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主教扎主教】萨尔茨堡工作室1

娱乐圈AU

经纪人主教

艺人扎

三伯主教

乌豆扎(大写加粗下划线斜体)

OOC预警

语死早。




“好了,爸爸,我知道。但是现在HRE唱片公司还没给我回复,我得呆在意大利等他们的回复。”

 

今年夏天刚从博洛尼亚爱乐学院毕业的莫扎特缩在拱门门廊下躲着雨,举着手机对付他爸利奥波德的电话。

 

“我知道你现在签了萨尔茨堡工作室,但是不见得我就也得去吧?”

 

莫扎特有些烦躁,他并不想依靠老爹的人脉,他期盼着他的才华能让他独立。

 

“是,现在唱片公司还是费迪南德他母亲在打理。”

 

雨不停地下,摔在地上的水滴溅湿了他的裤腿和靴子,湿乎乎地黏在他腿上。

 

“是的,我当然知道他母亲不好对付,可费迪南德欣赏我的才能啊。而且你觉得你们公司的‘主教大人’能好到哪儿去么?”

 

雨渐渐小了,但是天也黑了下来。

 

“得了吧,HRE唱片公司比你们工作室可大多了,工资也高,条件也好。主要是他们接受创作歌手。”

 

利奥波德吼了几句什么,莫扎特将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一点。

 

“好了好了,爸,我得走了,趁着雨停赶紧赶回公寓。替我向妈和姐姐问好。”说完莫扎特结束了电话,摁灭了屏幕。

 

莫扎特挂了电话后有些茫然,靠着廊柱坐了下来。他父亲算是个音乐家,他小时候也跟着他演出,唱上两句或是摆弄乐器,大家都很赏识他的才华。

 

然而现在… 连工作都找不着,还说什么创作。

 

过了很久之后他摸着黑回到了公寓,还得伺候他养的狗子。

 

Scheisse!

 

其实…. 说不定萨尔茨堡真的没那么糟呢…. 莫扎特摊在他的小单人床上想道。不行,得证明自己有能力脱离父亲的影响。

 

萨尔茨堡工作室,其实也是HRE唱片公司的分支,但经营的不止是唱片。据业内人士相传,是欧洲大陆这些年来仅剩的几家还能捧红艺人的经纪公司。

 

这些年,欧洲的艺人拼了命地想往美国挤,市场大,资源广阔,挣得多,工作机会也能让人一炮而红。要不然就是忙着占领亚洲市场,购买力强大,而且还格外欣赏他们的技巧。

 

所以在欧洲本土能够大红的,寥寥无几。而大红的那几个,也都是走非常小众的文艺路线,然后获得三大的青睐,才得以大爆。欧洲的文化底蕴在,但是经济实力日渐衰落。

 

但萨尔茨堡工作室不同,旗下的艺人们有奖项,有口碑,有粉丝,有作品,有钱挣。而且工作室本身也会自己参与投资制作一些作品,更使得名声大噪。业内有这么个黄笑话:“萨尔茨堡工作室能为您提供最潮流的屁股。”

 

之所以会是个黄笑话,完全是因为萨尔茨堡工作室的金牌经纪人太苛刻古板了,才会有这么个黄笑话广为流传,专门为了恶心他。

 

这位经纪人的昵称则更加贴切– “主教”- 在工作室中无人敢反对的权威,令人窒息的控制欲,以及雷厉风行的能力和无人能及的自律,都与历史教科书上的红衣主教形象非常契合。

 

不,其实这并不是为什么他叫主教。只是他恰巧姓科洛雷多罢了。

 

最令人惊叹的其实一直是他看人的眼光狠准独到,做艺人这一行,没有天赋,主教也救不了你。天赋这种东西嘛,主教给不了,只有上帝能给了。不过科洛雷多捧出来的艺人,不说全部大红也都纷纷脱离了十八线,所以才说他慧眼识人。

 

“Boss,这是您要的今年欧洲艺术院校的毕业生名单。”

 

“谢谢你阿尔克,放这儿吧。”

 

科洛雷多从工作室的财务报表中抬起了头,“今年的都怎么样?”

 

“咳,还是那么回事儿呗,你又不是不知道。想红都得先砸钱,都一样。”

 

资料按照表演与音乐分成了两个夹子,之后又详细按照不同院校排列。说是资料其实非常简单– 两张照片,一张正脸,一张侧颜,都是学校照得,联系方式,在校成绩,家庭背景。

 

“你知道我指的什么。”科洛雷多先翻开了表演的那个大夹子。

 

“我已经初步筛选过了,有犯罪史,吸毒史,家里欠债的,我都筛掉了。专业成绩差的也都剔除了。”

 

“很好。”科洛雷多快速翻阅了一遍,拿出几张照片。“这几个人的表演录像我想看一下,如果可以的话也开始联系过来面试吧。”

 

阿尔克接过来之后吓了一跳。“埃曼纽尔…. 席卡耐德?您认真的?”

 

“是啊,我很看好接下来几年的喜剧市场,你看最近立案的项目了么?咱们刚好缺这类艺人。”

 

“我说,他私生活乱七八糟整个萨尔茨堡都知道,到时候不够给他擦屁股的。而且…. ”阿尔克把后面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 您没发现你们长得很像么。

 

科洛雷多露出蜜汁微笑。“那到时候可得好好调教才行。”

 

没人摸得透科洛雷多的套路,他的判断往往没有凭据。然而这么多年下来,他好像从来没出过错。

 

他又快速扫阅了一遍音乐学院的巨大夹子,里面可能得有将近一千人。毕竟工作室的母公司是做唱片的,肯定比表演艺术的人多。阿尔克站在门口发呆,然后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对。他不知道自己已经站在门口多久了,而科洛雷多竟然对着那个夹子发起呆来。

 

“怎么了?”

 

“呃… 没什么…. 去叫利奥波德进来。”

 

“他请假了,去意大利帮他儿子搬家去了。”

 

“喔,那就对了。他帮他儿子往哪儿搬啊?”

 

“还能往哪儿搬啊,搬回萨尔茨堡呗。前两天利奥波德可颓了,他儿子毕业找不着工作,本来想去维也纳碰运气的,没想到被拒了。”

 

科洛雷多的迷之微笑x2。阿尔克感到一阵恶寒。

 

“他儿子是叫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吧。”

 

“你怎么知道的?”

 

“这上面写着呢。”

 

“哇喔,原来也是今年的毕业生啊。怎么样?要不要签下来?就当卖利奥波德一个人情?”

 

科洛雷多玩儿起了手中的笔,“哼,不。他如果要搬回来的话那应该是已经被HRE拒绝了。要让老莫扎特先开口求我,然后再装作勉为其难地签下,这样人情才算卖了个好价钱。”

 

科洛雷多直接往HRE总部打了个电话,果然不出所料。HRE的执行经理,玛丽·特蕾莎认为最近总部艺人饱和,再雇用新人就是花钱养废物。

 

科洛雷多抽出几张资料,包括卢切尼,韦伯家的三女儿(大女儿已经签入工作室了),还有安灼拉,都是打算面试的毕业生。但其中并没有莫扎特。

 

“这… 今年打算签这么多啊?咱有那么多钱可砸么?”阿尔克看着手中的资料,有些不可置信。

 

“工作室也有五六年没签过新人了,有一定积蓄。而且现在市场淘汰得很快,我们也要跟上才行。”

       

科洛雷多没有把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的资料交给阿尔克联系,而是私自保存在了抽屉里。

       

阿尔克心里嘀咕,工作室tm迟早要被科洛雷多做成家庭作坊,老莫扎特带着小莫扎特,大韦伯带着三韦伯,真是一家人齐齐整整。


不过利奥波德都还没有机会向科洛雷多开口,莫扎特就找到了第一份工作。

 

他不是那种闲的住的人,从意大利回来之后就开始四处蹦跶,到也真搞出了点事情。不知道哪儿找的工作,一下成为了萨尔茨堡工作室…. 楼下牛排馆的钢琴师。

 

孩子们都喜欢他,能把小星星弹出十好几个变奏。

 

女白领们一水儿的星星眼,有活力而又文艺的小青年最令人无法抵抗了。

 

 总之,牛排馆的生意大好。

 

就连某天晚餐去谈合作的科洛雷多都愣了一下,这种作曲太难得了。

 

 但莫扎特如果甘心于此他就不是莫扎特了。他琢磨着,要去巴黎蹦跶蹦跶,找份能一炮而红让全世界都欣赏他的音乐的工作。

 

然而老莫扎特是肯定不会同意的。于是小莫扎特就追到了工作室来要钱。

 

“阿尔克,你知道楼下那个牛排不怎么样的牛排馆,招了个新钢琴师么?”科洛雷多在里间和阿尔克聊着天,并不知道那个钢琴师就在外间和他爸扯皮。

 

“嗯,知道,弹得真挺不错,就是没看见过正脸。”

 

“嗯…. ”

 

“怎么?也签下来?”

 

“你听他的曲风,欢快又明亮,我觉得跟接下来几年的喜剧市场很契合。长得顺眼呢,就把他捧成创作型歌手,不顺眼的话就留着当作曲。”

 

“再签… 咱有那么多钱么?”

 

不,阿尔克,不是所有人都是需要捧才会红的。有些人天生就会成为最明亮的巨星。

 

       …

 

“不,爸爸,您都没有看我写得曲子,您怎么就知道我不可能红呢?”

 

“红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不仅仅是天赋的问题。况且即使你有天赋,你说说你这些年努力了么?就靠着你那点天赋能走多远?”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科洛雷多没回答钱的问题。

 

“外面这是干什么呢?”

 

“利奥波德他儿子来了,想要钱,去巴黎发展,利奥波德不同意,就吵起来了。”

 

“有没有点儿在办公室的规矩了还?”科洛雷多把笔一撂,“你把他俩轰出去,吵架出去吵去。”

 

 阿尔克出去了之后外面的吵闹并没有消停,反而变本加厉。

 

“您?我为什么要在意您是谁?我来找我父亲的。”

 

“你要是再不老实我就把你赶出去了,兴许还会再补一脚。”

 

“沃尔夫冈你老实点,这里是办公室!”

 

莫扎特闻言头也不回地走了。父子俩不欢而散,阿尔克倒是相当满意。

 

回到科洛雷多的办公室,他就悄悄地跟科洛雷多说,“啧,利奥波德家的小儿子,就凭那长相,和那浑身的气势,吸引一波儿颜粉就不成问题。签下来咱真有的赚。”

 

科洛雷多迷之微笑。

 

这边莫扎特也做出了取舍,好,既然你不给钱……. 那我就自己攒钱,那天晚上的牛排馆突然听不到原创音乐了,而是变成了爵士。

       

弹各种各样的蓝调音阶与和弦,确实比莫扎特晚上弹自己的原创多了不少小费。他拿着钱其实并不开心,因为这不是他的音乐换来的。这不该是他。

 

又过了几天晚上,莫扎特变本加厉,招呼了几个管乐演奏,一起表演。几个管乐站在台前,聚光灯下,他则把钢琴移到了暗处的角落里。原因当然是他见到了几个萨尔茨堡工作室的人,还是躲着点儿的好。不过还好赚得盆满钵满,除了莫扎特有点不开心以外。

 

老板倒是相当开心,已经开始在盘算怎么把店铺改装成新奥尔良风格的建筑了。

 

这期间老莫扎特一直没向科洛雷多开口,自己儿子死犟,而自己老板也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科洛雷多和阿尔克大概有两周没来这个牛排馆了,因为牛排做得实在太烂,说好的五分熟上来之后依然老得跟被杀了两次的老母牛一样。

 

但是这次为了和业内知名的音乐制作人谈合作,只好选择了这家稍微有点格调但食物辣鸡的馆子。

 

新签的艺人还是歌手偏多,于是找音乐制作人带带他们做唱片就成必然了。

 

背景音乐是非常具有咆哮年代特色的swing,食客们都鸡血得不得了,就连音乐制作人都没忍住夸赞了几句,“没想到这种餐厅里的乐队都这么有表现力。”

 

但是科洛雷多很失望。这不是那个钢琴师该有的音乐。不,他不是不喜欢爵士,他很喜欢。

 

但是那天的钢琴师演奏的极具个人特色的音乐,被爵士取代了,任谁都不会太高兴吧。

 

送走制作人后,科洛雷多打算再坐坐。他想看看那个钢琴师的真容。不过…. 会不会已经换人了,这支爵士乐队和那天的钢琴师根本不是一个人?

 

他招来侍者,假模假式地点了扎啤酒,然后开始套话。“我想请问,你们这里的乐队是最近才招的么?我两周前来还没有。”

 

侍者也是个话多的自来熟。“喔,算是吧。我是说,也不是。您看那个金头发的钢琴师,他已经来了好几周了,但是那几个吹圆号和萨克斯的,都是钢琴师后来找来的。”

 

科洛雷多掏出了三张纸币,两张面额小的是啤酒钱和给侍者的小费,面额最大的,“把这张给那个钢琴师,叫他弹点儿自己创作的东西。”

 

“好的,谢谢您。”

 

侍者拿着钱走了,没多一会儿曲子果然变了。但又不像最初时那种清亮欢快,而是多了“狂飙突进”的风格。那是对束缚的怨恨与… 抨击,就像是作曲家两周内从快乐的孩子成长为愤青了一样。

 

不,愤青在这里不是个贬义词,科洛雷多想,而是热血的,赤诚的青年。

 

但其实人往往想得太多。莫扎特的演奏变成了这种风格,只不过是因为看到了给他钱点歌的人,是那天在工作室里见到的阿尔克罢了。

 

 科洛雷多沉浸在音乐中,一曲毕,他觉得他已经彻底迷上了乐曲中赤裸裸的挑衅与炫技。有些和弦并不和谐反而正是魅力所在,两周不见,这小子精进了。

 

 他又招来侍者,掏出一沓票子。“你去把这个给钢琴师,告诉他我想见见他。”

 

没过多久侍者拿着钱回来了,“那位先生不想见您,也没要您的钱,他走了。”

 

科洛雷多有些愣,貌似自己已经很久没被拒绝过了。“他还让我转告您,他不是做鸭的。有钱虽然了不起,但是不足以买他的时间。”侍者憋着坏笑,也转身离开了。

 

几个管乐依然在演奏着,但少了钢琴就像是牛肉没加盐,饼干没加糖一样。

 

科洛雷多坐到将近十二点左右,how can it be? 

 

TBC

 

 

  1. 全篇都是在瞎扯,不要理我的任何分析,就是为了让他俩谈个恋爱
  2. 角色完全基于音乐剧,没有做任何对真实历史人物的理解与分析
  3. 大部分事件基于历史事件,但为了HE肯定最后会脱离轨道o( ̄ε ̄*)
  4. 德奥音乐剧… ummmmm 都很深刻,讲真不敢下笔,入坑八个月之后才突然有产出
  5. 卢切尼和大E大约是我脑子抽抽了的产物
  6. 我都不好意思说我以前是学历史的
  7. 反正现在不学了
  8. 所以我打算放飞自我
  9. 谢谢任何读者 如果有的话




评论(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