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锤基/贾尼】精神病院AU - 被精神病逼着…爱上

I 试读

白天是精神科医师,晚上在gay吧陪客。Loki用两根手指支着眼角,这绝对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两种职业。真可惜他两种都没干明白。

 

白天,同事给他的评价是最有病的医生。

 

晚上,客人给他的评价是最正经的男妓。

 

真棒是吧。

 

“快点儿吧你,今天有个重度抑郁症从急诊转过来,还有个大名鼎鼎的实习生今天入职。别跟个空心儿的瓷瓶儿似的杵在那儿,精神科最不需要易碎的花瓶了,有点儿用成么?”护士长Natasha像阵风似的跑了出去,也从不忘记讽刺两句Loki那苍白脆弱的面孔。

 

抑郁症患者– 同时也是Loki曾经晚上的同事,Clint – 此时已经清醒了,第一句就问Loki:“为什么我吞了三百颗安眠药都没死?而且还那么疼?”

 

Loki一边量着血压一边嘲讽地笑了笑,说:“别说三百粒,就是一千粒也死不了。吞安眠药自杀的那是上个世纪的事儿了,你是有多跟社会脱节了?自从有了BZD之后致死剂量和治疗剂量被拉开了,现在想死都得要专业知识,懂么?”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会去当男妓的都是被逼的– 被生活所逼,或是被人所逼。心理当然也没什么健康的,像Clint这种突然失业才去做男妓的当然接受不了这样的落差,得抑郁症很正常。Loki琢磨着得趁他病着的时候好好捉弄他一番。

 

这并不是Loki接的第一例安眠药自杀案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相反,比起有自杀倾向却又厌恶洗胃的抑郁症男妓,Loki更担忧的是即将到来的实习生。

 

Thor Odinson – 业界如雷贯耳的名字,他爹,Odin,垄断了整个制药业。像Loki这样的穷医生,永远都不会理解为什么Thor想要来当个精神科的实习医生。他们这个群体读书的时候聪明的像猴子一样,现在却干着牛一样的活儿,累的跟狗一样,却最后只能活的像猪。嗯,说白了精神科的医生– 畜生不如。

 

啧啧,Loki想,他就要见到比自己更有病的医生了。

 

而托晚班的福,Loki白天依然是受白眼的那个。有时候他真不明白为了这么点儿工资自己真的有必要把生命当成成本工作么?按照科里的规矩,这样的新手必须有老人带着入手。他有错儿你得兜着,给他擦屁股,却没钱拿。而这次的实习生又是这么个来头,打不得骂不得,就差得当成在索斯比拍下来的石像一样供着了。

 

两人的初见算不上愉快,当时刚好赶上Loki熟识的刑警Coulson送来了个犯人,或者说是病人吧。刑警刚走,Thor刚刚走进来,被送来的犯人就发威了,抄起椅子来砸铁门。男护士Jarvis扑上去试图制止他却被打了一脸血,Loki眼都不眨一下地撑住砸过来的椅子,然后轻轻一推就将犯人卡在了椅子的四条腿儿中间。那家伙一拳打在Loki脸上,Loki却只反手一扭将他的手扭到后背上,最后脚下使绊子把他掀翻在地。

 

Thor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低自己半头,瘦的像会被风卷走的青年撂倒了一个大汉。“傻看着什么呢?安定!”Loki看着金发闪耀的Thor像只笨狗一样杵在那儿就气不打一处来,不仅朝他吼道。而他并没意识到,有些时候笨一些的金毛至少比黑色的疯狗要好一些。

 

Thor则手忙脚乱地不知道该干什么。这些东西他没学过,没见过,也从来没觉得自己会干。在Natasha举着一只安定出现并且赏了Thor一记白眼之后,Loki态度极差却很严肃地对Thor说:“这才是现实,大少爷。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再决定吧。Be prepared”

 

然后就只剩下Thor与像死狗一样躺倒在地的犯人在病房里,半天缓不过来神,不知道该干嘛。

 

而这天还远远没有结束,Thor实习第一天得到的第一个任务是制止早上那个重度抑郁症的Clint跳楼。Jarvis去天台晾衣服的时候接了个紧急电话就出去接下一个精神病患者了,于是忘了关门。Thor是当时办公室里唯一一个读着患者资料的闲人,于是被送上了天台。而不知是Thor天生的好心肠,还是被三流电视剧洗脑了,一上天台就只会劝患者,不停地安慰着,劝导着,关怀着他,紧张的把学的那点专业知识全忘在狗肚子里了。而Clint却越走越远,似乎抬脚就会掉下去。

 

最终Loki爬了上来,先点了根儿烟,悠哉悠哉地骂了句Fuck,才说道:“怎么还不跳啊,你要是刚刚跳下去了,责任就全是他的。”说着他指向Thor,“你现在跳,责任就全是我的了,上次找死是缺乏专业知识,这次是还想把我拖累了是吧?缺德吧你就。”

 

他惬意地吐出口烟,飘散在蓝天中。Thor已经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看呆了,这样的生死关头还能有人如此淡定,慵懒却又优雅地享受着自己,欣赏着这一幕。虽然Thor在内心里承认当时自己心跳加速,也很喜欢像猫一样嘲讽的眼睛,却也想打Loki一拳。

 

“他都要去死了!你没看见么?!他要跳下去了,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可以?!” Thor死命的摇着Loki,而Loki继续吐着烟圈,漫不经心道:“因为这是个好地方,多舒服。还有,Bro,我既不瞎也不聋,当然知道他要干嘛。我们都会死,时间问题而已,你俩这么着急他妈有什么用啊。来一根么?”

 

Clint竟然点了点头,接过了烟,甚至还借了火儿。Thor张着嘴看着这一切,然后听Loki飘渺的声音解释着:“你听说过弗洛伊德么?死本能– 死亡其实也是有诱惑力的,我理解你。但是同样有生本能,所以像你这样的失败者,怎样都不会死的– 最后一秒你会因为惧怕而逃避死亡的,噢,所以你得想好咯什么姿势跳才能万无一失。”Loki的笑露出了满嘴的白牙,阴森森地带着几分恨意,分明他才像那个精神病病人吧。

 

他指着下面夹着根烟继续道:“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只是三楼,你在着陆的瞬间会紧紧地保护自己。肯定不会摔死,但估计会摔成瘫痪吧。Clint,咱们虽然认识挺久也一起干过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但让我从今天之后给你接一辈子的尿– 老子不干。”说罢Loki还配上了科科的两声冷笑。Thor看着他这副流氓一样欺负病人的样子,根本无法反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来从事的什么工作。

 

“所以我说,一,别跳。二,跳下去死的干干净净。我希望你能选择第二种,祝你好运。”Loki一把掐灭烟头甚至狠狠地用鞋底碾了两下,脸上的微笑却得体的甚至可以去参加婚礼。徒留下Thor与Clint在楼顶,大眼瞪小眼地目送他飘起的白色大褂。

 

当然Clint最后没死,而是颤抖着从天台的栏杆上爬了下来。从那时起,甚至更早,Thor就对Loki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但是Loki却明白,出不了今天,不,出不了下午,Thor就会落井下石。

 

快到傍晚的时候,与Nat和Jar草草地吃了口三明治后,Loki脱下了白色的衣衫与里面的细条领带,换上了一条紧包臀部的皮裤,带上耳钉抹上发胶和眼线,准备赶下一班。

 

Thor并不知道晚上的Loki,依旧如同早起一样的目瞪口呆看着自己领导用了一瞬从腼腆清澈的大学生模样变成了一副流氓德行。还有那条裤子,勾起了Thor的火儿,“他会被别人看个遍摸个遍的,这样不对,只能是我。”这样的想法虽然吓了Thor一跳,却已经制止不了他下一步的行动了。

 

Nat与Jar一脸了然地清理着盘子目送着Loki离开,科长虽然不认同,但也习惯了。唯独Thor直愣愣地挡在了路与Loki的中间。

 

“亲爱的,谁都爱扮演正义的万神之父开化堕落的邪神,但是Come on,开化完之后呢?你能每月供我五千美元我就在这儿陪你站一夜,十夜,一年都行。不能的话就滚,远远的。”此时Loki画着烟熏,比早起时更像失足的青年,一副仰着头耍混的样子让Thor想打掉他的下巴。

 

Thor无语,眼神却能将Loki烧出个洞来,石头一样的身躯慢慢移开。

 

Loki依旧笑得无暇,“谢谢。”

 

走远后Loki脸上的笑容瞬间碎裂。自怜自爱还是留给自己吧,旁人的怜悯就免了吧。

 

Loki走后Thor整晚都处于气愤却又无奈的沉默中,反而这却是一天中Nat和Jarvis唯一的娱乐活动时间– 八卦。

 

Nat咀嚼着超市里卖一块零九分十二片的土司吐槽道:“那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啊,哪儿有这样和想要自杀的病人闲聊然后怂恿人家跳楼的啊?”

 

Jarvis却淡定地玩弄着食物道:“其实还是有用的,Barton先生现在依然安稳地在病房里睡着。结果成功就够了。”

 

“其实今天还是得怪你,到底是个什么病人啊?J,你可是公认最好的护士,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让那小子跑上去的?”

 

Jarvis突然一僵,手中的面包啪叽一声掉在了盘子上,却又迅速地调整好自己。

不敢看Nat而垂下眼帘答道:“病人是个知名人士呗,被一群保镖押着签了保密协议。拜托,Stark工业的老大– Tony Stark来住院可是一辈子都碰不上一次的事儿啊。”说完干笑两声试图掩饰什么。

 

Nat并不知道Jarvis的过去,既然他不愿说实话她也不问,就像他们同样不会去问Loki的晚间工作一样。“所以那个老大到底什么病啊?今天Stark的股票跌没跌我是不是该趁低抄些进来?”

 

“创伤后应激障碍吧,有再体验和回避麻木症状。Stark工业的股票并没有下跌,不然你觉得我签的保密协议是干嘛用的?”

 

轮到Nat惊讶了,“怎么会呢?他怎么会经历什么创伤性事件呢?通常PTSD患者都是警察军人什么的,还真没见过哪家CEO会得这个。”

 

而Jar则陷入了自己的回忆里,暂停了对话。说不好是自责还是心疼,嘴里的便宜面包突然像莎草纸一样微涩。

 

因为,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Sir进到了这里来。

 

是因为自己没呆在sir的身边保护他所以才发生了这一切么?

 

得了吧J,快醒醒。他是万人追捧的Tony Stark,没了你又有什么区别?别在这儿自作多情了。

 

Nat看着对面的男人陇上一层淡金色 - 伤感,却又满是责任感。

 

TBC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再开个坑,文笔渣,ooc道歉。

专业上Psychology的小伙伴们请一定帮我找bug。


评论(2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