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亚梅亚】卡梅洛特暗恋指南4

我觉得我越写越梅亚了╮(╯▽╰)╭可咋办呢?

前文请戳:

【亚梅0513】卡梅洛特暗恋指南

【亚梅】卡梅洛特暗恋指南2

【亚梅】卡梅洛特暗恋指南3

前情:

写在前面:无滚,大约就是亚瑟没死归来之后梅子误以为亚瑟还是厌恶魔法,不能原谅他,而亚瑟误以为... 

后来梅林误以为自己会杀了亚瑟,而亚瑟误以为梅林要私奔... 

所以我们得想办法解除“误以为”是吧...


“梅林,你觉得米西安殿下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挺好啊,她不用我搬行李,不用我整理床,总之挺好的啊。”

 

“我是说,她来做卡梅洛特的王后,你觉得怎么样?”

 

然后我只听见洗澡水“刷拉”地洒了一地。

 

 

11. 

 

我扭头去看梅林没出什么事儿吧,不过说实话这家伙也笨手笨脚的快十年了,我都习惯了。

 

他蹲在水桶旁边,背对着我,双肩抽动着,我仿佛又看到了湖边那个哭泣的,弱小无助的梅林。他真的对我找王后的事那么介意么?

 

我几乎没有思考地冲到他身边,搭住他的肩想安慰他。而这时我才看到他的正脸。

 

他笑得见牙不见眼,直不起腰来所以才蹲下的。“哈哈哈哈,菜头,说真的,你前两天才说像是和快递上床一样!”

 

我气不打一处来,竟然被他嘲笑了“只许你放火不许我点灯啊?你是有芙蕾雅了,你要和她双宿双飞了,你要享受幸福生活去了,你走了之后我也得找个人替代你啊,所以我得赶紧找个王…后啊”我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在说什么。

 

我自己都能感受到我几乎从头烧到了脚,我能想象出来自己尴尬到头发都着火了。我在隐喻什么?梅林的离开要用王后来替代?那他…那他一直以来,他扮演的… 他对于我来说是… 我… 我极为慌乱,而且刚刚为了洗澡脱得只剩一条小内裤,我… 喔天,梅林干的好事。

 

而梅林似乎一点也没意识到我的无措,而是特别惊讶地看着我“我和芙蕾雅?谁…我… 谁说的…芙蕾雅…我们什么都不是…好吧我们以前… 不过那是在她死之前了…她…都死了… 怎么可能,亚瑟我怎么会离开你呢?你在说什么?亚瑟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知道了什么?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没有,没… 真的没有… ”他急的满脸涨红,粉嫩的颜色蔓延到他的耳朵尖,忙着转移话题,“倒是你,你不是一直崇尚真爱至上么?怎么?现在为了政治利益也要妥协了?”

 

“所以… 你和芙蕾雅… 真的没什么?你真的不会走?”我慢慢靠近他,感受着他真实的体温,真实的存在。

 

梅林似乎哭笑不得,“我跟她?能去哪儿啊?阿瓦隆湖底?虽然我知道我人见人爱她一定想带我走,她又那么善良那么需要我保护,而你又这么自大混蛋,但我觉得还是不要去给她添麻烦了,还是在这儿取笑你吧。”

 

他不走。他真的不走。我激动得想吸吸鼻子,想搂住他,感受最真实的他的存在,他是目前为止唯一没有抛下我而去的人。而又意识到他刚刚是怎么诋毁他的国王的,反手拿起肥皂扔到了他头上。

 

我愉悦地跳进木桶里,准备享受一个“得知梅林不走”之后的幸福热水澡时,这小子竟然突然跑了回来为了报复我把我给摁倒水下去了,然后大笑着跑走了。

 

“噗,咳咳,噗~”我一个打挺坐了起来想去捉住他,好好罚一罚他,但是突然想到了个更好的主意吓吓梅林。我假装在木桶中溺水了,剧烈地咳嗽了两声,听上去像是呛了水,又沉了下去。

 

我听不到外面的声音,有种…耳朵和脑子都进水了的感觉。我闭着眼睛,想就这样任性一回,任由温暖的水没过我,等待着梅林全心的关怀。我享受那种感觉,那种他的眼睛里只反射着我的感觉。

 

紧接着我就感到了一双纤细却有力的手,那双手一次又一次地将我拉出险境,拉出低谷。

 

我贪恋那种温暖。那种强劲。那种‘只属于我’的感觉。

 

梅林叽咕叽咕地说了一串古英语,我以为我得配合着他的咒语醒过来,但是念完咒语并没有我意料中的魔法。梅林大声喘息着,跪在我身边,他摁着我的腹腔,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我的名字,然后…

 

我感到有什么东西覆上了我的嘴,往里吹着气…梅林在亲我。

 

我吓了一大跳,惊得一下坐了起来,梅林的脸上全是泪痕,一时没有反应,我以为他会很生气,他有权力如此。我想揽过他来安慰,而他却先搂住了我,“亚瑟,我…”

 

然后他就惊慌着,跑远了。

 

12. 

你的国王对这件事已经失去判断能力了,可能你之所以需要这本指南,也是像我一样,因为暗恋这件事如此令人困惑。你买了这本书,看了这本书,花了钱,浪费了时间,然而你的国王并没能给你什么好建议,我很抱歉。真心实意地。

 

 第二天早上并不是梅林来叫我起床的,这样可能对我们都好吧… 毕竟昨天晚上… 呃… 我忘不了唇对唇的那种感觉,柔软,而又带着他的体温… 真的。

 

我对索菲亚有过… 感觉,后来的薇薇安,但那都是有魔法加持,梅林… 这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乔治早上叫起来了我,说米西安殿下想邀请我一起吃早饭。梅林没出现。

 

我说好啊。梅林没出现。

 

米西安依然那么迷人,那么会讲俏皮话,乔治的早餐也准备得还是那么丰盛,天气晴朗,绝对适合游览卡梅洛特。但是梅林没出现。

 

我想这也很正常,毕竟昨晚的尴尬想让我俩这么快就淡忘,还是有难度的。时间,时间能让一切回归正常,反正过不了一段时间我就又得回归早餐简陋,梅林偷懒的正常生活。

 

“陛下,陛下?您在听我讲么?”米西安侧骑着马,一脸探究地看着我。

 

“真是不好意思我的殿下,您可不可以再重复一下?我担心我刚刚… 在思考别的。”

 

“没事,我是说,比起游览,我觉得还是狩猎更有趣一些。还有陛下恕我冒昧,您刚刚在想什么?那么痴迷?”

 

“喔不是什么大事,在想我该如何管理手下的人,好啊,正好我也很喜爱狩猎,不如明天一早让梅林准备好东西和兵器。”我笑笑,真是不好意思,我和梅林好像,或许,貌似,接吻了,而我一早上都不停地在想他。

 

然后一个可怕的想法击中了我。我们来理一理到目前为止发生了什么:梅林以为我死了,我误以为梅林暗恋我,我以为他告白了,我以为他和芙蕾雅有点什么,我很害怕他也要离开我,然后我竟然准备找个王后来代替他。

 

所以,他妈到头来,这本指南也并没有什么错啊!

 

是我一直在喜欢他?!不是么?!

 

然而生活从来不会让你沉迷于自己的小情小爱中的,没人给你那个时间的。所以你最好也省省吧。

 

我们,竟然在上城区,见到了如此,残暴的,非人类的一面。

 

几个所谓的贵族,在动私刑。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而梅林,拼死了想拦住他们,却被打倒在地。

 

13

我其实在最开始很想把这本指南写成傻白甜的。他喜欢我,我喜欢他,我们更加深入接触对方,我们更喜欢对方了,然后BOOM - 我们明年都能抱上好几个孩子了。

 

我以为,魔法合法化,就能一下解决我们之间所有的问题,能抹除一切的不平等。

 

但是我好像也明白了为什么大多数人不喜欢看傻白甜的故事,因为生活他妈从来不是什么傻白甜。你让一群生活在真实社会里的人看傻白甜?他们真没揍你么?

 

我把缰绳交给乔治, 冲上前去,“梅林,梅林?嘿,你还好么?”

 

他躺在地上,鲜红的血在他脸上显得刺眼。“梅林,听得到我么?梅林?”

 

背景里的贵族们看到我稍微有所收敛,但是那个十五六岁的男孩恐怕是救不回来了。他们依然喧闹着,“陛下,您不能就这么允许魔法啊,魔法带来的只有不公!对我们普通人的不公!您忘记了几十年前的大清洗么?魔法是危害啊。”

 

他们还是‘文明人’呢,竟然蛮烈到会举着火把,又唱又跳的,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动手。

 

“乔治,你能不能先护送米西安殿下回城堡,顺便通知盖乌斯和骑士团过来接应?”

 

“好的陛下”

 

我托着梅林的脖子,不知道他到底伤在哪里了,但是应该也是被这群暴徒给打了吧。“傻子,这个时候怎么不用魔法了?”他会没事的,对吧?

 

他半睁开眼睛看了看我,认出我是谁之后一个劲儿地让我离开,“亚瑟,快走,说真的你不知道他们的手段什么样。”

 

他靠在我身上,我没意识到这个姿势有什么不对,然而后面的‘贵族们’大喊大叫起来,“就是他!就是那个巫师!一定是他对国王做了什么,才让国王失去了判断能力!看他还躺在国王怀里!杀了那个蛊惑人心的魔鬼!”

 

“亚瑟快走,我有魔法,我对付的了他们的,你在这儿才会拖累我的。”我会用奄奄一息来形容梅林,还对付他们呢。

 

“嘘,梅林,他们是冲着你来的,你用你的魔法保护了我十年,现在该换你的国王来保护你了。”

 

他们举着长矛火把,鞭子和泛红的铁链,我将梅林背在身后。

 

举起长剑,准备为之一战。


TBC


这篇的本意是在513那天大家都在捅刀时想甜一点,但是后来发现,那样写下去对不起所有人的智商...但是现在我也写到了我有点力不从心的一个阶段,不过应该快要把这个坑填上了~ 


今天的NYCC祝愉快


明天要上班上学啦~



评论(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