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主教扎】萨尔茨堡工作室6

上篇请戳:【主教扎】萨尔茨堡工作室5

娱乐圈AU

OOC预警



可能也是得益于老莫扎特回来了,或者是因为科洛雷多暂时不在,没人戳莫扎特的那根反骨,最近的沃菲可以说是非常太平了。

 

莫扎特本来就有绝对音感,又学了那么多年音乐,试唱练耳绝对没问题。音色和气息在短时间内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自从开始认真上课之后,南内尔发现莫扎特连泡吧混酒馆儿都不爱去了。下了课回来将近十一点,就开始看纪录片,边看边拿着个特别旧的本子改着什么。

 

到了周末也不睡懒觉了,而是早起赶着火车去看展和话剧。

 

到了第三个星期连阿尔科都开始有点担心他的黑眼圈了,不得不帮他取消了舞蹈和健身,只保留了声乐课。

 

南乃尔最终按捺不住好奇,在科洛雷多马上要回来之前问莫扎特到底在干嘛。

 

莫扎特则神秘兮兮地问南乃尔记不记得以前两人在意大利一起上学时有过一个剧团来做巡回演出,讲的米特里达梯六世的儿子们的故事。

 

这种给学校做巡回演出的剧团,通常都是社区组织的,通常专业性都比较低。尤其是那些免费的,纯属一群票友过一把戏瘾。最多有几个专业的学生,来帮帮忙,反正也没人指望着靠这种‘民间艺术’创收。

 

“记得啊,那个时候我都快毕业了,你才十四吧?”

 

“是,就是那个时候,我为他们的剧写了些曲子。但那个时候完全是凭看完剧的感觉,最近去好好看了看这段历史,发掘灵感改谱子。”

 

要是换了平常人,肯定不能理解莫扎特,真是闲的吧,非得给这么个‘话剧’作曲,但南乃尔丝毫没觉得惊讶,而是问起了:“那你创作的是什么类型的?给他们写了一支主题曲,还是所有配乐?现在历史向的剧作是不是都流行配摇滚了?”

 

莫扎特没直接回答她,而是打开了Sibelius(一种作曲/演奏软件),点击了播放。

 

南乃尔听完后道:“你还是想说服科洛雷多放你去作曲吧?他但凡对音乐有最基础的鉴赏能力,你就已经成功了。”

 

莫扎特笑得见牙不见眼,“我也这么觉得。”

 

而科洛雷多在伊比莎过得也不算多快活,用阿洛西亚的话说,就是“你简直像个鸨母一样,而我像个妓女,就差拿个手绢儿对恩客们说‘来啊来啊来啊’了。”

 

“不,亲爱的,你如果是妓女的话我最多是个拉皮条的。”

 

伊比莎群岛是西班牙一个神奇的地方,很多艺人和制作人都喜欢到这里度假。而科洛雷多带着阿洛西亚来到这里就企图明显了。

 

他们坐在面朝海滩的走廊下,活像一对儿油画里密谋着什么的男女。

 

“你也就敢给我拉皮条了,等到给莫扎特那小子拉,我看你舍得不舍得。”

 

科洛雷多冷哼了一声,“他和你还差得远呢。”

 

“得了吧,你和马克西米利安的事儿我都听说了。你这么个老奸巨猾的人为了他敢拒绝马克西?别说让他卖屁股了,现在让他卖艺你都舍不得。”

 

科洛雷多难得没否认。

 

而是在深思熟虑后才回答阿洛西亚:“莫扎特,怎么说呢。用他的天赋去讨好马克西米利安,不值得。”

 

“那你干嘛不放他去做他真正喜欢的音乐呢?我听阿尔科说他其实对做歌手这件事很不赞同。”

 

廊下的装饰都是漆了墨绿和白色的金属做的,有年头了,漆皮剥落,落魄得反而别致。阿洛西亚之于科洛雷多就是这种金属装潢。

 

科洛雷多认为自己把阿洛西亚看得很透彻,她为什么会对莫扎特那么感兴趣?想要提携,还是觉得受到了威胁?

 

“康斯坦茨对马克西的这个节目感兴趣?你想为她争取一下?”科洛雷多斜了她一眼。

 

“呵,你提醒我之前我压根儿没这么想。只是看你对小莫扎特的态度令我很奇怪。希罗,我们合作将近十年了,我快三十岁了,我没见过你会因为艺人的意志而妥协的。”

 

“我只对正确的妥协。你当年想靠当红赚快钱只会自毁前途,我当然会拦着。但是莫扎特这个事情… 不太一样。”

 

其实科洛雷多想说的是,他自己也不清楚该拿莫扎特怎么办。这样的天赋,用来在这个圈子里博弈,好像怎样都不值得。

 

他太优秀,太明亮,也太骄傲。他不适合。

 

科洛雷多想拥有他,全权支配莫扎特的才华,让他的天赋为他服务。但是他又很清楚,这不可能– 当莫扎特愿意屈服于什么的时候,他的天赋也就不再存在了。

 

这对科洛雷多来说像个死局,他快四十岁了,从来没遇上过这么棘手的业务。

 

但其实是有第二条路的– 别把莫扎特单纯地当业务来做不就得了么。

 

当天晚上,科洛雷多雕琢了很久,用公司邮箱发了封邮件给莫扎特,以上司的口吻要求他为节目写一首适合自己演唱的歌曲。最好能够煽情,对女性观众具有欺骗性。

 

莫扎特回得倒是快,甚至连开头和署名都没有,直接说道:用自己写的歌唱第一轮儿?那一定会被刷下去吧,一丁点儿知名度都么有。

 

科洛雷多被这么个毫无经验的新人噎得一愣一愣,这种感觉很新奇。他一直认为莫扎特是最不屑,也最不懂这些… 东西。

 

科洛雷多抚摸着键盘时,第二封邮件就刷得一声进来了:

亲爱的科洛雷多先生,

请您下次不要对我的创作指手画脚。

祝您在伊比莎玩儿得愉快,而被剥削的我们正在努力。

WA莫扎特。

 

科洛雷多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应该暴怒才对。但内心深处,他知道他是有点兴奋的。一个有天赋,自己非常赏识的人,用这样的语气试图激怒他,又有谁不会有那么点儿激动呢?

 

快两点的时候,莫扎特的第三封邮件进来了。是个巨大的附件,一句话都没有。

 

科洛雷多点开了,是电子合成的不错,但里面的渐强渐弱,还有连贯与气口处理得自然极了。

 

是一种很奇怪的混合– 文艺复兴时期仿造的古罗马时期的演奏风格,节奏很慢,过多的半音使曲调诡异。时不时在段尾加入的木管乐器既呈现了时代特点,又是点睛之笔。空灵的女声比伴奏要现代一些,一口气能吟唱九秒。这么解释很垃圾,是文艺复兴时期盛行对古希腊罗马的追忆,而莫扎特这小子,则又模仿了一遍文艺复兴时人们对古罗马的理解。

 

这种公元前的音乐再现,算是剑走偏锋,但在凌晨两点,极为震撼。

 

那种诡谧和空旷的感觉,科洛雷多觉得今晚是不用睡了。

 

他把米特里达梯六世输入到浏览器里,专心致志地读起了人物小传。

 

科洛雷多还没读到法尔纳克呢,莫扎特的第四封邮件就进来了。

 

“女声是康斯坦茨的,她同意帮忙录制了,你不觉得她的吟唱比我自己带感多了么?我在最后一个乐章做了她的次中音声部。但说真的,我不想仿巴洛克时期的东西。可这种主题做流行又不伦不类。最后就成这个样子了。”

 

科洛雷多这次总算知道要回什么了,毕竟是专业的音乐制作人。

 

而莫扎特的第五封邮件突然来了:“您在搜索米特里达梯六世吧,哈哈!这可不是米特里达梯的故事,您猜猜会是谁的?这组曲子带给您了什么感觉?还有,我知道您要推荐的几首摇滚,但是不,我写的和雄壮的冷兵器战争没有什么关系,和称王称帝的伟业也没什么关系。我想表现一些更细腻,更内核的东西。我说得太多啦,会影响您对音乐的直观感受吧?不过这会儿您应该已经听完了序曲吧!祝您晚安!”

 

科洛雷多反复听了几遍序曲,确实,既不悲壮也不雄伟。

 

他并没有深究莫扎特到底想表达什么,而是单纯地针对音乐的表达。他花了半个小时回了莫扎特一封邮件:

 

“莫扎特先生,

 

如果您执意一封邮件只说一句话或者一小段话,而不把自己表述完整,我建议您尝试使用messenger或者skype。

 

关于韦伯一家子,我赞同康斯坦茨的声音比您的更有表现力,但我建议您下次合作其他歌手的时候更加谨慎一些。您永远不知道他们之间哪些人有哪些您不赞成的想法。

 

我确实搜了米特里达梯没错,但我知道您写的不是他作为帝王的伟业,而是他作为家人的悲哀与不称职。我对音乐的理解没有您想象的那么糟,万幸的,或者说是不幸的。

 

关于您说的不伦不类的问题,我建议您尝试些其他乐器。如果我没说错的话,您创作的毕竟不是公元前的音乐,而是在模仿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们通过莎草纸上的痕迹想象出的古罗马音乐。那段时间不会有人这么过度繁琐地使用半音,也不会突发奇想加入水压木管的。我建议您换成钢琴,或者加入一些弦乐,比如说里尔琴。

 

既然您也知道这种曲子不适合拿去选秀,那就请您写点大众听得懂的口水歌不好么?

 

这种叙述帝王生平的古典与流行结合,我建议您可以听听M83和Sawano桑(泽野弘之)。

 

H. 科洛雷多。”

 

科洛雷多听到四点多,已经开始盘算是不是应该给莫扎特找个真正的乐团做一次录制。而不是用这种软件合成。

 

还有康斯坦茨,演唱上肯定比莫扎特好得不是一星半点儿,实在不行给他俩搞个乐队组合?

 

或者当成配乐卖给网飞的新剧?如果网飞愿意买的话。或者某个电视台的新纪录片?

 

科洛雷多的手机在三点多的时候突然震了一下,“沃菲·莫扎特请求成为您的好友。”

 

脸书的提示让科洛雷多差点儿笑出声来。“验证完成。现在您可以和沃菲·莫扎特打招呼了!”

 

莫扎特立马发过来了一个meme(不太好用的外国表情包)。

 

【您还没睡么?】

 

【是不是听我的创作太兴奋了?】

 

【…】

 

【莫扎特先生,您修整的空间还很大。】

 

【瞧瞧呀,我们的科洛雷多大人还真是难以取悦。】

 

【不是我难以取悦,您根本不需要取悦我。您要取悦的是听众。】

 

【所以说您喜欢我的创作?!】

 

科洛雷多看着莫扎特发来手舞足蹈的memes,笑着靠在了椅子里。

 

【我给您了一些修改的提议。现在去睡吧,您上课需要健康的作息。】

 

莫扎特没再回他。

 

而是在六点钟左右的时候发过来了一个更大的附件。

 

“修改版米特里达梯六世”。

 

如果说第一版有些太过诡谧华丽,那么修改过之后的五重奏结尾和米斯利维切克风格则更加和谐自然。莫扎特听着最后的成品,觉得不可思议。一个见他第一面就挑剔他的长相和创作的男人,竟然会给出这么好的建议。还有他的邮件,一丁点儿赞美也没有,但是莫扎特知道他听懂了!

 

古代帝王与史诗,大家期待的都是那些宏伟的东西,但是科洛雷多听懂了他到底想表现什么!不仅听懂了!还给出了能让他的表现更优秀的建议!

 

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签对了。他甚至以为科洛雷多会像父亲一样指责他不好好上课,不写点口水歌应付节目。但科洛雷多没有,而是给他发了封… 像教授一样的邮件!

 

科洛雷多没回什么,而是给阿尔科发了邮件,取消莫扎特今天的课程。阿洛西亚起来的时候只看到了一个静坐带着耳机的科洛雷多。没人知道那天夜里发生了什么。莫扎特和科洛雷多本人也想不到可以和对方聊上一整夜吧。

 

当莫扎特洗完澡准备吃早餐去上课的时候,竟然接到了阿尔科的邮件说今天的课取消了。

 

莫扎特知道,他离说服科洛雷多不远了。

 

他通知了康斯坦茨,让她做好替他上台的准备。


TBC

关于音乐史,我两眼一抹黑,全部来自维基百科,我完全是在瞎比比的

是的,我去听了米特里达梯... 特别能集中精神。是正经歌剧... 

莫扎特14岁的时候写的,其实是在他认识科洛雷多之前

我选择这个作品着重描述其实单纯是因为怕自己出错儿,这种可能,不太,知名,的,作品,即使出错儿了,大部分读者也不会觉得特别突兀。

比如说,我着重描述了土耳其进行曲的创作,然后我说的还全是错的,那看文的肯定会觉得‘哇好sb啊,我出戏了!’。我对音乐毫无了解,所以只能靠歪门邪道避免这种情况。

有bug再次道歉,因为我真的不认为我做的事前研究足够好。







我估计这篇可能有朝一日写到五万字都不会让他俩谈上恋爱的。甚至极有可能最后的结尾才会让他俩确定关系了。我对这篇的想法一直是想尽可能地把那个时代的人搬到现代娱乐圈来看看会什么样,但是人物的初衷是不会变的,莫扎特还是那个朝气蓬勃全心奉献给自己的才华的音乐家,科洛雷多因为时代的变化可能掌控欲和对权力地位的执念没那么深,但依然是一个掌权者。总体来说就是... 我在尽量努力,保持莫扎特和主教原有的一些人物动机,我不想写一篇只是谈恋爱的文儿了。所以... 嘿嘿嘿,很有可能到最后成无cp向的了,两人组队打怪积累感情最后的最后说不定才会确定关系。


啊,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如果说错了我道歉。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