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主教扎】萨尔茨堡工作室5

前文请戳:【主教扎主教】萨尔茨堡工作室4

娱乐圈AU

这章OOC到飞起




5. 

是南乃尔给科洛雷多开的门,“….科洛雷多先生… 您… 怎么来了?爸爸他… 应该还在慕尼黑呢。”

 

南乃尔一时还没有习惯将弟弟和科洛雷多联系在一起,而是习惯性地认为是来找利奥波德的。虽说科洛雷多从来没到家里找过利奥波德– 毕竟各司其职,经纪人绝对不会和艺人这么直接地接触的,通常都有助理,经理人,来安排艺人的日常,经纪人只管做一些投入和收益较大的决策。

 

“我是来找沃尔夫冈·莫扎特先生的。”科洛雷多脸上的颜色也不怎么好看,

 

“哦…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是这样的。您稍等,我去叫他。”

 

“他还没起么?”科洛雷多脸色更差了。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这就去叫他。”

 

南乃尔退回了里屋,去卧室里摇醒了沃尔夫冈,对方一脸惺忪地搞不清状况。

 

科洛雷多在外厅来回度步,15分钟后才见到莫扎特,顶着一头乱毛的莫扎特。科洛雷多碍于南乃尔不好发作,只是半句话都没说地带着莫扎特走了。

 

两人一路沉默,等科洛雷多总算想好怎么出口教育小莫扎特的时候,听见了一阵呼噜声。和飞驰的风声混合在一起,抑扬顿挫。

 

科洛雷多铁青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办。对,就是无措使他更加愤怒。手下的艺人要不然是怕他,要不然是厚着脸皮讨好他,而这种厚着脸皮挑衅他的还真没见过。至少所有人都是把他当回事儿的,只要把他当回事儿的,都不敢这样。

 

但是这种时候因为对方没把他当回事儿而发作,会显得太幼稚,所以只能忍着。我是为什么要签下他的?回想起他的创作和演绎时,这种挫败感与盛怒转化成了另外一种情绪,一种更令人手足无措的情绪。自己作的死,死也得作完。

 

最终莫扎特醒了,车上一个人都没有,我是谁我在哪儿?这是个哲学问题。

 

直到科洛雷多端了两杯美式回来,莫扎特觉得看到这种脸色自己应该紧张,然而很不幸,他并没有。

 

“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再过一小时我们就可以喝下午茶了而不是咖啡了。”

 

“不,再过一小时我们应该吃午饭了。科洛雷多先生,我说,早知道我会睡到十一点,您还不如八点钟别来找我呢。”

 

科洛雷多登时又想发作,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最后,只从后槽牙里磨出了一句:“我希望今天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了。”

 

莫扎特丝毫没意识到他的愤怒,而是更加伶牙俐齿:“然而事与愿违才是更平常的事情。”

 

“莫扎特,你够了。你会跳舞么?你看得懂银行账单么?你会曲意逢迎么?不,你都不会,最后一点你肯定不会。你得的到工作机会么?天天嚷着自己有才艺,但是谁会给你这个机会啊?请你头脑清醒一点。”

 

莫扎特耸了耸肩,“您给我了啊。”

 

“你… ”

 

“您生气了,那刚刚又为什么不叫醒我?”

 

“我… 我叫了,你不醒。”这倒是实话。

 

但科洛雷多不知道为什么,和这小子对话的时候自己总是处于下风。

 

“走吧,我得先回公司,我明天要陪阿洛西亚去伊比莎,今天得把最后一点事情处理完。下午叫阿科送你去上课,你已经浪费我一个上午的耐心了。”

 

莫扎特自知理亏,到没再说什么。刚刚科洛雷多是不是用的“一上午的耐心”?而不是一上午的时间?莫扎特就权当他也乐于翘半天班儿了。

 

科洛雷多觉得自己仁义至尽,回去的路上还给莫扎特买了贝果三明治当午饭,但吃的当然堵不上他的嘴,下午就开始找事儿。

 

科洛雷多下午要处理的事儿是要和一个新综艺节目接洽,来设计莫扎特的出道。

 

”你下午带他去上课成不成?我看要是真当着他的面儿来谈这事儿非谈崩了不可。”科洛雷多把自己办公室的玻璃门关了上,阿科坐在他的办公桌对面,莫扎特则被关在了门外。

 

“嗯?毕竟是挺重要的一步,他要是不同意这事儿可不好办啊,之后你再说服他不是更费事儿?要是这时候他就有异心了将来更难办。”阿科难得反驳一次科洛雷多。

 

“我知道,我当然懂,但是他这副样子不得把人给得罪死?”

 

阿科摸了摸胡子,点头。

 

“所以你下午看好他,我和那边来的工作人员协商好,让他按着程序练习。”

 

阿科只好听从安排,推开办公室的玻璃门,看见莫扎特已经和节目组的人混成一片了。

 

“啊,阿科,您来的正好,这几位是来找您和科洛雷多的。”

 

几位工作人员拿着合同站了起来,一一和阿科握手,领头儿的那个直白地说明来意,“是科洛雷多先生联系的我们,说是希望让新代理的音乐人能上我们的节目,今天来是想见见他本人,也商量好条件,才能决定合同签几期的。”

 

阿科心里暗道不妙,科洛雷多已经迎了出来,“好久不见,马克西米利安。”

 

两人又是一通寒暄,莫扎特坐在一边儿无聊地看着。他不是笨,而是漫不经心到根本不会想到他们谈论的其实一直是自己。

 

马克西米利安是个… 怎么说呢,有些轴的人,再加上小领导和甲方做久了,总是有些不好说话的。他既然这么坚持要见艺人,科洛雷多也不能拒绝了,拒绝了得罪人不说,还显得跟他们有猫腻似的。

 

“莫扎特,进来吧。”科洛雷多很平常地叫了一声,让莫扎特回神。

 

马克西米利安也不傻,总觉得这两个人在说不出来的… 较劲。

 

不过他向来不是个喜欢管人闲事儿的人,节目做好,做到公平公正有创新,其他事情他才懒得管呢。

 

“首先呢,我来说一下我们的节目,说白了就是个唱歌的节目,具体策划上次已经和希罗讲过了,有些细节可能还是会有更改,但是既然是我做的节目,肯定是不接受外界因素影响节目本身的。”

 

科洛雷多听明白了,就是不能贿赂硬塞人呗,或者擅自篡改投票结果。这节目其实特别简单,甚至直白得不像马克西策划的,就是一群新人歌手唱歌,观众投票呗,中间穿插着几期两两对战,或者是队伍比拼。

 

马克西倒是非常实诚,就是觉得越复杂的东西里弯弯绕越多,他不屑。

 

科洛雷多倒是有些顾虑。推新人上位,肯定是要有包装的,背后掺杂着更多东西– 像是网上控制舆论的傀儡,社交媒体上的官方信息,甚至要思考可不可以组CP炒起热度(莫扎特这个阶段也就是抱大腿),但是这两位都这么难说话,一个比一个难摆平。他相信莫扎特的实力能打响这一炮,但是一丁点儿失误都会令杀伤力大打折扣。

 

这个产业,或者说所有产业中,大部分从业多年的工作者都向科洛雷多靠拢了,反而马克西和莫扎特这样的才算是… 异类。

 

莫扎特看着节目条款,其实并不算特别感兴趣。他对自己的定位一向偏向于创作,单纯只是表演和翻唱对他来说吸引力肯定没那么高。

 

但是他想起昨晚科洛雷多的话,只有做到高处,才能成为真正的操盘手。他开始在意起来了他出的主意,至少会予以思考。

 

法律部仔细审了合同,在那之前马克西米利安其实也说得很明白了– 不会留有任何可操作的空隙。

 

科洛雷多同意了,但是莫扎特开始起了抱怨:要是自己提出有作弊行为就不参加了科洛雷多肯定让自己滚一边儿去,然而只有势力比他大的人要求他才会这样顺畅地同意。

 

“节目赛制是要这样的,但是私下我还是希望莫扎特先生可以考虑选择正经的摇滚。”马克西米利安挺直着腰坐在沙发上,怎么看怎么别扭。

 

“我… 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合同条款里说要歌手自己选歌还是要无条件服从节目组的安排?”在莫扎特来得及思考之前倒是科洛雷多先开了口,还装模作样地又翻看了起来合同。

 

这么一反问倒是把刚刚口口声声说要尊重一切规则的马克西给问住了,毕竟合同的明细上可是写了节目没有审查制度,也就是说歌手自备的节目不需要知会节目组。

 

合同上敢这么写的人也就只有马克西米利安了,但是他这样认真地建议莫扎特选择摇滚反而令人困惑。

 

莫扎特刚要开口,就被科洛雷多的手势制止了,示意他稍安勿躁。

 

“您的建议我们一定尽可能支持。”

 

“摇滚现在已经不纯粹了,和流行混为一谈,我们要立志于复兴上个世纪对摇滚的信仰,重拾这种文化,这个节目我有一部分私心,是希望能够给现在的小孩子们看看,真正有逼格的摇滚是什么样子的!”

 

莫扎特都没察觉自己皱起了眉毛,而科洛雷多又一次示意他稍安勿躁。

 

“是的,现在的年轻人,哎… 让我们这个年轻人给您试唱一下吧。”

 

办公室不是studio,也没有专门录音的地方,科洛雷多几乎ooc地朝莫扎特一笑,示意他放心大胆随便唱。莫扎特吓得一跳,他是真的从来没见过也不觉得科洛雷多会这样温和敦厚地向自己微笑,突然这样简直瘆人。

 

莫扎特虽然有些疑惑但当然也没让他“失望”,在没有任何伴奏的情况下,用自己天生的音色唱了首Smells Like Teen Spirit – 精致而又有穿透力的声音唱摇滚?可能跟用指甲划黑板差不多吧。

 

马克西米利安有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有病。

 

到了Kurt Cobain该嘶吼的地方就听莫扎特直接唱上去了,活生生把摇滚唱得跟神经病来回叨咕一句话一样。

 

“够了够了,谢谢你,你尽力了。”马克西米利安尽量表现得波澜不惊,朝科洛雷多又说,“还是年轻啊,得多指导指导。”

 

科洛雷多一本正经道:“是,您说得对,上节目前一定好好让他上课。”

 

送走马克西米利安,科洛雷多才松了口气,莫扎特嬉皮笑脸道:“没想到您一直都备着这一手儿呢,知道我肯定唱不了摇滚。”

 

科洛雷多看着他这副样子就犯愁,立马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莫扎特我还没说你呢,以后轮不到你说话的时候就把嘴给我闭上。那么多次都想接话,本来能解决的事儿都得被你给搅和黄了。你现在有经纪人,将来有经理人和助理,就是专门干这种事情的,你哪儿来的那么多话?”

 

“我又不知道您其实是在替我拒绝,我以为您这种人肯定会听马克西米利安先生的。”莫扎特梗着脖子,挑衅地说道。

 

“我真希望谁能治治你的无理,也能教教你拒绝人不是只有欠揍地说nein。”科洛雷多的手机叮地响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呵,你爸今天回来了,让他教你吧。”

 

小莫扎特哭丧着脸被阿科送出了办公室,不知道他爸回来又要怎么教育他呢。科洛雷多在他离开后立马卸下了严肃嘴脸。

 

“阿科,你说,咱们是不是真的捡到好东西了?这代人里竟然还能有人记得唱涅槃,我以为他最多也就会哼哼个梦龙。”

 

“您是看不上梦龙么?”

 

“当然不是,但是你真该看看马克西那张脸– 从听到涅槃乐队到莫扎特唱到副歌,哈哈哈哈,莫扎特捉弄起人来真是一把好手。”

 

那是肯定比您强,阿科暗自腹议。

 

“明天起让他好好上课,尤其是声乐。”科洛雷多心想,他是不能把马克西米利安怎么样,毕竟他地位在那儿呢,但是莫扎特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搁他眼前头能把他气死。

 

敢道貌岸然地喊着口号,那是因为底下的人还是揣测着他的意思办事儿的,遇上个像莫扎特这样直白的,他为了自己的脸面还不是得忍着。

 

而这厢莫扎特到了家,发现老莫扎特还没回来,便和姐姐抱怨了起来。“你想象不到竟然有人比科洛雷多还能装样子,是不是位高权重的人都这样啊?”

 

“不过科洛雷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马克西米利安面前就百依百顺,我说句话都要被他数落半天,我看他就是个势利眼。”

 

南奈尔差点儿憋不住笑:“是是是,他最势利眼了,你可小心他向爸爸告你的状,到时候两个人一起找你麻烦。”

 

“他应该是已经告了,我走之前还暗搓搓地说让爸爸好好教育我。”

 

“我看你也别太生气,主教大人敢为了你去拒绝马克西米利安已经挺够意思了,费迪南德能当上HRE的一把手,就是他出的力。”

 

“他哪儿是为了我啊,我看他是为了…”

 

对啊,所以他是为了什么啊?



TBC

我还是没坑 我就是更得慢:D

马克西米利安是马克西米利安三世 莫扎特在巴伐利亚的时候应该面见过他 现在看算是个激进的改革派 我按他身上的人设请不要信。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