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亚梅AU】我是龙 (上)

《他是龙》AU||有些私设

ooc 逗逼向




龙视角

 

 



 

钢笔龙,并不是普通会飞翔会喷火的龙,而是在古老的大地上可以幻化成人形的龙族。

 

我要讲的这个故事是许多年前,当人们还习惯献祭给我们时,他们对龙族的恐惧。他们用鲜血将皑皑白雪染红,那热气化成白烟。我盘旋在上空,看着他们用来献祭的一个个姑娘,面目惨白,泪滴还未滑落时便结成了冰。

 

她们穿着白衣,带着花环,鲜红的花楸果将她们衬得更加苍白。然而有一个问题困扰了我多年:为什么满地白雪,人们穿着裘皮,而那些姑娘们的船竟然能漂荡在水面上?按理说,不该结冰么?

 

于是小时候,每次我去接受献祭时,都会被这个问题而困扰,导致我只走个过场,从未真正掳走过任何姑娘。以及我还是觉得,用焚烧姑娘这种手段繁衍后代太过残忍,再加上祖辈的龙做下了太多的罪孽,我们永不会受到爱戴,一辈子东躲西藏,还不如不要后代。

 

而我爸和我不一样。我爸当年抓了我妈,我妈在熊熊烈火中生下了我。我不记得她了,但我知道我爸每年那个时候都会沉默很多天。

 

我学会说话后不久,屠龙勇士就来了。是个漂亮女人,湛蓝色的眼睛与骨瓷般的脸蛋,她杀死父亲后说:“人们将记住,今天是个女人杀了龙,是个叫作妮薇的女人。”

 

我爸将我藏在了石墙缝中,躲过了一劫。后来我才知道她们在将我妈献祭给我爸时,便商量好了,伊戈茵作饵,妮薇尾随来屠龙。但晚了一步。应该说是晚了几年,她在海上漂了几年,被保护龙族的迷雾困住了。

 

此后,迷雾使人类与龙族相安无事了十几年,我也从不去人类居住的地方祸害,曾经残酷的祭祀,成了婚礼的习俗。

 

我第一次化为成年体格的龙时,恰巧碰上了人类在办一场婚礼。

 

他们唱着那古老的祭歌,歌声伴随着钟声穿透了迷雾,“时间如湍急河水,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带她走,带她走,飞来吧,降临吧!”

 

我被这歌声蛊惑,火焰仿佛在血管里燃烧了起来,身体中的一部分像是被灼伤了一样。我意识到,我失去控制了。在我完全失控之前,我将自己锁在了石壁的狭缝之间,按理说,这样我就不可能飞得出去了。

 

然而我还是低估了成年龙族的体格与潜能,

 

我模糊地记得,我冲破了石壁,飞了出去。

 

等意识再一次恢复清醒的时候,我发现… 我抓了个人回来!!!

 

我竟然真的抓了个人回来!干了自己最不齿的事情!

 

这是个错误。

 

天大的错误,我心想,我完了。

 

而且我完全记不起来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穿了件典礼用的白色袍子,腿luo露在外面,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

 

我回到了石壁缝中,但是她被我扔在了井底,所以我只能透过一个小孔观察她,这样甚至看不清她的脸,但能看到她黑色的头发一跳一跳的,一副很欢快的样子。

 

真是奇怪,被掳到这么个地方,她一点都不害怕么?

 

我看着她前前后后地忙活了大半夜 - 把身上的衣服拧成绳子往外爬,但总是没什么结果。我起先觉得对不起这人,后来越来越觉得这人逗,还笨,说实话这井没多深,试了那么多次愣是跳不上去你说得多笨啊?

 

难怪祖先都爱掳个人回来呢,即使什么都不干光看他就够好玩儿的了。直到洞里的蛮牙兽们出现了。蛮牙兽形似耗子,巨型的,吃人的,耗子。

 

她竟然还是不怕,就那么直勾勾地和蛮牙兽对视。

 

我手指交叉,寄希望于蛮牙兽看不见,只能靠气味捕猎这点。不过这人心也忒大了,被蛮牙兽舔了脸竟然都跟没事儿一样。

 

完了,我心想,真tm完了。刚掳回来一个就被吃了。

 

“喂,你过来点儿。”

 

“啊~~~~~~!你是谁?这儿怎么还有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倒是把她吓了一跳。

 

“你过来拿点儿盖亚莓,涂在身上,蛮牙兽才不会吃你,不然很危险的。”

 

“啊?!他们会吃人的是么?”

 

“… 不然你以为呢?”

 

他贴在石壁的另外一边,手伸过来从我手掌里抓走了一把莓果。“我的天,这也太臭了吧!”

 

“那难道你想死?”

 

“… 你还有么?再给我来点儿。”

 

我又递给他一把,他嘟嘟囔囔地又捏碎了抹在身上,是够臭的。

 

蛮牙兽又一次接近他,我通过小孔看着他们,嘱咐他:“现在,千万,千万,不要动。”

 

他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等着蛮牙兽从他脸上走过去。最后蛮牙兽都跳出那口井了他竟然还闭着眼睛缩在地上。

 

“喂,我说,你现在知道怕了?”

 

“…”

 

“蛮牙兽走了,快起来吧你。”

 

“你一直在怎么不早跟我说蛮牙兽吃人啊?我还以为就是大老鼠呢!”

 

“… 你是不是傻啊?”

 

“你快得了吧,看我跳来跳去一晚上你一声都没吱,是好玩儿么?”

 

“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出声叫你?”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

 

哎?我突然发现了个问题,她的声音tm是个他!

 

“你等等!”

 

“嗯?”他扭过头来看我,我第一次透过小孔看清了他的脸。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把他误认为新娘捉来– 他的脸又白又瘦,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尤其是眼睛,在月光下如此耀眼,令他有种… 介于雌雄之间的美。

 

他羸弱,纤细,但是他肯定是个他,而不是她。

 

“你想说什么?”

 

“你竟然不是个女人?!”我一秃噜就把话说了出来。

 

他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即大笑了出来。“怎么样?扮得像么?是我一个朋友– 芙蕾雅,被许配给了我们那儿一个屠龙勇士的传人,但是她不喜欢他,所以想出来这么一个办法,让我扮成她嫁过去,这样她好趁机逃跑,然后我再想办法逃跑– 反正等他们家发现我是个男的之后肯定会作废这桩婚姻的。”

 

“这么说你还得感谢那条龙把你捉来了?”我有些紧张地问道,毕竟是我干了不该干的事。

 

“呃… 可以这么说吧,但我还是更希望龙能别来作乱,尤其是把我掳来的路上还把我肚子挠伤了。”

 

“你的肚子???龙是怎么带你来的?”

 

“飞过来的啊!”

 

我根本想不起来我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不过倒是能模糊地记得他躺在小船里的样子。屠龙勇士的后代拉着绳子,吭哧吭哧地将他拖到岸边好完成仪式,他倒是笑得一脸嘚瑟。

 

我用手揉了揉脸,当时怎么就想不开带这么个人回来了?

 

他寻着我的声音找到了那个我窥探他的小孔,我一抬头就看见他眼睛瞪得跟牛眼似的从那个小孔中看我。

 

“你这样会吓死人的你知道么?”

 

“哎?那龙呢?”他自顾自地问道,根本没搭理我。

 

等等,所以我现在是恢复了人身,“你是不是也是被捉来的?我一直以为龙只抓女的,为了繁衍后代,没想到咱们这只口味奇特啊!”

 

“emmmmm…”

 

他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你叫什么?我的朋友!”

 

“你的… 朋友?谁是你朋友?”我tm是抓你来的龙啊,朋友!!!

 

“你这个人!到底会不会聊天啊!混蛋!”他捡了块儿石头一把堵上了那个小孔,我只能靠听来判断他在那边干什么。听上去像是在搬石头,还挺聪明,知道垒个台阶了。

 

“我叫亚瑟… 我妈给我起的名字,她死了。”我突然觉得对不起他,毕竟是我把人给掳过来的,怎么说都是我不对。

 

“哼。”

 

沉默。

 

“我叫梅林。”

 

沉默。

 

“那刚好啊,你是梅林,我是亚瑟,听着就那么… ”般配。

 

又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语调轻快了起来,“我们逃跑吧!两个人肯定能打得过龙的!你在前面引开他,然后我趁机砸他的脑袋,一定能弄死他的!”

 

“我做不到,你最好还是安安静静地呆在井里,然后等屠龙勇士来救你。”我有些想笑他的想法怎么这么简单,“你对龙的强大一无所知,梅林。”

 

“明明就是你这人太胆小,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们就不能屠龙?非得等莫德雷德来?”

 

“唔,所以屠龙勇士叫莫德雷德?”

 

“你别试图转移话题!我说我们应该试试一起对付那条龙,你要是早点下定决心也不会被他关这么久的!”

 

不可能,因为我不会自杀。

 

“其实那条龙也不算… 太糟了,他之所以把你困在井里也是因为他怕自己伤害你,所以才把你放在了一个他根本够不到的地方。”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我现在特别怕他沉默,因为看不到他无法判断他的情绪,只能靠声音。

 

“呵,”他冷笑,“是我傻了,你被龙关了那么久,自然是与他的感情比与我深厚了。”

 

“emmmmm… ”我tm肯定是爱我自己的啊,朋友!

又过了一会儿他有些气闷地唱起歌来,还是那首祭歌,他和他们镇子上那些女人的声音不同,低沉一些,但是更加空灵。

 

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

 

通身纯白,

 

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他注定死亡。

 

“我说你是就会唱这一首歌是么??”然而我话音还未落,就又被这歌声诱惑得化了龙。我低声骂了句街,化龙的感觉非常不好受,像是肠子和胃都烧了起来一样。

 

倒是梅林,突然紧张了起来:“亚瑟!亚瑟你还在么!龙把你怎么了?!”

 

“不管待会儿发生什么,你都给我老实地呆在井里,听见没?别老想着屠龙,小心别被他杀了是真的。”

 

“亚瑟!亚瑟!”

 

然后,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说你唱歌就唱吧,唱这么个歌干什么?

 

我大约能想象自己当时干了什么,化龙,再次冲出石壁,梅林大约真的用石头砸了我的头,之后肿了很久。发现砸不死之后估计梅林就开始跑,绕着这个孤岛跑,往山上跑,各种跑,跑跑跑最后跑到了悬崖边儿上,实在跑不了了… 

 

也是多亏他运气好,他站在悬崖上时,我又变回人了。

 

可能也是我运气不好,他没看见我变回人形,而是一闭眼睛心一狠跳了下去!

 

我能怎么办?

 

我只能跟在他后面一起跳了下去。

 

“梅林!唱歌!唱你刚刚唱的那首祭歌!”

 

我们在快速坠落,风声几乎能盖过我的吼声。

 

“你怎么也跳下来了???”

 

“妈的,叫你快唱歌!”

 

他根本不是在唱歌,而是在嘶吼。像是风暴一样的嘶吼。我真是不知道这种骂人的腔调我还能不能成功变身。。。

 

往事如烟,

 

转瞬即逝,

 

河水冰封,

 

化为虚无。

 

那种灼烧感又回来了,短时间内三次化龙我觉得我要把胃都吐出来了,肺像是要焦了一样。

 

梅林惊恐的脸在我眼中放大了许多倍。

 

但是我抓住了他。

 

 

之后的事情我几乎不记得了,我们好像落水了,我晕了过去。

 

梅林骂骂咧咧地把我拉上了岸,什么该减肥了,大菜头,快tm醒醒,来回的说。

 

我第二天太阳升起时彻底清醒了过来,他还在抱怨,这人不累么?“好了好了,我醒了,你快别说了。”

 

“听你抱怨一整夜了,我死了都能被你说活了!”

 

“那你不早点儿起来!我拖你上岸快累死我了!”

 

“你要是渴了去海边找点淡水喝,那儿应该还有剩的补给。”

 

“去海边儿找淡水???龙的智商都是这样的么?”

 

“是以前来的屠龙士们,坐船来的,他们大部分都死了,但是船的残骸会留下来,都在沙滩上。”

 

“哦… ”他像是没反应过来,坐在大石头上看我。

 

“但是大部分食物都变质了,你自己在岛上找点儿果子吃吧,反正有的是。”我困得要死,指导完他只想睡觉。

 

他掐着我的脖子死命地摇,“别睡啊!看着我!”

 

“背疼。”我好像解释了一句什么就又睡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睡着了,身上被他涂了乱七八糟的药膏,估计是他从船上找的。

 

他脸上也还涂着可笑的盖亚莓,这人也不知道洗掉,不过这样倒是不用担心他被蛮牙兽吃掉了。我给他找了几个果子,扔在他旁边的地上,让他起来好吃。

 

你说,我掳了个人来,就够奇怪的了。

 

我怎么还掳了个这么奇怪的人来?

 

感觉现在是多了个累赘,我爸掳来我妈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的么?

 

那真是太奇怪了!

TBC




圣诞快乐

5年过去了!你们清醒一点!梅林传奇走了5年了!

 


评论(10)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