多自己真正喜欢的歌。必须让观众们记住自己,才能有资本要追求自我,不然一切都是空话。好,这个问题想清楚了。

 

那所谓的营销策略,其实也是为了以后铺路,为了更大的资本。但他心里始终有道坎儿,对这样的包装一言难尽。

 

他坐在浴缸里,想着这次的歌曲:Adagio。最初是意大利语中的形容词,缓慢地。后来成为了音乐术语:慢板。而在维塔斯唱过这首歌之后,它的意义又不同了。他要再一次面对各种比较,甚至是恶言相向,他要再一次面对关于过度炫技的质疑。他整个人滑到了浴缸的底部,让水没过脸,总算得到了一点点平静。

 

你必须配得上自己的野心才行。这种无奈不正是因为上次自己的能力没配得上自己的野心么?

 

第二天下午,迪玛希破天荒头一次主动约了中国的指导老师,在排练和录像之前最后一次练习唱腔。他也在反思,是不是前几次对自己的能力过于自负,导致了现在这种困境。指导老师见到迪玛希也有些惊讶的– 这和电视上那个张扬的歌手完全不同,而是个有些纤细的普通青年。随意的卫衣和发型,谦逊的笑容,这和那个绚烂地飚着高音的人完全不一样啊。

 

“所以这次决定唱Adagio,你有什么想法?”

 

“第一,我这次就是为了好名次,这么说可能很势力,但是这次我输不起。”

 

指导老师了然道:“明白,基本上来找我们的都有这方面诉求。”两人笑了起来,第一点就像句废话一样。

 

“第二,我这次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我不想再强行被和维塔斯比较了。”

 

指导老师变了脸色,有些生硬地说:“但是你要意识到,一,这首歌他唱过,并且假音头音完成得非常出彩,你确定不想用这种唱法么?二,那你为什么要选择这首歌?所以你现在的这两个要求合在一起是自相矛盾。”

 

“我想要有自己的特色,我上次说别比较我们很多人理解成了我在炫耀自己音域广,但我只是想证明我们可以唱得很不一样。”

 

“你还是没回答为什么就选择了这首歌。”

 

“因为它适合我,适合炫技,适合出彩,适合拿到好名次。”

 

“你自己也说了这次需要很实际,很势力,那又何必非得这么犟去追求什么个人特色?”

 

迪玛希按照自己的以前练习的,混入了真音,高音听上去更加雄壮,而指导老师怎样都不满意。磨了两三遍,总是觉得不够优美。

 

“你追求的,除了几百年前的阉伶,没人能做得到。男性真音飙到那么高,就是不可能好听的。”

 

迪玛希抿着嘴不说话,他突然想说,炫哥就肯定能理解,他就在名次和自我中找到了平衡。他在压抑着一股无名火,自己都解释不清楚是为什么就想和炫哥聊聊,他的镜片会闪烁着睿智的光芒,然后温和地说:“去做你想做的吧,你要相信自己的能力,迪玛希,你要找回那个优秀自信的自己。”

 

而现实是指导老师一句冷冰冰的:“你去听维塔斯的录音吧,或者法比安的,中国观众最开始接受的就是这种,所以习惯这种了,听完了学,学完了给我唱。”

 

迪玛希一下明白了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还是那个自我。他为了名次妥协到可以演唱Adagio,但是怎么演唱,怎么坚持自我风格,是他不会退让的。

 

“谢谢您,我告辞了,有其他事情再联系吧。”迪玛希强硬了一回,二十二岁年轻的脸庞在此时显得超出年龄的坚毅,甚至有些暴戾。

 

而回到了后台之后刚刚的强硬一点儿都不剩地摊在了沙发里。“阿来我怎么办啊?!这次名次再不好可怎么办啊?”

 

阿来非常轻松地回答:“你这…唱的还要担心?!你让我怎么办啊,我好歹也是个歌手吧,你都要担心那我还吃饭不?┑( ̄Д ̄)┍”

 

迪玛希笑笑,没说话。他需要有人来引领他,就像教导小孩子一样来告诉他现在该往什么方向走。更准确的说,是需要有一个坚定的声音告诉他,“迪玛希,跟着你的初心走。”

 

“炫哥呢?今天没见着他?”迪玛希还是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林志炫,他想这位和他相似的前辈一定能提点他。

 

“好像是感冒了,所以一直在休息。不过应该在吧,明天就该彩排了。”

 

“元宵节的时候还好啊,怎么突然感冒了?”

 

“呃… 那你觉得…. 得上个感冒需要几天?”

 

迪玛希被噎得说不上话来,“好吧,那我去看看他。”

 

 炫哥窝在一把大沙发里,显得比平时更瘦了。那种宁静好像不属于这个时代,他应该是坐在壁炉旁,听着黑胶,看着曲谱。

 

“什么事,迪玛希?”又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反而听不出亲疏。

 

“下一场…选歌的事… ”迪玛希找到了倾诉对象后反而扭捏了起来,他并不经常流露出迷茫,现在更是有些羞怯。

 

“迪玛希,你确定这样做明智么?我们毕竟还是竞争对手。”这种疏离不再温和,变得尖刻。

 

迪玛希看着他,沉默了片刻,不知道该怎样将谈话进行下去。炫哥不知道在别扭什么。

 

“你自己说过想要变得强大,但是你现在什么都要别人拿主意像个什么样子?这就是你说的强大?”炫哥一下子站了起来,挡住了光,迪玛希看不清他的脸。这场谈话也不是他所设想那样温和的鼓励,而是刻薄的激励,迪玛希反而觉得更加心安了。

 

他也站了起来,比林志炫还高出一点:“那你想听我的Adagio么?”

 

“你的?Adagio?”

 

“对,我的,和法比安,维塔斯,都不一样的Adagio。”林志炫看着这张坚定而又年轻的脸庞,此时因为兴奋染上了不同寻常的光彩。

 

他坚定时可真美。流光溢彩,对,就是这个词。

 

“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不舒服?”迪玛希被今天的他炫哥搞的莫名其妙。

 

先是很刻薄,现在又突然在晃神– 唯一的解释就只能是感冒了。

 

“炫哥你生病时还真是…不同寻常… ”迪玛希把那个可爱生生吞了下去,换成了个中性词。

 

“没事没事,感冒而已咯。”然后仿佛为了打脸一般咳嗽了起来,一时竟然停不下来,蜷缩回了沙发里。

 

“这还说没事?你后天唱得了歌么还?怎么没吃药啊?明明元宵节那天还没事啊… ”林志炫好笑地看着他手忙脚乱地想拍自己,又想找点水

 

“我想听,但不是现在。”

 

“嗯?”

 

“我想听你的Adagio,在舞台下看你唱。”

 

“嗯。”

 

TBC也有可能是END了

毕竟坑太久太久太久了。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