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主教扎主教】萨尔茨堡工作室3

前文请戳:【主教扎主教】萨尔茨堡工作室2

娱乐圈AU

OOC预警



 

科洛雷多午饭时间消失了将近一个小时,阿科连忙打听他去哪儿了。

 

“去签楼下牛排店那个钢琴师了,聊了一会儿。”

 

“他怎么说?愿意签么?没狮子大开口吧?”

 

“没有,我直接给他开了15%,他哪儿找这么好的事儿去?”科洛雷多翘着腿,一副自得的样子。

 

“告诉我你没有,你今年本来就打算签那么多新人,给这小子开那么高?”阿科崩溃状。

 

“他值得的,阿科,到时候你就明白了。况且这次签下来他,完全没走A&R那边,也算省下来一笔。”科洛雷多摆弄起办公桌旁边的飞镖来,掷中靶心。

 

A&R全称艺人与剧目 (artist and repertoire),有些像星探,搜寻新人,找有潜力的音乐人士,签给经纪公司,从中赚取佣金。像整理的那些学生档案,都是A&R做的事,同时也会准备录歌时的合同。而且A&R也不仅仅是只为经纪公司服务,也会有小歌手找到A&R,请求他们找唱片公司出品。有些大的唱片公司,比如HRE,会有自己的A&R部门,当然了,最近也被特蕾莎解雇了。

 

三天说长也不短,说短也不长,倒是发生了不少事情,不过都还算合阿科的心意。

 

安灼拉还没来工作室面试就说自己已经开始创业了,组了个叫ABC的小公司,没过多久就黄摊儿了。

 

路易吉·卢切尼虽说以前是学音乐的,但是最近在学3D设计,对出周边比对音乐有兴趣,所以说好了等他再次毕业之后,来工作室自己做一个周边部门。

 

总之,阿科对这样的结果很开心,毕竟省下来了一大笔钱。

 

最终敲定的签约人选只有席卡耐德,康斯坦茨·韦伯,只知道叫做沃非的钢琴师,和以前的阿洛西亚和老莫扎特。

 

“那… 利奥波德的儿子你打算怎么办?”

 

“先等他开口。他儿子先签下来,没钱的话就先调教着,有闲钱也稍微捧一捧。”科洛雷多拿出来那张档案… 

 

“等等,沃非… 是沃尔夫冈的昵称吧?”

 

“… ”阿科被这种缺乏常识的问题噎得没话说了,“… 是… ”

 

“你看这张照片是不是有点像楼下的钢琴师啊… ”科洛雷多指着莫扎特的档案。

 

阿科:“哈哈哈哈哈哈,人情不是你想卖,想卖就能卖。”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天后的十二点半,两人如约来到了萨尔茨堡的‘饭堂’。

 

可千万别被他质朴的名字骗了,这是萨尔茨堡最富盛名,最贵的餐厅之一。在老城之外一点点,走得不算远,游客居多,装潢精致。

 

科洛雷多选择了这里也是因为安静,隐蔽,尤其是本地人并不多。

 

科洛雷多先到的,刚刚点了喝的莫扎特就出现了。今天的莫扎特与三天前… 不太一样。新买的衬衫,白得反光,配浅色裤子,也就他敢这样穿了。头发明显打理过,金灿灿的。

 

“科洛雷多先生,下午好。”

 

“下午好,莫扎特先生,或者我应该说,小莫扎特先生。”

 

“啊喔,看来您还是发现了。”莫扎特呲牙一乐,反而更开心了。

 

“是,说实话,我一直在等他先开口,让我签下你,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只好先签好再告诉你爸爸了。”科洛雷多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并不想承认他是被莫扎特的音乐所吸引。

 

莫扎特倒是不在意,“今天来这儿吃饭,我们不会AA吧?”

 

这里想要吃到饱的话,两个成年男人大约400欧元,莫扎特又是属于那种很瘦的无底洞,AA估计他得给科洛雷多白干半个月。

 

“我付钱,你想吃什么?”

 

侍者过来点单,莫扎特点了四道菜外加甜点,牛心作为前菜,外加炸的小牛肉。主菜是熏鳗鱼和梭鱼,最后又加了一客莓果雪芭。

 

科洛雷多倒是并不在意钱,但还是忍不住提醒道:“以后为了上镜可不能吃这么多,尤其是红肉和甜食,不过喜欢吃鱼是好事。”

 

“签了合同以后不会我想吃什么您都要管吧?”莫扎特本来是在开玩笑,没想到科洛雷多非常认真地回答道:“是的,我要管。”

 

“而且不仅仅你吃什么我要管,你穿什么,睡谁,业余时间去了哪里,家庭成员,我都要管。”

 

“… 您弄得我已经不想签约了。”

 

科洛雷多没接他的话,而是慢条斯理地铺好餐巾。

 

“莫扎特先生,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嗯?梦想?”

 

两人的谈话没能继续,而是为侍者让开位置,摆上莫扎特的前菜。

 

“味道真是妙极了,尤其是小牛肉。”莫扎特故意挑令科洛雷多不高兴的红肉夸赞。

 

科洛雷多看了他一眼,我不能生气,这种恶趣味太低端了,依然没接他的话,而是说起了合同,“合同找律所审过了么?你对签约怎么想?”

 

“审过了,律师说您没想故意坑我,”这孩子真实诚,“但是您上次说的三条不成文的规定令我…. 有了一些其他想法。”

 

“哦?”

 

“我怎么能确定,您的判断一定是正确的?您要求我的绝对服从,我做不到。”

 

科洛雷多内心一阵,稳住,我们能赢,做作地喝了口水才回答。

 

“你看萨尔茨堡工作室过去十年的财务分析了吗?年度报告一类的?看了的话你会信任我对市场的眼光的。”

 

“不,您没理解我的意思。我知道,十几年前您给我父亲推出的第一张唱片就大卖,芭乐类的,证明了您对市场分析非常精准。后来您旗下歌手,阿洛西亚·韦伯出的电音舞曲,依然大红,我相信您的眼光。”

 

“但是到现在您只是能证明您知道大众市场喜欢什么,您能预测能宣传,很好。但是您刚刚问我的梦想是什么。”

 

“您的目的大概是赚钱,用我们赚钱。但是我的… 我想成为这个时代的标志之一。我想在我的墓碑上镌刻下我的音乐,供后人铭记。”莫扎特的声音越来越小,像是不好意思,但更像是进入了自己的世界中。“您说,我死后,会有人记得我吧?”

 

科洛雷多愣了几秒,这谈话的走向完全超出他的预期了,比他的预期宏伟太多。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只想挣钱呢?你怎么就知道我们的目标并不一致呢?”

 

“难道不是么?”莫扎特冷笑,切割着盘子中的牛心。

 

科洛雷多被他这一番话激得内心波涛汹涌,灰绿色的眼睛像是暴风雨中的大海,他们…. 能成就彼此。

 

“但是你知道,要付出什么才能达到你这么宏伟的目标么?”

 

“即使是生命又怎样呢?”

 

这次换科洛雷多冷笑,“生命?有可能即使你付出了生命,也没有成功。”

 

莫扎特耸肩,“那我就更该死了。”

 

“莫扎特先生,我祝愿你的能力配得上你的野心。”科洛雷多举杯,虽然两人只有柠檬水,但是管他呢。

 

“谢谢,那么你呢?经纪人先生?你现在还愿意与我合作么?”

 

科洛雷多尝了一口他点的扇贝意面,有点儿淡。“你听说过kingmaker么?他们在历史中,立王,然后废王,造神,然后再将神祗撵下地狱。所以祝我能点石成金,将你捧上神坛。”

 

合同就这样签成了,那三条不成文的规矩两人都小心翼翼地没有再提起来,其实说实话,两人在这三点上恐怕永远也达不成共识了。

 

科洛雷多开车来的,在看着莫扎特扫荡干净了所有食物之后,先送他回家。

 

“您认识我家?”

 

“… 我认识你爸爸家,是的。”

 

“哦,也对。”

 

科洛雷多又起了话头,“你还在那个牛排馆工作呢?”

 

“呃… 是的… ”

 

“辞掉它,今天就不要再去了。最近不要再去面对公众了。”

 

“可我得吃饭。”

 

“阿科– 我的一个同事,会给你联系新工作的,你要等一个机会,别把时间浪费在这种琐事上。”

 

“我为什么一定要听您的?”

 

“因为我们刚刚签了合同。”

 

“… ”莫扎特难得地被堵得没话说。

 

快到莫扎特家时,科洛雷多仿佛又想起了什么:“有女朋友么?男朋友呢?pao友?419?都算上?”

 

莫扎特虽说也没多纯洁但还是闹了个大红脸,“呃… ”

 

“趁早分掉,断掉,再也不要联系了,如果你有什么奇怪的癖好或者在外面有照片,录像带,最好也现在告诉我,我去处理。”科洛雷多非常公事公办地打着方向盘,像是在讨论莫扎特的工资一样自如。

 

“没有,没有,没有!我除了平时说脏话以外没有其他奇怪的毛病了!”

 

“那说好了,一切暧昧对象,不论性别,都在今天断掉。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让阿科的手下给你送新的sim卡。”

 

等莫扎特到家的时候,他已经有些受不了这个控制狂还非常自大的经纪人了。

 

而科洛雷多也在崩溃的边缘,他真的,从来没带过这么难管理的艺人。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