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亚梅0513】卡梅洛特暗恋指南

亚瑟·钢笔龙著


写在前面:无滚,大约就是亚瑟没死归来之后梅子误以为亚瑟还是厌恶魔法,厌恶他,而亚瑟误以为....

 

国王为数不多的著作,你就说买不买吧?!

 

楔子

 

好吧,写书这种事儿真不像我干的,通常这种磨磨唧唧的事情都被我留给梅林干了。

 

是的,我现在还能坐在这儿耐心地一笔一划地教导你如何发现暗恋自己的人,就说明,我并没死在阿瓦隆。我当时确实死了,但就只有那么一小会儿。我被发上那艘小船之后梅林那个笨蛋就走了!就!抛下我!走了!

 

当然,必须得承认,听到他哭还蛮荣幸的。虽然这个智障从来就不听我的话,我跟他说得那么明白,没人值得他的眼泪,就连我,都配不上。不过,说真的,如果你能纵容一个不听你话的男仆那么久,十有八九是因为你脾气太好

 

他转身离开后不久,嘿,芙蕾雅和基拉哈就回来了。我都还没感到尸僵呢,他们就回来看我,是不是也太敬业了点?基哈拉一巴掌把我扇了起来,说睡你麻痹啊,起来嗨。我都已经是死人了,能不能稍微尊重点。

 

好吧,其实龙息剑的伤口并不是不能治愈,龙息本来就是基拉哈的口臭,只要他愿意解,随时随地的事儿。那刚刚梅林在的时候他为什么不解?!现在我要在没有男仆的情况下徒步走回卡梅洛特么?

 

基拉哈解释是因为他刚刚的预言- “阿尔比恩再次陷入险境时,你就会再次崛起。”

 

芙蕾雅替他继续道,“梅林,额,可能是太激动,或者是知道这个预言所以故意想试试?总之他现在已经在炸掉卡梅洛特的路上了,你最好赶紧地给我起来,去制止你的男。。。仆。”

 

基拉哈憋着笑“小法师就是激我们而已….”他还没嘲笑完梅林雷就劈了下来,“你还是快点儿起来走吧,再多呆一会儿,就真的是险境了。”

 

喔,所以还真是我男仆救了我一命,因为他就是险境。还有,像基拉哈这样的就是典型的装逼遭雷劈。

 

 

1.

想要确定一个人是不是暗恋你:记住第一条,他一定总是欲言又止,而且不敢直视你,每次和你说话耳尖儿都会变得粉红。

 

因为他抑制不住地想要告白。

 

总之,我找到梅林时,我的天啊,他正像个小姑娘一样哭天抹地的。

 

我那天总算明白为什么他总是带着个愚蠢的口水兜了,而且还是个天煞的·挡住他极具诱惑力锁骨·的愚蠢口水兜。他抱着膝盖坐在湖边的草地上攥着他的口水兜擦眼泪,背影单薄,一抖一抖地抽噎着。最后几乎伏在地上干呕,我真是害怕他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但是又一时玩儿心大起,想吓吓他。“咳咳,梅林。”

 

他好像僵住了,但是又像没听到一样哭得更喘不上气了。

 

“喂,你的两天假期被我征用了。”

 

他像是看到鬼一样慢慢转头,看到我的时候惊悚的说不出话来。好吧,我知道我皮相不差,但是认识这么多年了他现在才感到惊喜不觉得太晚了么?

 

“梅林,真是个彻底的白痴啊,刚分开多久就不认识我了?我要是真死了,你肯定两天就把我忘了。”我提着嗓子抱怨道,但其实并不是很介意。

 

他飞奔着扑到我肚子上,发现伤口真的没了,然后把我搂到他怀里,扁着嘴又哭了出来。

 

“亚瑟….”他带着些哭腔,一直重复着我的名字。耳朵粉粉的,声音糯糯的。我看到这么羞涩的梅林,为我哭泣着的梅林,趴在我怀抱中的梅林,感觉像脑子里什么炸开了一样,他…其实很喜欢我的,不是么?我开窍了。

 

那是,我对自己的魅力一向很有自信。我的死亡刺激到了他,他总算意识到自己对我的…感情了?

 

他以前总说他在保护我。

 

他不喜欢米西恩。

 

他刚刚哭得那么凶。

 

他甚至差点替我死过几次。

 

他说过,要做我的男仆,直到死亡。

 

我盯着他粉红色的耳朵,好像知道了答案。他其实一直暗恋我啊!

 

不过表白这种事怎么会适合梅林这个小白痴干,于是我为了制止他,又把他的小黑脑袋揉到了怀里,“怎么样,感觉好多了吧?”

 

他仿佛鼓起很大的勇气一样,“亚瑟,虽然你是刚刚死了回来,但是,我还是想跟你说….”

 

我开始纠结,该怎么跟他解释我喜欢女人。

 

但我也很喜欢他啊,该不该拒绝?

 

还是该和男人试一试?

 

“亚瑟!你听没听到我刚刚说什么!”

 

“好吧。”我如果要是拒绝了他,肯定连朋友都当不成了,于是咬咬牙,先假装接受他吧。

 

“耶!亚瑟我就知道你够朋友!准了我七天的假!竟然准了我七天!”

 

好吧,可能第一条,并不是那么管用,但毕竟只是第一条嘛。

 

2. 

                  

 暗恋迹象第二条:就是他在你身旁时总是提心吊胆的,因为他害怕被你发现!

 

有基拉哈捎我们一程,很快就回到了卡梅洛特,梅林一路上很是高兴,但是就是跟从前不一样了。我坐在基拉哈的鳞片上,也想张开双手试试,但是没能保持平衡差点掉了下去。

 

 还好梅林拉住了我的裤子。不过真是够丢人的,看他憋笑的样子就….令人生气。

 

 他一开口我就知道又是要嘲笑我- 菜头或是皇家白痴。于是我抢占了先机,摆出一副沉默又好笑的样子瞪着他,要是在平时这家伙一定会想说什么说什么的继续下去,压根不会把我的怒火放在眼里。

 

然而今天,他沉默了。他像是陡然惊醒一样,或是被我吓退,低下头把话咽回了肚子里。他攥着龙甲的手有些颤抖,再也不肯看我一眼。

 

 我仔细思考,到底又哪儿得罪他了,难道是死前让他抱我,他大吼“STAY WITH ME” 现在不好意思害羞了?

 

 嗯,一定是这样的。暗恋的人,最容易脸红心跳不好意思了。

 

  所以为了安慰他,让他别觉得那么尴尬,我故作镇定地说,“刚刚的拥抱,你别想多啊。”

 

 然后他似乎眼眶又红了,给我只留下了个背影。

 

 得承认,我已经开始想念这个傻子的聒噪了。

 

3. 

                  

嘿,你还是有耐心看下去的吧。你的国王跟你说:第三条肯定有道理!

 

暗恋你的人,总是会喜欢粘着你,能在你身边就很满足了。所以如果有人连休假的时候都离不开你,肯定是暗恋你的!

 

 我回来之后没来得及洗手,就签发了解禁魔法的政策,莱昂和杰弗里一脸不满地看着我在乳白色的皮卷上留下了泥指印。

 

民众受过多年洗脑之后肯定不能理解魔法的用途,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跟他们承认:没有魔法他们的国王活不过二十岁。好吧,这有损我的威仪,但是我好歹诚实啊。

 

我正打算去洗手,梅林就背着行囊出现了,说要远行一趟。

 

“你打算去哪儿啊?七天假期都要出去啊,走不远的。”我努力表现出体贴的样子,但是抑制不住地欣喜,想告诉他,我兑现了我的诺言:做你自己,梅林。

 

“芙蕾雅没跟你说么?我差点儿制造出一个险境,现在得去解决啊。还不都是因为你。”

 

 哦,所以他特地来跟我道别,一定是想让我。埋怨的语气分明是想让我跟他一起去收拾他的烂摊子,对吧?

                  

“那你什么时候上路啊?就只背一个小包走么?”

 

 他一脸悲痛又恐慌地看着我,“难道你要我带走我所有的东西么?”

 

这人这么多年,脑子是被僵尸吃了么?“你背这么一个小包,带的粮食都不够我吃一顿的。”

                  

“我又吃不了那么多…谁像你一样吃那么多啊…那我走了啊。”

 

他磨磨唧唧地往门外走去,一步一回头完全不为过,得了,他这么着急拉着我一起去,我也别洗手了。

 

“走啊,愣着干嘛,给我备马,多准备点儿吃的,哦对了,我身上的锁子甲你都没清洗呢。”

 

看吧,他确实很粘我的。门外的莱昂和杰弗里脸上都浮现了一抹了然的微笑。

 

4. 

 

第四条!务必谨记!如果他突然性格有了极大的变化,或者精神貌似不太正常,尤其是在你面前,那么他一定是非常重视你的。

 

当然了,这一条应用起来很有难度- 尤其是当这个人一直很不正常的时候。而且还是个酒鬼,异装癖,膀胱有问题的那种。

 

一路上梅林沉默得有些诡异,我一个劲儿地想逗他说点什么。“所以,你能制造出什么险境啊,就凭你?”

 

梅林显得比平日更加苍白,有些紧张地说:“我是谁,干过什么,你都知道了啊。”

 

我点头赞成。这个傻瓜,能干出来的事儿我肯定也能替他兜着。

 

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认为自己应该反省一下过于自大这个人格缺陷的时刻。

 

那个瘦弱,苍白,长着一双能抓蝴蝶的耳朵,眼睛里有大海,以及神似驴脸的少年,竟然,召唤了有史以来最庞大的骷髅死灵军队。

 

我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愤怒:“梅林,你怎么能这么做呢?虽然你会魔法,但是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善良忠诚的人。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死多少人。”

 

其实我是想说,你知不知道这么多骷髅兵,最勇敢的骑士,最善战的国王- 我,都杀不完,怎么帮他?但是这样说多么掉价啊。

 

他又一次被我吼得陷入沉默,像吓傻了一样,不敢看我。

 

然后他突然爆发了。对,像沉睡了百年的休眠火山一样。“因为我以为你死了啊,我的命运,都死了,你让我像正常人一样,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生活么?我是会魔法,所以我为什么不能用魔法让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去死或者让你在险境中重生呢?”

 

我有些恐惧地看着他,我作为一国之君,竟然会担忧一个男仆的精神健康问题。回去得跟盖乌斯谈谈,怎么治这种创伤后应激。

 

哎,等等,他刚刚是不是在告白?

 

TBC or not

 

入坑的第一个513,献给诸位船友们。今天收到的刀子有点儿多,希望最后的这点儿糖能治愈一下!文笔渣,不成敬意。


评论(8)
热度(216)
  1. 西出云岫AnthonyField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