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锤基/贾尼】精神病院AU 2

II(新CP要加入豪华套餐惹)

Gay吧的表演七点半开始,通常午夜结束,因为这时台上跳舞或表演的男妓都有更棒的服务要做了。而Loki作为卖艺不卖身的典范,永远是跳到最后的人。

 

没人愿意承认自己身上有污点,茶花女不承认,玛拉不承认,贝隆夫人不承认,Loki又凭什么承认?有些时候,两种互不相容的东西是能共存的,比如Loki身上易碎的骄傲,和污浊的现实。

 

点歌,赔唱,伴舞,表演皆需付费,而为了百八十块钱Loki也会选择被男人在身上摸来摸去。两年前大学刚刚毕业的时候来这儿工作的时候,Loki时常流露出鄙夷的神色,却被讽刺为“婊子立牌坊”。

 

然而如果这种地方的生活一直四平八稳下去,才会奇怪吧。大约夜晚快要结束时,下起了倾盆的大雨,Loki卸下一脸的油腻,却一出门就被一群武夫逼到一角。眼前不需戴眼镜都是真枪实弹的3D,不用问,又是平日里在这片儿混的流氓们打群架呢。眼前刀片,铁棍齐舞,然而Loki瘦弱的身躯也不是食素的,精神病见多了也会滋生出一颗不畏强梁的坚硬心脏。

 

而一切不能遂愿,等着看好戏时却被一双有力的手从人群中半抱半拉了出来,Loki的侧脸刚好贴上他的胸膛,甚至能听清心脏的强烈跳动。幽暗的路灯下与人群的混乱中,只能看到一头深色的金发。有那么一秒,Loki想哭,想哭诉这么多年的委屈,总算有人愿意把他从泥潭拖出来了。还有那么一秒,Loki以为是今天下午阻拦自己的Thor。

 

冷静下来后,Loki看着面前并不眼熟的人,第一反应是又遇到一纨袴膏粱,这种人他玩儿不起。于是公事公办道:“先生,现在营业时间已经过了,而且我也不在外面办公,找我明天再来吧。”说罢转身走去,所谓百炼成金。

 

“等等,我不是来….呃,找你办业务的。”

 

也对,Loki用眼神上下其手对他摸了个遍,高领毛衣与皮衣,大半夜却带着遮住半张脸的墨镜– 若非变态,便是盲人。明明善意的咧嘴一笑却莫名的像来报复社会的。

 

“我是来找人的。”

 

“前面左拐,公安局。不送。”

 

>>>> 

 

第二天发生的事则更令人人心惶惶。只是事多如沙,真正在意的怕也没有几个。

 

电脑上滚动的新闻播报着“吸血鬼连环杀人抛尸事件”,手法凶残程度依次递增。和上次相似的男裸尸,内脏与眼珠全被掏空。其实没心没肺,眼不看心不烦,这才是做到了真正的解脱,Loki想着。掐着时间,刑警Coulson快该找上门来做心理侧写了。

 

然而推门而入的并非意料之中的秃顶警官,而是明显熬了一夜的Jarvis。通红的眼眶,与布满了血丝的眼球,很难不把他与“吸血鬼杀手”联系在一起。

 

“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一脸虚弱的样子。”Loki满脸贱兮兮的笑,直让Thor觉得恶心。那张脸真的很欠揍,尤其是配上这种笑容的时候。

 

“我想拜托你件事。”Jarvis的声音却异常的平静,压抑着一丝颤抖。“PTSD…一大症状就是回避和麻木,Tony Stark…他,好像心因性失忆了– 他选择性遗忘了许多事,甚至不能回忆起与创伤有关的任何细节。但是昨天晚上他…经历了再体验,好像在梦中一直反复经历创伤性事件一样。”

 

“所以你要我怎么做?而且你又是怎么知道他…遗忘了许多事?”Loki其实已经很明白Jarvis要让他做什么了,但是这样铤而走险的事– 他宁愿装傻。

 

“催眠。那是恢复记忆的唯一办法,也是让他走出魔怔的唯一办法。你是咱们科唯一一个拥有WMECC催眠治疗师资格证的人,求你了。”这次轮到Loki惊讶了,平时冷淡到绝对零度的J,竟然也会有开口求人的时候。

 

“不,催眠不是儿戏,滥用的后果极其可怕,我不管你和Mr. Stark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你要明白后果– 这是你我都担待不起的责任。他有可能会开始出现幻觉和妄想,不到最后我不想用这么极端的手段。夜里他睡不好的话,试试用镇静剂吧。”最后Loki的语气还是软了下来,毕竟这不难看出来,就连弗洛伊德都无法解释清楚的爱情,谁又能怨J呢?

 

Jarvis苍白的嘴角硬挤出一缕哀伤的微笑,道:“或许,他忘了我也是好事儿吧,或许有一天,我也会顶不住,离开这儿的。”

 

两人同时沉默了,他们看到了彼此的苦楚,彼此的缄默。这个行业的危险,与畸形爱恋的危险。

 

Coulson的破门而入打破了两人的伤感,大吼着:“昨天晚上又抛尸了!五个月!又一起抛尸案!”

 

“怎么?又来找我做侧写了?你们那儿的警探就那么差啊。外面的,想听就进来吧,鬼鬼祟祟的做什么?”说着,Thor一脸不好意思的挪了进来,不知自己其实早已被识破。而J则趁机离开了。

 

Loki侧坐在椅子上,脚搁在办公桌上,依旧叼着根儿烟,怎么看怎么像流氓。然而Thor却不敢相信刚刚自己竟然担心了一下这个流氓,昨天晚上…他去的地方本来就…危险…还那么晚…而且还有抛尸和连环杀人这么血腥的事。

 

“大约五个月前,城郊东边我们发现了第一俱男裸尸,颈动脉处有两颗牙印,还有满身的网状划痕,流言大多猜测是“吸血鬼”,尸检也发现那人的血都被放干了。当时几乎所有人都信了是“吸血鬼”,而这桩案子依旧是悬案,现在都差不多小半年过去了,恐慌才平息下来,没想到昨天夜里又发生了一起抛尸。”Coulson与Loki面对面捋着各自本就已经后退的发际线。Thor记得,当时哥特式的各种装饰品– 十字架,银弹,圣水,突然大受欢迎,传说“吸血鬼”形如鬼魅,青面獠牙,却又怎会有人性来的诡异莫测。

 

“凶手应该会再次犯案,他智商不低,看死者的伤痕他应该长久以来一直压抑着愤怒,甚至有反社会人格的特征呈现出来。”Loki的声音变得亢奋起来,甚至有些激动。

 

“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并没有这些伤痕,而他变得越来越兴奋起来,甚至是在泄欲,杀一个是死罪,杀十个也是死罪,他越来越从容,越来越娴熟。

 

他应该是近期受过什么刺激,失业,丧失伴侣,灾难,让他彻底爆发了,不然他还能压制他的反社会人格更久一些。”

 

Thor咽了一口唾沫,“Loki,你没事儿吧?你也太…投入了点儿。”

 

“想抓住凶手,就得像他们一样思考,你懂什么?”Loki其实曾经是警察局最好的心理侧写师,只是后来生活翻天覆地,才做了精神科医师,而这些苦楚只能用自己尖利的舌头掩盖。

 

Coulson干笑几声,道:“我等案发现场细节记录整理好了发给你一份,你试着分析分析…”

 

而话音未落,一个穿着滑稽的印花衬衫,留着炸起来卷发的小个子病人突然硬闯了进来,直接朝着Loki动起手来,大喊着:“你就是凶手!你就是抛尸的凶手!这间医院是一家生化研究中心,利用我们做实验!抛尸案不过是他们实验后的废弃尸体而已…”Thor站在他俩中间,生擒住了男人。


千万不能反驳这种偏执型精神病人,因为小心,说不定下一秒你自己就被他们的妄想劝服了。

 

Nat风风火火地从后面追了进来,喊了一声:“Charles,该吃药了你不吃,是不是想打一针啊?”

 

TBC

 

愈发的丧病了,文笔渣道歉,案件叙事不清道歉,ooc道歉。有bug请指出。

新cp要上线了呢,很好猜的对吧:D(关于金发– 完全是我瞎编的)

每个人背后都有故事 - 万一填不完怎么办-.-#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