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主教扎主教】萨尔茨堡工作室2

娱乐圈AU

前文请戳:【主教扎主教】萨尔茨堡工作室1


2. 

 

科洛雷多在笔记本上列下来了几个主意。

 

几个怎么签下这个钢琴师的主意。

 

  1. 加钱。一年15万欧元基础工资,提成再加15%。
  2. 公司管住宿,吃喝,交通,通讯,等费用都可以报销
  3. 多给假期
  4. 性生活也可以给包办了
  5. 4好像有点奇怪
  6. 明天中午继续来堵人。
  7. 嗯,就这么办。

 

穿着黑马甲的侍者将最后一盏灯关掉,“不好意思先生,我们打烊了,您必须得离开了。”

 

“请问你们明天几点开门?”

 

“啊,午餐是十一点开始。”

 

“午餐那个钢琴师会来演奏么?”

 

“会来,但是不会像晚上那么热闹。”

 

“好的,谢谢你,祝你晚安。”

 

“也祝您晚安。”

 

侍者微笑,整了整领结,左胸口的名牌上印着:路易吉。

 

 

“姐?你还没睡啊?”

 

沃尔夫冈蹑手蹑脚地回到家里却发现南奈尔在厨房里黑灯瞎火地吃宵夜。

 

“刚刚下课回来,你不是也才回来嘛。”

 

南奈尔最初是学习古典音乐和钢琴演奏的,无奈市场太小,这年头欣赏这种音乐的人仅限专业人士和装逼人士了(当然,也有极少数的中老年人),于是南奈尔只好在当地的艺术学院找了份教学的工作。当然课余时间还是会去各地演奏的,不过和弟弟相似,也仅限于给儿童合唱团伴奏,和在五星酒店大堂演奏一类的了。

 

“我的工作不一样嘛。”沃尔夫冈从姐姐的盘子里捏了薯条就吃起来。

 

“说到工作,”南奈尔把盘子拿开,严肃地清了清嗓子,“爸爸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去萨尔茨堡工作室其实不是坏事。”

 

“你要真觉得好,你怎么不去啊?”

 

“我是学古典音乐的,我去做什么?沃尔夫冈,别那么孩子气。”

 

沃尔夫冈小时候,一向将姐姐视作偶像。南奈尔刚开始学习钢琴时,沃尔夫冈就非常羡慕。当南奈尔学到了g#小调时,沃尔夫冈总算学会了C大调。他会同利奥波德吵架,但绝不会与南奈尔置气。

 

“你是想演奏,创作的,我能看出来。因为我也想。但是如果你不抓住这样的一个好机会,你可能也会和我一样,在社区大学天天抓吸毒的学生。这种日子会把你的天赋磨没的。”

 

“南奈尔,那你赶紧辞职,你怎么能忍受这种生活呢?你的演奏技巧,绝对能找到好工作的。”

 

南奈尔白了他一眼,“工作哪儿那么好找啊?你还太年轻,不知道没钱花的痛苦。等攒够了钱,再说吧。”

 

“你们真的在抓吸毒的学生啊?”

 

“不然为什么社区大学老师会在12点之后才回家?”

 

“…”

 

沃尔夫冈被噎住了。

“所以你好好考虑考虑工作室的事前。爸爸给他们干了大半辈子,让他们签下你来不成问题的。”

 

“你的天赋和热忱,不应该被浪费在随随便便地在餐馆演奏的。沃非,”南奈尔的语气柔和下来,“先迈出这第一步,之后会有办法的。”

 

“好,好吧,我去和爸爸说,我留下来。”

 

“爸爸妈妈今天晚上都不在,去慕尼黑参加活动了,不过你可以给他打电话。”

 

“那你干嘛吃饭不开灯啊?”

 

“…因为厨房灯泡坏了。”

 

“….”

 

姐弟俩一起分食了夜宵,“南奈尔,你说实话,今天晚上干嘛去了?不可能是抓学生吧?”

 

“为什么不可能?”

 

“让一个二十六岁,不比学生大多少的,音乐老师,去抓学生?南奈尔,我不傻。”

 

你还不傻….?“是帮同事一起啦…. 他以前是个军官,现在也在做老师…”

 

“有情况!!说,南奈尔,你一定是恋爱了!”

 

“啧,”南奈尔一把将番茄酱抹在了沃尔夫冈的头发上,“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少管。”

 

“我说对了!我说对了吧?某人害羞了!”

 

“我去睡觉了,明天早八的课,我可跟早上十一点上班的人不一样。”

 

利奥波德出席完奢侈品牌新店开幕的活动之后,先后在家庭群里收到了两条信息。一条是南奈尔发来的:“爸爸,他同意了[笑哭]@沃非”

 

另外一条则是沃尔夫冈发来的,“…. 爸爸,明天…. 或者过几天…. 我去工作室找你吧…… 把我介绍给…. Boss们…. [捂脸] [捂脸]”

 

利奥波德也非常入流地回了一条:“没人比我更爱你们了[笔芯]”

 

没过多久,安娜玛利亚也发来两条信息;“别听你爸瞎说。你妈就不爱你了么?”

 

“况且南奈尔有弗朗兹了,沃非嘛…. 哈哈哈反正你还有你妈妈我啊…. ”

 

“妈!!!!!”

 

“妈!!!!!!”

 

利奥波德:“好了,都快去睡吧。@沃非,我和你妈要在慕尼黑玩儿几天,参加啤酒节,下周带你去见主教大人[微笑][微笑]”

 

“晚安~ ”

 

 

利奥波德非常清楚萨尔茨堡工作室其实也就是个小作坊,远没有坊间谣传中的那么厉害。纯粹的创作歌手以前还没有过,都是翻唱,或者找专业的作词和作曲。再加上最近最赚钱的还是影视,音乐反而没那么受重视了。

 

所以他特地嘱咐沃尔夫冈一定要好好准备,‘主教大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小莫扎特当然是把这话当耳旁风了,打游戏打到凌晨第二天十点半才顶着一头鸡窝去牛排馆。

 

他踩着开门的点儿进的店,路易吉已经眉飞色舞地在跟一群食客聊天儿了。“哎,他可真的是要飞黄腾达了!楼上的都是些什么人?都是唱片公司!咱们的钢琴师被大老爷看上了!”

 

“那又怎样?现在的市场糟糕成这样,他就是被嫖客看上估计也是有价无市!”

 

“对!还是做唱片的!唱片现在能挣什么钱啊,他要是被电影公司看上了你再出来嘚瑟吧路易吉!”

 

“要我说!要想经济复苏!我们也应该脱欧!”

 

“对!脱欧!”

 

“脱欧个屁啊,我们是萨尔茨堡,奥地利,你还真把自己当德国了?”

 

“你们说,大老爷是看上他的屁股还是他的脸了?”

 

“啧,我说你这人怎么思想这么淫秽啊?”

 

“不然你觉得就这种小餐厅里的乐手都能被唱片公司发掘?”

 

“对!我说他是个骗子!骗财又骗色!”

 

“路易吉,你可得盯着点儿他!”

 

莫扎特睡眼朦胧地走了进来,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在谈论自己。

 

“路易吉,早安。今天生意真好。”

 

“沃非!快去换衣服!昨天那位慷慨的客人估计还会来找你!”

 

食客们哄然大笑。

 

“又找我?长什么样?是那个灰白胡子灰白头发的人?”

 

“不是!是个金发大胸!”

 

那不是阿尔克….. 那又是谁呢?还是个女人?听路易吉的意思?

 

“这附近楼上很多工作室和经纪公司!你要把握机会啊!”

 

“沃非,你别听路易吉瞎说,我觉得他有可能是骗子。”老板端着盘子从后厨出来。其实他是不愿意莫扎特离开,他会不认识科洛雷多那也趁早别在这儿开餐馆了。“劫财又骗色的那种。”

 

莫扎特呢,已经决定了要答应家人的进入萨尔茨堡工作室,所以对这些有的没的并不是很在乎,谁说什么都打着哈哈点头,非常典型的左耳进右耳出。不过嘛,要是个金发大胸的漂亮姐姐,有何不可?

 

由于是中午,几乎全是白领午休来吃工作餐的,所以莫扎特也就弹了几首自己写的比较平常的小东西,清脆明亮,但又不过分激昂,非常适合工作日的中午。

 

路易吉抱着看好戏的心理,一直在等昨天那个金发大胸出现。

 

“卢切尼!!!30A桌上主菜!!!快点儿!!!今天你净走神儿了!”

 

“切~ 想让我好好干活儿那行啊,多给点儿小费啊!你什么财力,我就什么动力。”说完一溜烟儿地跑了。

 

萨尔茨堡工作室的午饭时间是分两拨的,第一拨在十二点,第二拨则在十二点五十,为了确保办公室总是有人接电话。

 

将近一点的时候,“金发大胸”推门进来了,怀里还抱了一摞文件。而莫扎特被一名小朋友“逼迫”着正在弹Let it go。

 

一曲毕,路易吉激动地跑过来:“来了来了来了!!大胸!金发!我滴妈,他今天还穿的v领!”

 

“哪儿呢?”

 

“你看啊!坐在吧台,穿着衬衫那个!”

 

“…”

 

“胸够大吧!”

 

“…”

 

“金发,还是卷发!”

“可这tm是个男的,你听听你这描述,金发大胸,谁都会以为你在说妹子!”

 

“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这我就要说你了,你这样对性别的刻板印象是不正确的!”

 

“…我这是正常思维,你那是表述不清….”

 

科洛雷多坐在了吧台,与老板攀谈,他这次不打算直接找莫扎特了。顺便点了一瓶老板推荐的酒。呵,暴利啊。不过把老板糊弄高兴了之后才能提出自己的诉求。

 

“您… 最近招了一名钢琴师对吧?”

 

“是的,您对他感兴趣?”

 

“是的,我想见见他。”

 

“好吧。”老板也心知肚明,莫扎特这样的人是留不住的,倒不如把这个人情卖给科洛雷多。

 

“沃非,有人找你。”老板在吧台处挥了挥手。

 

“是那个金发大胸!”

 

 

 

“下午好,先生…”莫扎特虽然知道有萨尔茨堡工作室作为最后的选择,但是他想要证明自己独立的劲头又上来了。而眼前这个金发大胸的男人是他的机会。

 

“科洛雷多。”

 

莫扎特对这个姓没什么特别的感想,因为背地里从来都是叫他“主教大人”所以反而压根儿没记住他到底姓什么。

 

“下午好,科洛雷多先生。”

 

“下午好…. ”

 

“沃非。”

 

利奥波德毕竟也姓莫扎特,如果这人不是机会而是骗子,那也不能在他手里留下把柄。

 

“很高兴认识你,沃非。”

 

“您叫我来,有什么事?”

 

“我想问问,您有兴趣进入娱乐产业么?”

 

“您想听实话么?”

 

“您的创作允许您有野心,所以说实话吧。”

 

“想。”

 

这时路易吉端了两份前菜上来,帕尔玛火腿与蜜瓜,分别放在两人面前。

 

“很好。”

 

随后只有刀叉碰撞的声音,两人专注地解决食物。

 

“你还是自由身吧?”

 

“…. 如果您是问我感情状态的话,是,我单身。”

 

两人的对话好像并不在同一个世界中。

 

“我是说,你现在签约了么?有经纪人么?”

 

“咳,没有。”

 

“那么我想给你一个机会。”

 

“恕我直言,我认为我的音乐,不应该是被挑选的那个,而是由我来挑选能给我助力的经纪人。”

 

科洛雷多微笑着示意卢路易吉将盘子收走。随后换上了一张公事公办的脸。“长得不错,但也算不上多好看,胜在有特色,最多7分。”

 

莫扎特被他审视的目光盯得不舒服。

 

“气质…. 就是这座城市中普通的青年,也恕我直言,看不出您有什么过人之处。”

 

“音乐,算是能吸引我的一项,给您加分。但是别忘了,在这座城市中有多少像你一样的青年口口声声地说自己喜爱音乐却挣扎在温饱线上。况且您的音乐也并不是毫无瑕疵的,比如说,过分饱满。”

 

莫扎特冷笑,这人是来故意找茬儿的吧?

 

“呵,那您又是什么人?有资格这样对我评头论足?”

 

科洛雷多将合同拿出来,“我就是能给你提供助力的经纪人,这是合同,你不用马上答复,找个律所好好看看。”

 

“我给您开出的条件,在欧洲大陆可能找不出第二个了。一年15万欧元的基础花销,其中有一部分也会拿来给你报学习班和造型费等等,之后任何进项的15%都会是你的,这种条件我们不可能开给新人的。”

 

路易吉趁着莫扎特看合同的时候将主菜端了上来,非常规整的五分熟牛排。

 

这种条件你们也不会开给老人的。莫扎特心里嘀咕。利奥波德干到现在也才拿得到15%的提成,而且还没有基础花销,不过他爹这把年纪可能也不需要学习班了吧。

 

科洛雷多是想表现自己的诚意,而莫扎特像是捉到了对方的小辫子。

 

“哦?那又为什么开给我?您刚刚阴阳怪气的话是怕我加价吧?”

 

“你现在先不用急着答应我,你大可去调查一下市场上其他经纪公司愿意给你开出的价格。”

 

莫扎特虽然还是觉得他有可能是骗子,但不免开始心动,自己的才能被他人赏识任谁都会有些激动的吧。

 

“那么请问您是哪家经纪公司的呢?”

 

“萨尔茨堡工作室。”

 

“…”

 

“您没听说过?”

 

“不是,不是…. 当然听说过…. ”

 

“那最好不过了。”

 

路易吉手脚麻利地收走了主菜,将甜点– 苹果派与冰激凌端了上来。

 

“还有三条,算是这个产业的规则,我们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写在合同里,但是你应该清楚。一,入行之后你不会再有任何私生活,任何事情都要向经纪人– 也就是我- 报备。二,你对经纪人– 还是我 - 为你铺的路,选择的合作,不允许有任何质疑与反驳。三,你要听话,不管是私生活,还是工作,必须听我的。”科洛雷多一口气说完,三两口解决完肉桂味儿的甜点,甚至都没给莫扎特拒绝的空间。

 

“合同你先拿去,好好看看,三天后‘饭厅’见,我希望见到签好的合同。”科洛雷多递出一张‘饭厅’的名片,和预约信息,甚至连再见也没有说就走了。

 

业内人士要是知道科洛雷多为了挖掘新人而一起吃了顿饭,一定会感叹他还真是看重这个新人。而莫扎特此时觉得被冒犯了– 说着自己的音乐天赋出众,随后又毫不留情地指出瑕疵,再像贩卖货品一样讨价还价,真是够了。

 

莫扎特并不愿意,或者说不屑于去深思这些‘业内’的地位等级中的弯弯绕,但他也明白这是个向老爹证明自己的机会。既合了他的意进了同一家工作室,又没有依赖他的推荐,一举两得。

 

但是听他的?什么都听他的?

 

而且…. 他甚至连私人电话和其他联系方式都没留下来!无礼极了。

 

他随意翻了翻合同,是标准的格式,也有工作室官方的水印。随后他谷歌了一下‘科洛雷多,萨尔茨堡工作室’的图片,不错,是刚刚那个男人。

 

莫扎特大约可以排除对方是骗子的可能性了,然后立刻联系了律所,并且请了一下午的假,去审合同。

 

老板没说什么,微笑着点了点头,并祝他好运。莫扎特的路很长,对这家牛排馆来说,陪他走完这一小段就足够了。

 

莫扎特最关心的问题其实只有能不能让他作曲。

 

“是这样的,莫扎特先生,根据合同呢,您不仅仅有权力继续作曲,也有义务在公司的要求下创作。”

 

“如果您对版权有问题的话,歌词和乐谱在最初都是属于创作人的,当然不排除您大概在创作之后会与您的唱片公司,也就是萨尔茨堡工作室,签订转让版权的合同,他们能够全权代理。”

 

“不,不,谢谢您,我倒不是那么在意版权,就是想问问,他们不会逼着我唱歌而不让我创作了吧?”

 

审阅的律师感到很奇怪,这是第一个他见过的对自己的知识产权这么不在意的人,反而是在意… 能不能创作?这是什么关注点?

 

“不,我想,莫扎特先生,这份合同并不是圈套,没有什么潜在的坑,财务方面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没那么多弯弯绕。您大可放心。”

 

放心?Scheisse,那是因为我没说他的那三条规则!

 

那天下午莫扎特花光了在牛排馆攒的全部小费,交了律师费,又买了套西服,准备三天之后的晚上穿。

 

TBC

 

恩...微博上的事情有点气... 于是加更

何以解忧... 唯有肝文....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