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亚梅AU】我是龙(下)

前篇请戳:【亚梅AU】我是龙(中)

【亚梅AU】我是龙 (上)




梅林那天穿了一身红袍子,衬得他更苍白了。他是因为害怕才那么苍白的,我告诉自己。

 

这次并没有祭歌,也没有其他诱因,这样随机化龙对梅林来说太过危险了。

 

他必须得离开这里了。我得把他劝走。

 

我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化龙。因为他自始至终还是不信任我。而我又有什么资格要求他信任我呢?

 

我自己都无法笃定我能控制住龙。这种无能,令人愤怒。

 

因为没有祭歌,我没能完全化龙,翅膀与身体并没有出现,只有灼热的眼睛还有喷火的技能出现了。

 

“梅林,我知道你想逃跑。”

 

他惊恐地看着我,半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在你逃跑之前,我想讲一个故事。关于我的故事。”

 

我把他拉到我诞生的石床前。

 

“我就是在这里诞生的。你知道龙是什么意思么?意思是浴火重生。浴火的是我母亲,喷火的是我父亲。这是龙的结合。而我从母亲的灰烬中出生。这种结合凶残野蛮,没有母亲会是情愿的。但我母亲是。她爱上了父亲,她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完成这种结合。你能相信么?真的有人将爱情至于生命之上。”

 

梅林依然戴着他自己编的花环,眼睛在月光下闪烁着,欲言又止。

 

他突然笑出声来,“得了吧亚瑟,我又不是大姑娘,还结合?重生?”

 

“但梅林,你想过龙会对你做什么么?他哪儿知道你是不是个大姑娘,他只知道… 他要烧死你。”

 

我在心里默默地把后半句改过来:他只知道,他喜欢的是你。

 

我从他手里抽出他的包裹,将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一一排在我们俩中间。我指了指地图,又指了指云层,对他说:“明天早上的风,应该能送你到更开阔的海域。到时候公共海域的船只能发现你,会送你回家的。”

 

我不敢看着他说出这番话,我不敢看他的反应。我背对着他,也不敢让他看到我的脸。

 

洞里很黑,只有月光从缝隙中飘落。

 

他在后面叫我,“亚瑟!你说过你要试着改变,征服自己的本性的!你都忘记了么?”

 

我有点想笑,“那梅林,你曾经信任过我么?你根本就没相信过我会改变,你根本就没相信过我能成功。所以我们都别欺骗自己了。”

 

梅林站在原地没有动,没追上来。呆滞地小声问道:“那你是不需要我了么?”

 

他以为我没听到,但龙的听觉比人类敏锐,我脚步一顿。在心里回答他:自始至终,只有龙需要你。但你从未需要过龙。

 

我回到那个石缝中,我已经能感觉到龙要回来了。

 

火焰在石缝中燃烧,灰烬与石屑飘荡在空中,我好像听见梅林哭了。也听见了龙在嘶吼。

 

这次我没失去意识,因为我太害怕龙会伤害梅林了。直到第二天日头高照,我确定梅林杨帆出发之后,才敢一点点将意识让出给龙,将躯体屈服于龙。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恢复人身的。等我恢复人身,登上他来这里第一个晚上我们一起上的悬崖时,已经看不见他的帆了。

 

梅林应该已经出了迷雾,遇见莫德雷德了吧。

 

在三个日落之后,我看见天空中突然炸开了一朵绚烂的火花。因为有迷雾在,看得不那么真切。太好了,梅林在给莫德雷德发信号,他走出去了。

 

那之后的几天,我将自己藏在石缝中睡觉。我给自己找的借口是担心梅林会把莫德雷德带到岛上。

 

我当然知道他不会那么做,我也知道即使他们都来了,我化龙之后也能烧死他们。

 

但我就是不愿意离开石缝,石缝外面的整座岛屿,布满了梅林的身影。

 

又安静地过了几天,确实没有人回到这座岛上。梅林估计是随便编了个他已经把我杀了的谎,把那群人诓回家了。

 

我有点想笑,他是真能编,说不定现在已经把自己编成新一任屠龙士了呢。

 

有一次日落的时候,突然有一队商船误入了迷雾。我正在海滩上捡贝壳,像梅林那样穿在一起,戴在脖子上。

 

好在他们没撞上礁石,只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不得已上了我的岛等着风来。

 

我给他们找了果子,烤了鸽子,他们没有一个人看出我是龙的,全都真诚地感激我。

 

还有人主动找我说话:“小伙子,你话不多啊。怎么一个人在这么座孤岛上?日子过得不容易吧?”

 

“嗯。我父亲以前就住在这里。”

 

“我听说这些荒岛上有龙,你们住在这里不危险么?”第二个人也加入了谈话。

 

“啧,你没听说么?前两天莫德雷德带着梅林回来的时候不是说龙已经被杀了么?”第一个人开始说教起了他。

 

“是啊,莫德雷德成了新一任屠龙士,过两天就要与首领大婚了。咱们必须在那之前赶回去呢!”第三个人年纪小一些,可能都不一定有我大,一脸的兴奋。

 

“要我看,莫德雷德欢好的是梅林,老人里面都说,没有爱情,过不了迷雾,找不到心上人的。莫德雷德能找到梅林,还愿意娶首领,多半是为了权势。”

 

我不想继续听他们的谈话了,指了指云层,“那你们运气很好,明天就能起风,将你们带出迷雾。”

 

“小伙子,你还会看天象呐?要不然加入我们算了,做个水手?也不能一辈子自己住在孤岛上是不是?”

 

我摇了摇头,“我不会看什么天象,是本能。”

 

第二天下午,我送走了他们,他们给我留了好些东西– 绸子,缎子,亚麻布,金属制品,皮子。

 

梅林走了,他们都走了,但是我已经习惯了睡床。习惯了把鱼烤一烤再吃。

 

他给过我我能够改变的希望,他走了,像是把希望也一并带走了。

 

迷雾另一端的人类在不久之后又唱起了歌。我猜应该是莫德雷德和莫甘娜的婚礼。

 

他们高声唱着:与相爱的人在一起,遵从自己的内心。

 

而那些分离的,也并不代表不爱。

 

愿我们今日相聚,即使昨日萍散。

 

愿我们日日相聚。

 

我站在悬崖上,眺望歌声的源头。

 

我不知道的是,此时梅林也在眺望着东方。他也在等着相爱的人去接他。

 

那天又下雪了,但水还是没冻上。我做了个奇怪的决定,甚至可以说是我冲动地唱起了祭歌。

 

万物混沌,

 

记忆蒙尘,

 

往事如烟,

 

转瞬即逝,

 

河水冰封,

 

化为虚无。

 

我唱得没有梅林好听,比他差远了。这时在远方,突然有个声音加入了我。

 

这声音清亮高亢,节奏也比我快。

 

他唱道,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我在等着你,

 

如同等待死亡的收割,

 

他通身纯白,

 

仿佛殓衣

 

婚礼的钟声回荡,

 

带我走,带我走,

 

飞来吧,降临吧,

 

我在等着你。

 

这是梅林的声音。

 

我用龙的声音回应他:“那你再等我一下,下雪视线不好,速度慢。”

 

我见到他时,他站在一艘船上,双臂张开。

 

他并没有一身纯白,而是穿了件红色礼服。

 

那确实是一场婚礼,宾客们惊恐地看着我,而梅林大笑着。他的笑声,让四周的雪花都飘了起来。

 

我觉得他其实笑得有点儿傻。


而他们的首领,唱起了刚刚那首歌:与相爱的人在一起,遵从自己的内心。她倒是通身纯白,和莫德雷德微笑着朝我们招手。

 

梅林在半空中大喊:“要幸福啊!”

 

“你这次小心点,别再抓伤我的肚子了。”他嬉皮笑脸的,好像这段日子的分别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那你也没一身纯白啊?”

 

“我以为你会喜欢我穿红色呢,每次我穿红色你都会盯着我看。”他把脸埋在我的爪子下。“而且红色能盖住血和火焰。”

 

他不畏高,但是因为大雪和冷风,我把他搂得更近了点。

 

“你不怕龙了?”

 

“我为什么要怕你?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怕你?你为什么要觉得所有人都是怕你的?”

 

他很冷静,但是冷静背后是愤怒。我耳边呼呼的风声就像他的怒火。

 

“你相不相信,有人是爱你的。不管你是人,还是龙。”

 

“亚瑟,到底是我不信任你,还是你不信任我?”

 

我没理他,继续飞,飞回我的岛屿。我发现我现在能完全控制龙了,具体是为什么我也想不明白,但在梅林面前,龙再也无法占据我的意识。

 

回到岛上,我把梅林放下,他直接躺在了石床上。

 

我也从龙退回了人形。

 

“用火烧我会给你带来快感么?”

 

“… 嗯?什么?”

 

刚刚在空中他的靴子掉了,我也懒得去给他捡了。这个时候他露着脚踝,半躺在石床上,直直地看着我。

 

他真的只是个半大孩子,完全搞不清这样做会是什么后果。

 

“用火烧你不会给我带来任何快感,但是谁说我要用火烧你了?”

 

“那你想怎么…? 亚瑟!… 啊… 亚瑟… 等… 等一下… 我自己来,我… 你… 亚瑟… ”

 

那天晚上,篝火熄了又燃。

 

我搂着梅林,对他说:“留下来,梅林,留在我身边。”

 

他伏在我的耳朵上,轻声说“好。”,那口气吹到耳朵里,酥痒到了心尖儿上。

 

我们的故事,再没第三个人知道了。我的故事,他知道就够了。


FIN.


在另一个宇宙里,一直是梅林在说stay with me,这次换我说吧。

评论(11)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