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主教扎主教】萨尔茨堡工作室4

前文请戳:【主教扎主教】萨尔茨堡工作室3

娱乐圈AU

OOC预警



4. 

莫扎特回到家直奔冰箱,开了罐儿黑啤。

 

“下午就喝上了?谈得不顺利?”南奈尔靠在厨房门上看着他。

 

“还好吧,不过,靠,我今天之后就不再是自由身了!告别我的自由身,从现在就开始喝!”莫扎特说着也给姐姐开了一罐,汀地还碰了个杯。

 

“噗,说得跟你明天要结婚了似的,不就签了个工作合同嘛?”南奈尔倒也没拒绝,接过啤酒咕咚喝了一口,“真苦。”

 

“呵,这可比结婚痛苦多了,我简直是卖身给主教大人了。你知道他怎么说的么?”莫扎特捏着鼻子学着科洛雷多那副严肃认真又颐气指使的样子,逗得南奈尔连酒都洒出来了。

 

“不过,南奈尔,你怎么下午就回家了?今天没课么?”

 

“今天没课了,以后都没课了。”

 

“嗯?”

 

“失业了呗,毕业的时候合同签了三年,刚好到期了。”

 

“哇,南奈尔!恭喜你!你自由了!现在你总算可以开始追逐自己最初的梦想了!”莫扎特放下易拉罐,给姐姐了个熊抱。

 

“恭喜什么啊,现在连收入都没有了,而且他们凭什么就不跟我续签了啊?”

莫扎特怀里的姐姐哭得颤抖起来。

 

“嘘,南奈尔,好了,没事了,你看,这是一个机会,”莫扎特看着姐姐的眼睛,“你拥有最美丽的羽毛,所以为什么不展开翅膀让世界看到?只要你愿意,你能俯瞰一切的。”

 

“不,沃非,可这还是很不公平!”

 

“他们迟早有一天会看到自己的损失的,但是现在,你自由了!哪儿像我啊,卖身给了主教大人。”

 

两人摊在沙发上,毫不含糊地从下午两点喝到了凌晨两点,从黑啤喝到了波旁,又是哭又是笑的,最后沃非还写下了个小调儿纪念这个夜晚。

 

… 

 

这可能是莫扎特近期内最后一次放飞自我了,因为第二天上午八点阿科的手下,一个大家都叫他AB,但是具体叫什么没人知道的圆脸男人,敲响了莫扎特家的门。

 

“早安… 请问您找谁?”莫扎特胡噜着一头乱毛开开了门。

 

“我应该就是找您,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先生?”

 

“是我… ”

 

“您没收到科洛雷多先生的邮件么?今天您就得去上课了。”

 

“上课?我刚刚毕业啊,怎么又上课呢… 他要是对我的专业有质疑当时为什么还要和我签合同?”

 

“你先上车,履行合同义务,我再解释,成么?”AB好说歹说把人劝上了副驾驶,“你大学什么专业来着?”

 

“就是音乐啊。”

 

“那不得了嘛,音乐类的本科也就分两种:音乐– 你上的,学的以作曲和音乐史为主吧,还有乐器演奏?”

 

“对啊,有问题么?我当时同意的就是要成为原创歌手啊,怎么现在还要上课?”

 

“你先听我说,音乐类另一种本科是演奏,大二的时候通常要通过试演或者试唱才能拿到这个学位,你没参加,所以现在科洛雷多就得给你找补回来,”AB开上了匝道像是一下掌握了控制和速度,“你别忘了,原创歌手里还有歌手这回事儿呢。”

 

莫扎特一愣,“我… 以为会是单纯地让我给其他歌手或者,哦我不知道,电视节目,电影,舞台剧,制作配乐呢。”

 

“呵,你小子想得挺美啊,你签了合同之后,虽然客气地说你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但说白了你就是工作室的摇钱树。你觉得作这种音乐来钱能快么?是,等你十年二十年之后,成名了,我们能靠版权赚一笔,不过到时候科洛雷多估计早就躺在土里推雏菊了。”

 

两人就这样呛了一路,总算在九点之前来到了上课的地方。

 

之后才是莫扎特噩梦的开始,从早上九点被虐到晚上九点,下课后AB还没来接他,让他自己从郊外坐公交回家。

 

一气之下我们的沃非并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工作室。他当时还觉得自己真是疯了,谁会十一点还在办公室,没想到真的堵到了在加班的科洛雷多。

 

对方当时拿着电话正在和PR方面争论着阿洛西亚下一步的形象塑造,看到莫扎特也是一惊。“我等一下给你打过去,临时有点急事。”

 

“你怎么来了?”

 

“呵,您还好意思问我?问我怎么来了?”

 

科洛雷多十指交叉扣拢,靠在了椅背儿里,做了个请你继续的手势。

 

于是莫扎特像火枪一样开始复述他的一天:

九点开始上课就一直站着,说是练什么气息,实际上就是一群人看着自己的肚子一收一缩,这能有什么用?况且他根本不想做什么歌手,只想当个作曲,为什么要做这些没用的练习?

十一点开始,更好了,不练气息了,好歹气息算是跟他专业有一定相关性的,竟然开始教他形体。他又不是要做舞蹈演员,学那么多芭蕾舞基础动作干什么?看上去挺拔?简直是浪费他的才华。

到一点可以吃饭了,结果午饭只有几乎没有盐的白肉和一堆煮熟的菠菜,好说歹说给了个半熟的水波蛋,这简直是虐待。

下午又是新的一轮儿气息训练,让他发出s音还不能把蜡烛吹灭,你听说过空气动力学么?这怎么可能呢?

你说演唱技巧学了也就学了,但是晚上吃了一点水果和肉就让他去健身举铁是怎么回事?

 

“您今天让我做的一切,让我丧失了人身自由。”莫扎特两只手都撑到了办公桌上,怒气冲冲地瞪着科洛雷多。

 

对方也在压抑着怒火,但明显不太奏效。科洛雷多下巴上的肌肉一跳一跳地问,“你说完了么?”

 

“没有!我明天,和之后,再也不会去上这什么课了!您也无法强迫我!”

 

“这次说完了吧?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还有个电话要打。”

 

莫扎特憋了一肚子火儿摔了门离开,然而科洛雷多没有听到他离开办公区域大门的声音。

 

莫扎特最开始非常暴躁地在外面渡步,后来慢慢冷静下来了一点,他发现他的怒火不仅仅来自于自由被限制。小时候练琴的基本功,从哈农到音阶也不是那么令人愉快。

 

等科洛雷多打完电话,莫扎特又一次冲了进来。

 

“我知道您现在在想什么,您可能觉得我娇生惯养,‘那个老莫扎特真是把儿子宠坏了’,并不是这样的,并不是。”

 

科洛雷多并没有让他说完,“我没有这样想,你刚刚的质问,完全没有提到你今天有多累,而是一直在问为什么。”

 

“所以,为什么?”莫扎特现在仿佛在跟着科洛雷多走进一个圈套。

 

“你还记得咱们是怎么约法三章的么?要听我的,不要质疑我的决定。现在回去睡一觉吧,明天九点之前到那里开始上课。”科洛雷多开始收拾桌子,将一沓子纸扔进了碎纸机里。

 

“我很不喜欢您的态度,您根本没有把我当成和您一样的人来平等对待。”

 

“我确实没有,因为现在是我在给你花钱,而你暂时无法回报我。”

 

“如果您无法说服我,明天我是不会再去了的。”莫扎特说着一屁股坐在了科洛雷多的桌子上,抱着胳膊等待解释。

 

“好,那我想问问你,你还记得你昨天说你的梦想是什么么?”

 

“可是我并不是想成为歌手,那种天天因为音乐以外的东西被人追捧的明星,我要创作,而现在去上的这些课剥夺了我创作的精力和时间。”

 

“不,莫扎特,不。时代变了,这不是一个只要你有才华世界就会围着你转的时代了。”科洛雷多也坐了下来,好像也冷静了下来,“没有人再会静下心来听你的创作了,世界上有趣的东西太多,你的音乐中诉说的那些无法吸引他们的注意了。人们有的时候就是这么肤浅– 在幕后注定默默无闻,人们只会注意到在台前聚光灯下死命蹦跶的那个人。”

 

“但当你坐到了行业顶尖的那个位置的时候,这个行业的规矩将会是你定的,你不会再是棋子,而是成为真正的操盘手。你以为搞好创作就行了- 但是如果你无法为他们带来利益,让他们尝到甜头,你的作品永远都不会得到重视的。”

 

“所以现在我必须成为一名顶尖的歌手,或者至少博得了眼球,才有资格博弈。”

 

“对,而去上课,是为了能让你做到顶尖。”

 

莫扎特感觉自己被说服了,开始有些垂头丧气。

 

时间指向十二点整,这年头竟然还有钟表会报时。

 

“好了,回去睡觉吧,明天又会是很长的一天。”

 

“要是我不接受呢?要是我说我只想当个作曲呢?”

 

科洛雷多将手里的文件拍在桌子上,“当作曲又要熬多少年才能出头呢?又有谁会记得你的名字?别忘了你要的是什么,是将音乐镌刻在你的墓碑上。”

 

“可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一定要去唱歌,一定要去唱自己写的歌才能到行业顶尖,作曲就不能了么?”

 

科洛雷多最终又一次被惹毛了,咬牙切齿道:“莫扎特,你根本意识不到你现在有多幸运!”说完他关上灯走了,留下莫扎特在黑暗的办公室里。

 

 

那天晚上莫扎特到家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陷入床垫中的时候快两点了。他脑内一直在循环咬牙切齿的那句话“你根本意识不到你现在有多幸运。”这句话怎么想都有点怪,尤其是在科洛雷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他承认,科洛雷多今天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承认和接受不一样。况且在这个刚刚签了合同的唯妙时刻,如果现在就让科洛雷多成功地给他来这么个下马威,接下来的这几年一天好日子都别想过了。

 

如果现在就屈服,那么莫扎特会一直被科洛雷多掌控着了。

 

这种深夜思绪让他难得的失眠了。再加上前一天各种高强度的训练,第二天早上就脸色发青。

 

而令他脸色发黑的事情是– 科洛雷多亲自来抓人送他去上课了。



TBC

写吵架爽歪歪 没坑 我就是更得慢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