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银鹰银】We grew old together (老年十题)

  1. 五十岁的冬天 (以前见过我的亲们请直接跳到6,由于前两天删掉了以前的不少东西于是重发一下)

 “嗯嗯,知道了oldman…拜托你现在已经是名副其实的old man了好么!我都五十了你大我二十岁哎…

啊喂,我都五十了,能不能别叫kid了?又不是没有名字…不喜欢跟我爸妈说理去[脑死你]…好吧,这辈子你只能叫我kid噢old man…

晚上吃什么?等我回去做或者我买回去吧,比你快多了~真的,你别做了…老年人你脸皮还真是厚啊,我哪里是担心你辛苦了[那我脸红什么]明明是我做的比较快嘛…小甜饼?!拜托你能不能注意点你的血糖啊…什么?!Nat已经买给你了?…我吃醋了?old man你想太多了吧,在她家绿胖都没生气前我生气什么啊…

你来接我?接我干嘛啊,最后还不是我拐你回家!我爹被我带都会吐何况你啊old man…小瞧你?…我靠,我靠,我看到你了,等我马上出来...”

神盾的新一代复仇者们满脸尴尬地看着Maximoff教官秀着恩爱地FaceTime前复仇者– Agent Barton,一道银光从他们面前划过地同时从远处停机坪的迷你战机里破空出现一支箭。

“hey, old man,”Maximoff教官说着从毛衣上拔下一支箭,“鉴于我没被射死,力道和准头都控制的不错哦。”“你怎么知道不是我失手了?说不定本来是要你命的。”“哦万岁,嘴硬了二十年的退休特工总算承认自己有失水准了。啊啊啊啊啊疼,old man 你谋杀亲夫!”

远处的Romanoff教官撇了一下嘴, “sick, 都多大年纪了,这俩人的情趣还真特别…” 要不要回家和绿胖试试?

2. 关于我们的开始

Hey, kid, 那年我被控制,夺走了生命,伤害的竟然是以前的同事。我背负的罪孽和责任是摘不掉的,是不可忽视的。[那只能赖Thor和Loki]

Hey, old man, 那年我被Strucker改造,赋予了超能力,却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差点杀了你。我犯的错误不比你少,而我们既然有超能力必然是有不可抛弃的责任的。[那我可不可以赖我爹卖个泥头?]

Hey, kid, 那年你为了救我…我们都以为你走了,走去了远方,我欠的,好像更多了。你知道么?再也别特么这样捉弄我,不然我真的可能卸下所有的责任拉下整个神盾去找你。再也别抛下我一个人,再也别让内疚和空虚淹没我。

Hey, old man, 那年你紧抱着那个不认识的孩子,在我心目中就是英雄。这是我们的职责,也是成就了我们的一切,我原本想救得是这个世界,最终能护你周全却是我唯一的心愿。你能不顾一切地搂紧那个孩子,我也愿付出一切做你身前的盾牌。[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 did you?] 

Hey, kid, 那年你倒在血泊里,你知道我有多想打醒你,有多少句话想跟你说?[但我只说了一句我怕我会哭]

Hey, old man, 但最后那年你懒到只剩一句SeeYou Again 里的‘It’s been a long day.’ 是的,这事儿我会记得一辈子。

Hey, kid, 那年知道你没死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如释重负,却恰恰相反,我能感到身上的责任又多了一个– 你。[kid你好重该减减肥了]

Hey, old man, 那年我醒过来时看到的是你在午后阳光下吃着甜饼的剪影,是坚如磐石的踏实感,和第一次触摸到感动与爱的厚重。[其实我是想说,老年人你挡到我的阳光了]

Hey, kid, 这么多年,我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认识了你。[肚子被划破我也认了]

Hey, old man, 这么多年我好像还是很感谢Strucker,让我认识了你。[其实是谢谢他给的超能力]*所以卖个泥头去哪儿了?和博士在一起了呗

3.老掉牙的情歌– Dying in the Sun

Pietro去世之后的那段时间,Clint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

纽约北部阴沉的空气中单曲循环着一首Dying in the Sun. 对,就是那首北约对南联盟后推出的代表战争中的失去与哀难的那首。

Dolores Mary Eileen O’Riordan空灵遥远的声音暂时尘封了Clint失去的空虚。却一遍又一遍地刺激着他对死亡的恐惧与疼痛。

Do you remember the things we used to say?

还记得那些我们曾说过的事么?怎么会不记得…Kid, I really didn’t see that coming – the loss of you. 

I feel so nervous when I think ofyesterday.

一想到昨天,那个硝烟战火中看着你在我身边一点一点溜走我却无能为力的昨天,我就如此不安。

How could I let things get to me so bad?

我不是那个连superheroes and gods都需要的普通人么?我怎么会被你的死困扰的如此糟糕呢?

How did I let things get to me? 

我怎会让事情就这样发生?就这样继续困扰着我?我怎么会就让你为我献出这么多呢?多到我承受不来。

Like dying in the sun

就像在阳光下死去,Kid, you died a beautiful death, saving us. 但其实根本没有什么阳光,而是战火,硝烟,满目苍夷,销熔铁甲。你就一直这样睁着眼,kid我知道你的不舍。

Will you hold on to me?

你就不能执着地抱紧我么?别离开,可以么。

I am feeling frail

我会觉得如此脆弱。

Will you hold on to me?

We will never fail…

是啊,你从来没拱火失败过。你没能看到我们的成功,是我辜负了你。但我不能再辜负你的死了。

I wanted to be so perfect you see…

你知道我想做到完美,我想让你return home with me in one piece

I wanted to be so perfect…

我想,做到完美….还有机会么?

4.习惯了你

 

四十五年前

Pietro走后的第一天,Clint回到自己的农庄。

凌晨的夜空是黎明之前最后的黑暗,却也是最寒冷,最阴暗的时间。

 

Clint把电视调到最大声,放的是一部战争片,带着尖顶头盔的德军举起机关枪不停地扫射,装子弹,扫射,装子弹,扫射。他是神盾的特工,是决不允许自己有任何恐惧的。

 

就这样看了一夜,从刚开始时自己内心的尖叫与嘶吼,像是浸在寒冷的一袭冰水中,黑暗无边。眼睁睁的看着他却什么都做不了。Pietro当时没合上的眼睛如同一潭死水直直地望着他,不带一丝情感却又包含了万世。

 

他,就是一个练过几年箭法的普通人,怎么值得这个有超能力的变种青年献出生命救他?

 

电视里的德军不停地说着德语,Clint耳边却只能听到那句嘲讽的“Old man” 和那句开幕,却也是谢幕的“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 同样的东欧口音,带着些许嘲笑。

 

就这样任由自己所称一个小团蜷缩在地毯上,忍受着机关枪声,承受着失去的痛苦与愧疚,直到凌晨时分麻痹了的神经,只能感到一阵急过的风与闪耀的银光。

 

 

四十五年后

我抱怨着Old man的老农舍简直要被风挂到了,难怪这么多年他一直有事儿没事儿地要重整这房子。我一直觉得是他找事儿,现在看来确实需要维修。

 

我依然会从这前不着村儿后不着店儿的地方跑个几分钟去给old man买小甜饼,Mrs. Field家的,八美元一大袋各种口味的。一直到现在,我还是把柜子填的满满的,他如果回来能立刻吃到。

 

我很想知道old man在我当年被所有人都认为死掉之后,他是怎么过来的。不,我宁愿是那个时候就失去了这一切。

 

那时没有他睡过的温热的床和现在每日清晨冰冷的右边。

那时没有他塞满了整个家的小甜饼和现在试图填补整个家的我。

那时没有我们一起建立的这个家。

那时没有每天来看我的鹰眼,没有那个天天斗嘴的Agent Barton。

 

他的最后两年过得时而清醒,我们都应该有心理准备了,而我却幼稚的宁愿相信这一天永远不会来。难怪会被叫了这么多年kid,看来还是我没准备好。

 

没准备好,面对失去你的那一天。

5.从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在汤上看到这么一段话: Most of the times, we misinterpret the unexpected and unbearablelove as loathing. 

大部分时候,我们把意外的,不可承受的爱,误解成厌恶。

 

Clint从医院出来时意外地被一群记者堵住了。

 

Kid恢复的很不错,虽然暂时还没醒吧,但是已经脱离危险期了。也对,Wanda最近忙着训练,两个大胸都拼着命的找另一半呢,恩,绿胖和冬兵。于是自己成了Shield唯一一个能被堵住的人。

 

“ Mr. Barton, 能不能说说Mr.Maximoff恢复的怎么样了?”

“他恢复的很好,功能会全部恢复的。耐心地等他转醒就好。”

“所以这次Quicksilver起死回生你们的关系怎么样?”

“呃,我的命是他救得,我想他会成为我的一部分吧。” 喔~记者一脸了然

“请问您是不是真的和Agent Romanoff在一起了呢?”

“怎么会?不是她,她没有和我在一起,她有其他人了。”记者一脸失落,却好像意识到好像挖到了更猛的料。

“所以说和您在一起的是?”

“是Ki…,哦我是说Quicksilver啊。”Clint一脸你废话的神情,刚刚他就是和Pietro那小孩儿在一起啊。

“您是指里面昏迷着的Mr.Maximoff?” 记者一脸惊呆,就差变紫了。

“当然,我如果是指另一个Mr.Maximoff - 的话我怕现在可能已经被X教授洗脑了吧。”Clint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选择了澄清。

“所以您和他的关系怎么样?”

“我能为他献出生命。能为他做一切。”他为了救我差点死了,我还有良心的。

“请问Shield能同意你们的这种关系么?”Clint心中默默地骂了句这记者傻逼吧。

“难道Shield会希望我们继续像以前一样打架么?就像,他直接把我撂倒?说实话今天我在这里就是应局长的要求的。”

“非常感谢您的时间,谢谢。”可算特么完事儿了,Clint心中又骂了一句。

 

第二天清晨局长一口咖啡喷满了一报纸。巨大的标题跃入目中“神盾特工鹰眼公开与新晋变种复仇者快银恋情– 已获神盾局长批准”

“Barton给我滚进来看你干的好事儿!”

6. 秘密

他们刚刚在一起之后,Clint曾和Pietro有个秘密的约定。

“我要是死了,拜托你帮我照顾Wanda好么?我救了你,你欠我的。”鹰眼自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Kid,我要是死了,我几乎敢肯定我会比你先变成死肉,帮我照顾我的三个孩子。”而快银也眼都不眨一下地答应了。我都能为你豁出命去,更何况只是照顾个孩子。

 

而其实,快银在受了四十多颗子弹之后刚刚醒来时,就留下了遗言以防万一。“Wanda,如果我走了,替我看好Old man,别让他自不量力地逞能。保证他的安全。”

7. 压箱底

很多年后,神盾有了自己的博物馆。玻璃做的展览柜中放着把紫色的弓,和曾经流行过的Adidas的运动鞋。

 

旁边的解说牌上写道:“第一代复仇者Barton特工– 鹰眼最常使用的武器。由其伴侣变种人 Pietro Maximoff捐赠。”

 

而底下,又附了一行小字“有些时候,任性的我们,拥有超能力的我们,都会需要平凡的鹰眼,尤其是我。”

8. 没能圆满的遗憾

在被扫射时,快银觉得圆满了,能以这么一种英勇无畏的方式迎接死亡,保护着他与怀里的孩子。唯一的遗憾是…没能多认识他一些。

 

最大的遗憾,是相吸却没能相守。

更大的遗憾,是相守却没能走到最后。

在中弹的那一瞬间,充满了遗憾吧。

9. 两个人的暗号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 

 

快银中弹那天,表白那天。

 

鹰眼与快银的初遇,答应表白那天。

 

甚至死亡都像玩笑一般,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 

10. 健忘症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最后得健忘症的那个并不是平时邋遢的kid,而是精确稳准的Old man。

 

“你不会再记得那个挡下四十多颗子弹的kid.

不会记得那句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

不会再想起自己是个多么平凡的英雄。

不会怀念即将离去的我。

不会因为失去而感到痛苦。

我甚至羡慕你。”

 

虽说有些伤感,却也成了两人之间的小情趣。

 

“嗯嗯,雷神第一次来地球的时候你差点儿射死他。

 

我当时能加入复联是因为你没错啊。

 

不,你一点儿也不爱吃甜饼,我不会去给你买了。

恩,你绝对举起来过雷神之锤。

 

肚子上的疤?什么疤?肯定不是我干的,根本看不出来啊,我都看了一辈子了。

 

不,你根本不认识什么黑寡妇,你没和她调过情,你一直都是我的。

 

Coulson? 不,你根本不认识这么个人。就算以前认识他也死了百八十年了。

 

还有,再说一遍,我根本不是什么kid,你记错了。你一直都是叫我Pietro的。

 

嗯,我明天会再跟你讲一遍的,现在睡觉去吧。”

 

END

 

头一次写,当练笔吧,多包涵。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