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主教扎】萨尔茨堡工作室7

前文请戳:【主教扎】萨尔茨堡工作室6



那天晚上,不对,那天白天,莫扎特去补觉后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他带着科洛雷多去吃了他常吃的那家kebab。这一整个街区都是卖这种烤肉的。每一家都便宜又量大,没有任何一道菜会卖到十欧以上。红肉也烤得软嫩多汁。

 

而莫扎特常去的这家,店员全都穿着一身红,店名也非常别致:乌兹别克语里的‘什么’。

 

他梦见他和科洛雷多坐在‘什么’烤肉店里的高脚桌上,烤肉和馕用方形的纸盒盛着。肉多到莫扎特那么能吃的人都吃不完一份,但这不妨碍他又叫了一大份薯条两人分食。科洛雷多拿着把塑料叉子,无从下嘴,莫扎特则直接下手了,吃得一手一脸都是油。

 

在梦里,他笑着奚落科洛雷多,怎么连吃个肉都不会?

 

科洛雷多低沉地笑了几声后说莫扎特低级趣味。

 

两人本来好像在是在谈论工作,但后来莫扎特吃得太专心了,科洛雷多也就随他去了。在晃眼的夕阳下,两人在这家小餐馆里,吃到撑。

 

他嘲笑科洛雷多总算是下凡了一次。

 

科洛雷多说这家店除了离工作室远以外还真是挺不错的。

 

莫扎特的梦里,科洛雷多随和,无措,在这种场景下有点尴尬,但更多的是和莫扎特一起享受着当下。

 

莫扎特被断断续续的烤肉香味弄醒了。已经晚上五点了,黄昏时分总是十分短暂,甚至可以说是转瞬即逝。

 

莫扎特腻磨在被子里,不想起床。但这烤肉味儿好像不是梦里的,怎么醒了还有?

 

“沃尔夫冈,你起了没有?通宵也不至于要睡到五点吧?你这样晚上又睡不着了!”南乃尔的声音从卧室外传来,“我带了烤肉回来,你不吃我喂狗了啊。”

 

莫扎特这次不磨蹭了,穿上衣服就从卧室里出来了,“是Aganigi家的肉么!南乃尔我爱你,你可真是太好了!”

 

“怎么可能是呢?那家店多贵啊,我可是失业了!就咱们家楼下的,Reyna家的,你吃不吃吧?”

 

“吃吃吃,”莫扎特胡噜着头发去给自己倒了杯可乐,“我吃,你吃过了么?爸爸和妈妈呢?今天晚上不回来吃么?”

 

“主教大人今天下午回来了,要见爸爸。”

 

莫扎特忽然吃不下了,“科洛雷多… 为什么要那么着急地见爸爸?”

 

南乃尔耸耸肩,“为了挣钱啊。”

 

“我是说,科洛雷多不会向爸爸告状吧?我… 咳…. ”

 

“我还以为你谁都不怕呢?怎么突然怂了?”

 

莫扎特也不明白自己。他… 

 

“咳,我也去看看他们吧!五点十分,应该还没吃晚饭吧,我刚好带点烤肉给他们。”莫扎特拿上自己那份烤肉,披上外套,风一样地刮出去了。南乃尔目瞪口呆地看着门被撞上,这人是疯了吧?

 

南乃尔也给自己倒了杯可乐,她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她从来没见过沃尔夫冈那么在乎其他人的态度。其他人对他的态度,其他人对他的创作的观感– 如果他太过在乎,那之后很有可能会一味地迎合,这还… 算作创作么?

 

但像他这样兴冲冲地出去,多半还是想要夸赞的吧?虽然莫扎特有天赋,但是只要是个人,谁不想要恭维和表扬?尤其是一篇自己那么喜欢,又投入了那么多精力的作品。说不想的,就太虚伪了吧?

 

但如果他是不想让父亲和科洛雷多约束他,那今天估计又是一场硬碰硬的阵仗。

 

南乃尔想到这事儿头就突突地直跳。当时为了HRE的事儿打得还不够么?从当年在意大利,父亲就一直在干涉莫扎特的创作,这也是为什么米特里达梯六世直到现在才被拿出来给科洛雷多。

 

南乃尔捧着那杯可乐坐在了沙发上。水珠和凉气穿透手掌,仿佛这样就能让大家都冷静下来。

 

在意大利的时候,莫扎特的作品一直受利奥波德地影响。莫扎特大学毕业前创作的《阿尔巴的阿斯卡尼奥》和《卢西奥新罗》这两部作品可以说是费尽了利奥波德的心机。这两部都是为了讨好费迪南德和他母亲创作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迎合HRE的这两大领导。

 

从那个时候莫扎特就已经对利奥波德不满了– 这是他的毕业作品,这应该完全是他个人的,是彰显他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的,结果竟然被自己的爸爸弄成了讨好两个不相干的人的废品。

 

如果是其他人非得这样要求他,莫扎特要不然是一笑了之,要不然是直接骂回去。可偏偏是他爸。越是亲近,越是自己敬爱的人,越容易带来这种伤害。你觉得他应该是那个最疼惜你,最理解你,最支持你的人,偏偏是让你摔得最狠的人。

 

利奥波德这样做,比这个世界上其他任何人这样做,带给莫扎特的伤害都是要大的。

 

当时就是这样大吵一架,利奥波德先回了萨尔茨堡,留莫扎特独自在博洛尼亚处理毕业和找工作的事。那之后他们的关系总是有了裂痕。他们还爱对方么?那是当然的了,南乃尔想,但是亲情和血缘不能成为一切的借口。

 

南乃尔为沃尔夫冈担心,如果这次科洛雷多也这样要求他呢?他至少还要和科洛雷多共事十年。

 

尤其是… 沃尔夫冈不说,但不代表南乃尔看不出来,虽然他表面上对科洛雷多嗤之以鼻,心里恐怕还是很在乎这个人对他的评价的。

 

南乃尔拿起手机,要不然还是先和妈妈说说吧。

 

莫扎特可能都没南乃尔那么懂自己。他根本不愿意想得那么深,他只是想和科洛雷多聊一聊昨天晚上的邮件和曲谱。他曾经也很看重父亲的看法,但是后来他质疑了。

 

“您姐姐不是刚刚带烤肉回去么?您怎么又来了?”Reyna的店员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跑进来的金发男人。

 

“她买得不够,我要给… 同事们带晚餐过去。”莫扎特愣了一下才找到一个准确的能够包含科洛雷多,父亲,阿尔科的词。

 

“您找到工作了?”店员手上准备着烤肉和皮塔饼。

 

“是啊,和我爸一个工作室。”

 

“那真是恭喜您,等您红起来我们可得挂个您的签名照在店里。”

 

“先让我爸挂一个吧,满足满足老人家的虚荣心。”莫扎特笑嘻嘻地付了钱,“他算成名很多年了吧?”

 

店员把烤肉包好递给莫扎特,“您会比他取得更大的成就的,我们这儿小,挂不下那么多人。”

 

“您怎么就知道我能比他更成功呢?”莫扎特觉得好玩儿。

 

“因为这么说您会多买五杯饮料,或者多买点甜点。”店员也笑了起来,“每份烤肉加一欧元就能送一杯汽水。”

 

莫扎特最后提了三四个大袋子从Reyna的店里出来,却碰到了南乃尔。“你怎么也来了?”

 

“我送你过去啊,你又没车。”

 

“谢谢啦。”莫扎特在车上就把自己那份烤肉和可乐解决了。

 

他嚼了片口香糖,才上楼去。

 

南乃尔从后面叫住了他:“沃尔夫冈,你等一下。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莫扎特难得见到南乃尔对他这么严肃,“怎么了,南乃尔… 你意外怀孕了?”

 

“… 严肃点,沃非。我是想说,即使今天… 他们使你不高兴了,也别放弃你真正热爱的一切。”南乃尔的目光颇为热切,让莫扎特为之一振。

 

“我知道。谢谢你,南乃尔,谢谢你。”

 

“我在楼下等你。”她踮起脚亲了莫扎特的脸,拍了拍他的肩,目送着他上楼进了工作室。

 

 

工作室的员工陆陆续续都走掉了,只有科洛雷多内间离还有几个人。阿尔科,利奥波德,科洛雷多本人,和阿洛西亚。只有这四个人才是真正参与分红和决策的。

这次新招的康斯坦茨和席卡内德都并没被通知到– 他们都应该在专心准备自己的新工作。

 

莫扎特到的时候,科洛雷多刚刚把利奥波德和阿洛西亚新阶段的工作布置好,成本分配在每个艺人身上的比例也是经过精心准备的。

 

然后莫扎特就出现在了门口,他没敲门就推门进来了。

 

科洛雷多的黑眼圈大得吓人,他远程陪莫扎特熬了一通宵,白天又在飞机上和机场里辗转了一天。

 

但莫扎特探头进来时他并没表示什么不满,而是有些疑惑。和兴奋。是的,在听过莫扎特的长篇创作之后他简直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见见莫扎特本人。

 

尤其是在这个人能够准确捕捉自己的修改意见。

 

他们… 对‘美’的理解是一致的。科洛雷多见到莫扎特本人后更加确信这一点了。

 

“你来干什么?”最先发问的是阿尔科。“今天没课还不好好休息休息?”

 

“您这是在关心我么?”莫扎特依然笑嘻嘻的,“南乃尔买了晚餐来。”

 

利奥波德丝毫没有怀疑是南乃尔准备的– 反正怎么也不可能是沃非这小子准备的吧。

 

阿尔科也非常自然地拿了一份。

 

科洛雷多一直没说话。他们在观察对方。昨天晚上的交流,远程的,反而让两人都拿不准今天面对面应该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对方。

 

昨天夜里,今天凌晨,他们的关系好像无比亲密?不是那种意思的,但就是创作和欣赏拉近了他们。

 

而科洛雷多呢,两天一夜没合眼,你不能指望着他这个时候还能有多兴奋多开心。他能专心致志地看着你讲话就已经不错了。

 

莫扎特就是有这样的天赋– 随意地就能突然拉近两人的关系 – 简称自来熟。其实也不是和谁都能自来熟,准确地说还是音乐。

 

他笑嘻嘻地将最后一份烤肉递给了科洛雷多,他还年轻,不知道大多数人熬了个通宵之后都恶心得不行。

 

也不顾在场的还有阿洛西亚,阿科和他爸,上来就聊起了:“您觉得昨天我发给您的最终版怎么样啊?一定很不错吧?您今天没让我上课就说明您是喜欢它的,我就知道!”

 

利奥波德想拦着他点儿的,但并没成功。这么大人了总不能让他叫叔叔他就叫叔叔啊。

 

科洛雷多像是自己的秘密被人当众拆穿了一样,不,不是像,是就是。他不能容忍这种行为:如果底下所有的艺人都认为只要自己足够有才,足够讨他喜欢,就能左右他的决定,那工作室还怎么运营下去,到底是谁说的算。

 

他承认,他对莫扎特有偏心,在这一刻之前甚至已经愿意迁就他只做作曲人了。但他不能允许任何挑战他权威,左右他决定的行为。即使这个人很有才。即使他愿意偏心这个人。

 

“莫扎特,你等一下,我们单独谈一谈。”科洛雷多甚至没抬眼看他一眼。熟悉的人都知道他生气了。但又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那么大火气。

 

莫扎特突然觉得不认识他了,在外面的办公区域坐了将近一刻钟,看见爸爸和阿洛西亚陆陆续续地从科洛雷多的办公室里出来了。

 

“科洛雷多叫你进去。”最后出来的阿科把沃尔夫冈叫了进去,又对利奥波德说:“你先和安娜回去吧,我估计… ”说着做了个手抹脖子的动作。

 

 

莫扎特翘着腿坐在科洛雷多对面,说实话他也有点被科洛雷多的态度惹恼了。

 

“所以,您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科洛雷多已经不指望暗示能让莫扎特明白什么了,于是直接道:“我希望您还记得我们的约法三章,当时我对您的要求,我完成我的部分,您完成您的部分,我们才能成功。我希望今天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我也希望您能明白有些事情仅限于您和我之间,不应该也不能被更多的人知道。”

 

莫扎特稍微坐直了点,他好像隐隐明白了科洛雷多生气的原因并不是不满意他的创作,而是因为什么别的… 他不太懂的事。

 

“您是什么意思?我今天来是和您讨论我修改后的版本的,以及后续我的工作安排的,您的这种态度到底是在针对谁?”莫扎特不解地看着他,科洛雷多觉得这就是个错误,让他理解权力的构造,就是个错误。

 

他的世界里本来也不该有这些。

 

“我的意思就是,以后您跟我探讨音乐,是在私下的,不要像在刚刚那么多人面前突然谈论起。”

 

“为什么呢?”

 

科洛雷多呼了口气,告诫自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想想他的音乐,希罗,你是可以原谅他的。

 

“我知道了!您一定是不好意思在那么多人面前夸奖我!我就知道!您一定很喜欢,但又不好意思承认!”

 

莫扎特兴奋得让自己显得更幼小了,而科洛雷多几乎被他气笑了。

 

“您随意理解吧,但是,您不要以为我认同您的作品您就可以不参加接下来的选秀了。有作品固然是好的,但是该工作还是得工作。”

 

莫扎特很失望。他原以为科洛雷多今天放了他一天假就是态度上的转变,但现在他才明白科洛雷多是不可能因为他而让步的。

 

“可… ”

 

莫扎特当然想争论回去,但他没得到争论的机会。

 

“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记得明天八点上课,我会让阿科去接你。”科洛雷多根本没看他,而是盯着屏幕。

 

莫扎特离开时用力甩了下门,但是那种办公室的玻璃门根本发不出声音。

 

科洛雷多看着他带来的那份烤肉,原封不动地摆在桌子上。

 

 

TBC


这两家kebab店都是存在的,Reyna就在莫扎特故居对面。

这个星期吸罗朱吸到脑子飞了,期中还挂了... 告辞告辞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