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亚梅】卡梅洛特暗恋指南5

前情请戳:

【亚梅0513】卡梅洛特暗恋指南

【亚梅】卡梅洛特暗恋指南2

【亚梅】卡梅洛特暗恋指南3

【亚梅亚】卡梅洛特暗恋指南4

大约就是... 一个误会接着一个误会的故事,这章亚瑟又开始重拾“暗恋”的希望,但是梅子将会有大危机的嘿嘿嘿


14. 

 

    好吧,这么久都没写出来一章,因为最近都在处理内政了,哪儿有时间想暗恋的事儿啊。

 

    那天其实所谓的贵族们,他们对王权还是有一定的忌惮的,并不敢真正动手。况且盖乌斯和骑士团们也很快就赶到了。

 

    帕西让梅林躺在自己怀里,向城堡走去时,但是走了两步就意识到了什么不对的样子,把梅林塞回到了我怀里。

 

    天呐这人这些年都吃了什么?以前还能直接扛起来现在怎么这么沉了?难道是我真的老了?还没到中年呢就连男仆都抱不起来了?(不过话说公主抱男仆真的是必修么?- 米西安注*)我憋红了脸,将他抱到马上。然后我牵着马,往卡梅洛特走去。

 

    莱昂和芙蕾雅也在后面一脸指责地看着我,好像在说,我没保护好梅林一样。

 

    盖乌斯甚至都没看我一眼。

 

    所以现在不管梅林发生什么都成我的锅了么?!

 

    骑士团的其他人背着那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脸上带着明显的别扭,是啊,他毕竟是个法师。现在我不仅埋怨起父亲,当年的洗脑教育完成得太成功我现在根本就不可能一下子改变所有人的想法。

 

    还是得靠梅林,让他用魔法就几次人命给大家看看,他们就能明白了,我这样想着,觉得并没什么是解决不了的。

 

    回到了盖乌斯的药房,梅林和那个少年都被安置在了桌子上,盖乌斯的大小眼越来越明显,我不禁出声问道:“很难办么?”

 

  “您会在意么?”盖乌斯反问道。

 

    我有些恼火,我当然在意。但更恼火的是,梅林既然要去救这个少年,为什么不和我说呢。

 

    然后盖乌斯开始忙到起来,我无法与他争执,芙蕾雅为他打下手,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莱昂跟着我一起出来了,对我摇了摇头。

 

    “陛下,别怪盖乌斯和芙蕾雅,他们也是担心梅林。”莱昂将手搭在我的肩上,像骑士那样安慰我。

 

    “我知道,但是我在想当时这么急忙的颁发新法律,是不是错误的。”

 

    “陛下,时间,这个社会需要时间来适应的。”

 

    我最终还是决定回到了盖乌斯的房间,芙蕾雅已经不在了,可能已经去睡觉了吧。梅林睡着在客厅里一张临时的大床上,脑袋后面贴着一块儿纱布。

 

    盖乌斯在收拾桌子上的东西。看见我进来我以为他会出言阻止。但是他竟然说:“陛下,我道歉,我以为梅林会和您说这些事情呢,没想到您也不知道。”

 

    “其实我最恼火的也是这点,他为什么不跟我说。”

 

    盖乌斯又是永远的那句:“梅林也有他的苦衷的。”然后向颔首,回到梅林以前的卧房里休息去了。留下我,梅林,和那个少年

 

    我又开始开小差,是不是真的该去拜拜什么神一类的,才能让我们不那么多灾多难。

 

    不,那种“你不归顺就预言你会死的教”,还是算了吧。一切都能靠自己的,没信他们我不是也没死么?(That is not true – Freya*)

 

    我坐着无聊,这俩人也都不醒,但是我发现我并不想离开梅林。准确的说,是睡着的梅林看上去很好玩儿。我找了根儿盖乌斯的羽毛笔,在梅林的纱布上轻轻地画了一个巨大的笑脸,再给它画上王冠。然后… 我就这样看着他。

 

    “咳咳,你就差在埃莫瑞斯头上写“归亚瑟所有了”,放心,你不写我们也知道的。”少年醒过来之后竟然就开始嘲笑我,知不知道当时是谁救得他?!

 

    现在的年轻人啊~ 以前总听盖乌斯这么感叹,现在也要轮到我了。

 

    “卡梅洛特一切都是我的,小子,我是你的国王。”我故作严肃深沉地说道。

 

    “啊哈哈哈哈,国王可能拥有卡梅洛特,但是亚瑟只有埃莫瑞斯。”

 

    我朝他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儿,所以德鲁伊人啊,魔法师啊,什么古教啊,预言啊,都喜欢这样讲话是么?

 

    “话说你画的小人儿还真像你,看那一脸…的笑。”哎,贵族都会忌讳的王权到了年轻一辈这里一点儿用都没了啊。

 

    “喝水吧你,堵住你的嘴。”我很不情愿地起身倒了杯水给他,但是堵住他的嘴怎么都成。

 

    喝完水的少年更是开始叽叽喳喳起来,讲埃莫瑞斯在他们族人中是怎么被崇拜的,讲自己是怎么从小立志成为下一位埃莫瑞斯的,讲自己有多感谢埃莫瑞斯这次救他。

 

    嗯嗯,听梅林被夸奖我很受用。呵,老子看上的人,天下第一好么,还用你说?(这句真尼玛中二- 米西安*)(附议- 芙蕾雅*)

 

15. 

 

    我被一连串的叽叽喳喳声吵醒了。是梅林和昨天的少年压低了声音在说话,而我躺在昨天梅林的床上。等等,躺在,梅林的床上?躺在我给梅林买的床上?

 

    其实这要是在以前好像也没什么,但是自从… 哦天,自从这一系列的尴尬事件之后我真的不认为没什么了。所以… 这就是传说中的暗恋?这种,把所有事都看大的感觉?

 

    我翻了个身,继续装睡,想听听梅林和他的迷弟会在讲什么。

 

    “埃莫瑞斯,他真的很在乎你的,你怎么就不敢跟他说呢?”

 

    梅林并没有回答。所以… 这是什么意思?他…也还是太羞涩了不敢跟我说喜欢我?好吧,亚瑟,像个汉子一样,你应该主动些。

 

    梅林并没有回答,但噗呲笑了一下。

 

    “你真的应该告诉亚瑟的,隐瞒只会将对方越推越远。”少年劝起人,牵起线儿来,丝毫不手软啊,比起盖乌斯这把年纪的老人做得都要游刃有余。

 

    “是为了德鲁伊人呐,我有什么不敢跟亚瑟说的?得了吧,都认识他这么久了什么事儿没一起干过,还不敢跟他说?!但是为了你们我不能跟他说啊。”哈哈哈,就是说嘛,刚认识不久的时候这家伙就叫我傻蛋,他有什么不敢的?

 

    “为了我们?埃莫瑞斯明明是你自己胆怯了,别让我们背锅好么?”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因为德鲁伊人梅林就不敢跟我表白?我翻了个身儿,果然啊。这么多年的大清洗,这么多年对德鲁伊人的迫害,我确实不该再妄想得到梅林的原谅。

 

    他这么多年的隐忍和失去,我不知道该怎么补偿。

 

    我又翻了个身,决定起床。

 

    “哇喔,今天竟然没叫你就起来了?有什么大事儿要发生么?”梅林一脸揶揄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愧疚,想知道这些年看着我们杀了一个个巫师时,销毁一个个德鲁伊营地时,他是怎么过来的。

 

    “呃……也没什么事儿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是德鲁伊人的偶像,是大法师,可能认识了这个少年我才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他后脑勺上的纱布显得格外可笑,我想问他昨晚睡得怎么样,感觉好些了么,但是… 我好像忘了该如何跟梅林相处了。

 

    “亚瑟,你…没事儿吧?你是不是… 在担心什么事?”梅林一脸惊慌地看着我。我以前一定会打趣他像只被猫追逐着的耗子,但是现在我只能挤出个笑容。

 

      “没事,我… 今天约了米西安打猎,你… 好好休息吧。”说着我着急忙慌地套上那件破红色的麻布衫,系上皮带,夺门而出。

 

      关门时看到了梅林一脸的震惊与失望,而少年变成了一脸揶揄。


   “我收回我刚刚说的话,疏远一点冷战一下他连衣服都会穿了~”


TBC

我认为,这个坑我填的上!

评论(1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