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亚赫】IGN 2004年11月24日 Jared Leto采访搬运/翻译



Steve Head

原文地址:https://www.ign.com/articles/2004/11/25/interview-jared-leto?page=2

我之前搬运过一个这个全文链接 应该是汤不热粉丝搜索的碎片式的少爷关于赫菲斯提安的一些言论,这次找到全文了😄







以下正文:

 

杰瑞德·莱托(以下我就叫兔了)以扮演了大批令人印象深刻的配角而闻名。最使人难忘的包括《梦之安魂曲》,《美国精神病人》和《搏击俱乐部》。现在,经过了两年的休息,他以导演奥利弗·斯通的《亚历山大》重回银幕了,这部电影讲述了公元前331年那个二十五岁便征服了世界的男人的史诗。这部电影中,莱托扮演了赫菲斯提安,亚历山大最亲近的朋友。

 

上周,莱托与记者们在洛杉矶见了面,谈了谈他的这个角色。

 

记者:你拿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是不是很慌?

 

兔: 你说对了,我超级慌,因为责任重大。当你加入奥利弗·斯通的电影,然后同组的演员还都是这种水准的,你最好尽量别太烂。



记者:这样的一部电影,你需要做的准备工作很多吧。

 

兔:就是有很多需要承担的,对于我来说身体上和精神上都有很多挑战。但我非常幸运,两年之后回来还能加入奥利弗·斯通的电影。这很令人兴奋,我也很感激能有这样的机会。真的。

 

记者:你是从哪里着手开始准备工作的?这部电影是部史诗啊。

 

兔:我是从阅读和跑步开始的,也增了重。为了这个角色,我想感到强壮,所以我大概增重了15磅。我看了古典文学作品,荷马和亚里士多德,还有很多其他书。然后就这样继续下去。

 

记者:你是怎么进入赫菲斯提安的心理的?为了了解他,你都和谁谈话了?

 

兔:奥利弗和卡司进行了非常棒的,开放的,哲学的谈话。我们都做了大量阅读,然后其他成员进行了大量对话。但对我来说最终的信息来源还是剧本,因为它才是起点。然后再通过观察他的过去,用想象力把肉填上。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会看硬币。我一看那些硬币,就能进入他的心理,要看真的古董。那段时期留下来的东西真的很少。我想是因为托勒密把很多东西带到压力山大图书馆收藏了,然后很遗憾大火把大部分东西都给毁了。

 

记者:看完电影之后,大家对亚历山大和赫菲斯提安之间的关系有些争论。这两个人可不仅仅是朋友,他们爱着对方。

 

兔:对我来说,我读到剧本的时候我就明白了这段关系是关于爱情的。四个月之后Robin Lane Fox (电影的历史顾问)写了本非常厉害的关于亚历山大的传记。他在开拍第一天对我说:“关于赫菲斯提安和亚历山大你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他们之间的爱。”我感觉这句话后来也被重申过。奥利弗把这段关系中最重要的部分放到了银幕上。 

记者:赫菲斯提安对亚历山大的成功是个不可或缺的人。

 

兔:情感上和政治上都是。我爱赫菲斯提安这个角色。我很理解他们的这种关系,友情方面的东西也很棒。



记者:大部分你的戏,都是和科林【法瑞尔】一起拍的,他身上的什么东西使你印象特别深刻?他为什么能扮演好亚历山大?

 

兔:我脑海中他身上最强的特质是他的慷慨。我是个天生的领导,心胸特别开阔。所以他确实和【亚历山大】有很多相似处的。


 

记者:令人印象尤其深刻的一个场景是亚历山大对你和军队在高加米拉战役前的讲话。这算是对亚历山大这一面的一个总结。

 

兔:我们拍的那天,他这一幕演得很好。我们都站在他身边,所以很容易就能看到他的表演。对他来说根本没有特别用力。


记者:哥,你和这些自虐的人物是怎么回事?

 

兔:(笑)我不知道。

 

记者:你演了《搏击俱乐部》,《战粟空间》,《移魂女郎》,《梦之安魂曲》。我永远也忘不了《梦之安魂曲》里的最后一个镜头。但是你很喜欢在电影里被打得很惨。你到底是有什么问题?

 


兔:我不知道,我想可能是合同里签了关于自虐的条款吧。(大卫)芬奇的作品里有,很明显和奥利弗·斯通这次也奏效了。是啊,你说得对。每一部电影。我在多伦多拍《美国精神病人》,在那里面也被砍死了。好像确实有问题。可能意味着我快死了吧。




记者:可能是你应该去演部喜剧的讯号。

 

兔:可能,是啊。(笑)

 

记者:你不想试试这条路么?

 

兔:试试可能会很好。

 

记者:别担心,你没问题的。

 

兔:好啊。或许奥利弗和我可以拍部喜剧。你能想象我们合作一部喜剧么?(笑)灾难!

 

记者:但他真的是个好导演啊。

 

兔:他的才华超出一切。他是个疯狂的天才,像贝多芬或者梵高那样。他疯狂、美丽、而且混乱。又聪明。他写的东西就是特别美。

 

记者:奥利弗听过你的音乐么?你还有音乐方面的事业。那份事业都怎么样?我听说又有CD要出了。

 

兔:我的另外一张CD四月份出;三十秒上火星;是维珍唱片在做。几个月之后就会发行。越早越好。我们可能会去多伦多表演。我们在那边演出过几次,非常喜欢,我们肯定会回去的。

 

记者:把时间分配在电影和音乐之间,哪一个真的激发了你的创造力?

 

兔:创作的冲动一直驱使着我。在电影和音乐中我一直寻求着一种回报。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件难以解释的事。我就是会有点沉迷于一些事情,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我就顺其自然了。









图片来自:

https://www.pinterest.com/pin/422282902537529470/

https://www.gettyimages.com/detail/news-photo/irish-actor-colin-farrell-and-american-actor-jared-leto-on-news-photo/667880262

我的截图

还有movie.douban










哇... 复吸CP比刚刚开始吸还可怕。前两天历史课提到了亚历山大(耶路撒冷史其实他出场不多)复燃了我当时狂吸亚赫的精神。

其实我觉得还是因为这部电影太被低估了,所以才总是想回去为它做点什么。

第一次看亚历山大的时候是疯狂沉迷囧林,部长太喜欢了,这次是回去看赫菲,除了真好看以外不知道还能说点什么。我越来越沉迷少爷的声音了,最开始知道少爷就是从30秒上火星的乐队,后来才慢慢知道‘哦他还是个优秀的演员’。

可能这也是BE的力量,越是BE越想回去重温。

因为不能接受他们真的BE了(?)

亚历山大从某种角度来说生不逢时,要是最近上映的,在现在的语境下应该不会口碑票房双扑。

还有一篇囧林的采访,也想搬过来。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