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亚梅AU】我是龙(中)

《他是龙》AU

上篇请戳:【亚梅AU】我是龙 (上)


我正准备射树枝上的鹧鸪时,他从我背后出现了。

 

也吓走了鹧鸪。

 

我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应该尽快将他送走。我变身这事儿,自己控制不了,变身之后,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他在这儿,怎么想都是挺危险的。

 

我龙的那一部分,对谁来说都很危险。

 

但是送走他这事儿,没那么容易。

 

“喂!你怎么不理我?”梅林叉着腰站在我身后,余光能瞥见他的头发还是一翘一翘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解释:你知道么我很有可能随时烧死你,但那不是我的错,因为我控制不了自己。然而我又不能送你回去– 因为化龙很危险,人形的我又比较废,送不了你那么远。所以为了你的自身安全你只能等着你的斗龙士,或者自己划个船走。不过看你这小身板儿估计也划不了多远,那就只能靠浪了。

 

这么说出来是不是特别混?本来就是我把人掳过来的。

 

所以我还是什么都没说。

 

然后他就急眼了,“你到底理不理我?”

 

我也生气了,现在鹧鸪被他吓走了,吃什么好啊?

 

于是把我刚刚想的一股脑全说出来了。

 

我们就这样站在山峦中,他既没惊慌,也没生气。

 

这种反应反而令我手足无措了。

 

“我都知道。龙族将掳走的新娘们烧死,才能繁衍后代。”

 

“所以你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爱上你的屠龙士。只有爱情,才能像灯塔一样,照透迷雾,让他找到你– 找到我们。”

 

我摆弄着手里简易的弓箭,无法直视他。

 

“对不起,梅林。我化龙时… ”

 

“这不是你的错。相反地,你做得已经很好了,亚瑟。你在征服自己的本性,你比大多数不愿克服兽欲的人类已经好太多了。”

 

梅林的声音很轻,但是很坚定。回荡在这山谷中,有种说不出的力量。

 

他从地上摘了一朵野花,递给了我。“人类,在表达亲密关系时,会赠花给彼此。我接受你的道歉,亚瑟。”

 

我不知道该接不该接。我们不该亲密,这对他来说很危险。

 

但我想接过已经被他捏烂了的花。“谢谢你,梅林。”

 

我触碰到他的指尖。原来人类的触摸是这样的。凉凉的,但是暖进心里。

 

那天我们没吃上鹧鸪,我放出话去,下次肯定能让他尝尝野味。

 

梅林嘲笑地看着我,像只灵活的松鼠一样爬上各种树,采了一堆野果吃。莓子的浆水染红了他的嘴,他是如此快活。

 

晚上,我在海边的礁石上升了篝火,他唱着不成调子的歌,声音清亮。

 

“你觉得你的屠龙士会来救你么?”

 

梅林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拜托,是你说的要爱情才能照透迷雾。你觉得我会和莫德雷德之间有爱情?能有点儿友谊就不错了。我知道他爱的是谁,肯定不是我就对了。”

 

“芙蕾雅么?”

 

梅林又笑了。他很爱笑。“要是有爱情的话她还逃什么婚啊?”

 

“那是谁啊?他要是不爱你的话,那穿过迷雾可很困难了。”

 

“是个比我们都大一点的人。我们的首领。她是个坚强的女人,莫甘娜。”

 

“你们的首领是个女的?”

 

梅林白了我一眼,“怎么了?你不知道上一次屠龙的人就是个女的么?”

 

“我知道啊。我看着她屠的。屠的我爸。”

 

梅林吸了口气,顿了顿,“对不起啊… 我不知道,也没想到。”

 

“嗯… 人类会恨我们,恰恰是因为我们的本性。我能… 理解,接受,试着改变。但我依然会想他。”

 

梅林什么也没说,拍了拍我的肩。

 

那天晚上我们就以星空为被,以礁石为床,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我是没事,梅林开始脖子疼,腰疼,肩膀疼,腿疼,头疼。

 

“你还有哪儿不疼的?”我白了他一眼。

 

“我肚子不疼,我肚子饿。”

 

“你能不能别那么实诚?”我拿了根木棍试着钓鱼,但没有饵,掉个屁。

 

“诚实是一种美德。人类都要睡床的,你要不要也试试?”

 

“睡床么?我这儿可没有那种东西。我也没那么娇弱。”

 

他开始在那几艘船的残骸上折腾。我也随他去了。“梅林,记得喝淡水,你这样在大太阳底下跳来跳去一会儿脱水我可不管你。”

 

“知道啦!”

 

等我弄够了鱼,拎着几条回到山洞中时,着实被他吓了一跳。

 

洞里的沙地上铺着他从残骸上找到的各色绣品。铺了几层,踩上去软软的。上面搁了几个他填了干草的枕头。

 

山洞的正中央摆了一张他用树枝捆成的桌子,中间摆了盏烛灯,映红了他的双颊。

 

他坐在一个填了干草的垫子上面,摆弄针线,好像是在缝补衣服。我自然地坐到了另外那个上面。

 

“回来啦?今天没把鱼吓跑啊?”他搁下手里的东西,看着我的战利品。

 

“昨天好像是你把鹧鸪吓跑的吧?”我一脸嫌弃,找了块锋利的石头想处理下鱼。

 

被梅林拦住了。“你别在洞里处理啊,多腥啊!去外面,而且我找到了把匕首,你试试,比石头好用多了。”

 

他拿上了一袋子盐,和其他香料什么的,拉着我回到了海边的礁石上。

 

我仔细看他,换下了白袍子,穿上了男装,少了柔弱,多了英气。

 

我升了火,看他娴熟地剖开鱼的肚子,剔除内脏,刮鳞,用盐和香料腌制,一气呵成地收拾好了七八条鱼。

 

我们那天大快朵颐。梅林总是有些奇怪的想法,他看着海,问我闻过海的味道么?

 

我很奇怪地看着他,递给了他条鱼,上面又多撒了些盐。“闻过啊,这就是。”

 

他大笑着接过鱼,然后拉着我跑进海里,一同嬉水。

 

我开始理解了。难怪父辈,祖先们,都爱掳个人类来。他们爱笑,他们爱闹。

 

不,妮薇好像就不是这样的。是他爱笑,他爱闹,他还能带着我一起笑。

 

“亚瑟,你现在还畏惧龙么?”他四仰八叉地躺在沙滩上,我坐在他旁边。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我很欢快,因为他。但是龙真的那么简单地… 就离开我们了?

 

不,不可能。那是我的一部分。他接受也好,他畏惧也好,那都是我的一部分。我龙的那部分。我拿了根树枝在沙滩上写上了他的名字– 梅林,然后看着浪水冲走了他的名字。

 

那段时间我们真的很开心,我们白天找吃的,做吃的,找木材,梅林会做些手工活儿,也会教我。晚上升起篝火听他讲人类的故事,他母亲会做麦片粥,他的教授总是指使他打扫卫生,他的朋友们总是取笑他动作不协调。他虽然是在抱怨,可语气里的爱意骗不了人。

 

但我不想骗自己。我内心深处知道,这样的日子不会长长久久。我是龙,这一点不变,就什么都不会变。

 

比如说,我发现他睡觉时爱抱着个包裹。那天他睡得太熟不小心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了。有他精心做的鱼干,几件衣服,一把匕首,几张地图,不太准的指南针,和一张渔网。

 

我知道,他无法全心全意信任我。他也在计划着逃跑,因为我是龙。

 

我数着日子,他在来到这里之后的第五十三个晚上,尖叫着醒来。我问他怎么了,他只让我点上蜡烛。

 

“我梦到了你会害怕的东西。我梦到了我们都会害怕的东西。”

 

那烛火晃得我眼晕,“我又化龙了是么?”

 

他点头。他是对的,我知道。因为我无法确定自己能不能控制住龙。或许它这么久没出现,只是运气呢?

 

我什么也没说,因为说什么都无法让他安心。那烛火在我们之间晃动着,晃动着,直到他说,“亚瑟,搂搂我好么?我害怕。”

 

我没搂他,而是将烛台推得离他近了些,“你害怕的是我,却让我搂你,不矛盾么?”

 

那之后或多或少我们之间有了些距离。他偶尔会沉默,而我会心不在焉。

 

唯一令人开心的是他上蹿下跳地找到了一处淡水,这解决了我们的水源问题。为了表达感谢,我送了他一小把野花。红色的。

 

他说红色很配他的头发。

 

又说他们那里男人们不会戴花环。

 

“你想戴就戴呗,这儿又不是你们那里。”

 

他手很巧,编了个红色的花环给自己戴上。然后郑重其事地对我说,“亚瑟,比起一束花,我更想要一束鱼。那样更能表示我们亲密的关系和你的谢意。”

 

那天本来就是要吃鱼的,我耸耸肩,把烤好的鱼穿在树枝上,递给了他七条。刚好像一捧鱼花。

 

我看着他头上耀眼的花环,我看着他的笑容和脸上粘的油。那股灼烧感又回来了,我要化龙了。

 

TBC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