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锤基/贾尼】精神病院AU 2

前文请戳:【锤基/贾尼】精神病院AU:被精神病逼着…爱上


V

Loki抿着嘴,还是晚了一步,Coulson今晚不管怎样都会来了。他深深地看了一眼Thor,对方却以同样怀疑的目光瞪了回来。

 

说实话后台如此坚硬的人,比如Thor,已经算是表现非常好的了。当然也超越了Loki对他的预期。他能毫不嫌弃这里的一切- 肮脏狭小的办公室,昏暗的走廊,铁栅栏与灰砖封闭的病房,还有没有自控能力的病人。Loki着实感到庆幸,他的第一个实习生既有优秀的出身,又没丧失人性的慈悲。

 

但是现在,Loki懂了。这么久,Thor还是不信他。说真的,他看起来很像那种会在患者身上做研究的科学怪人么?Loki看着镜子中自己那张苍白而又骨骼分明的脸,好像…还真是挺变态的。他窝回办公椅的椅背里,将脚翘上桌子,摆出一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等待着Coulson的到来。

 

Loki刚刚向“夜班”那边请了假,得到了不怎么友善的回复。他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得到老板用酸涩的语气说道:“装什么装,一个出来卖的faggot还觉得自己很清纯啊?”

 

Coulson一到便有些夸张地叫道:“完了完了,竟然杀人都杀到精神病院来了。”

 

Loki抽着软包装的烟,心疼今晚损失的小费,不免也态度好不到哪儿去地道:“唷,给你们安全局那么多线索了,还抓不到人也不知道该赖谁?”

 

Coulson的发际线好像在一夜之间又往后退了几毫米,此时又挠上了脑门,道:“纽约你知道有多少艺术家,设计师,会画画,会雕刻的人么?你当那么容易啊?而且现在死人都死到你们医院来了你就不能上点儿心?别抽了,呛不呛啊,还不开窗。”说罢卷上了百叶窗,推开了窗户。

 

“等等,不是死人,现在还没死呢,最多算是失踪,失踪。以及我不觉得呛,你嫌呛你出去呆着啊。”

 

Coulson觉得眼前的人不可理喻。“好吧,随便你吧,但是你们精神病院现在也属于作案地点了,我得封锁。”

 

Loki又吐了Coulson一脸烟雾,“好啊,Nat,带Coulson去看看咱们的偏执型病人的病房。”

 

Coulson没想到竟然会这么顺利,Loki其实也只是想打发他离开,研究怎么从病房里逃出去的跟追查凶手能有什么关系?

 

“Loki啊,我提醒你,这次要是办案办成了,我会跟上面说举报线人是你,到时候奖金一分钱都不少你的。你也上点儿心成么?”

 

Loki听罢掐灭了烟头,总算饶有兴致地问道:“给多少钱?”

 

“一万五。”Coulson赶紧把打火机也抢了过来以免他再点燃一根。

 

“那么多?你们雇个新的心理侧写师好了。”好了,损失一个晚上的小费不算什么了。

 

“我们没雇,上面倒是给了俩,一个比一个的不中用,刚出学校的学生,都只会照本宣科,可是不是每个犯人都是课本上给的Case study啊。”Coulson此时反而给自己点燃了根烟,气得他。

 

“好吧,所以你觉得这次我们精神病院病人失踪和杀手有关系?”Loki机警地问道,虽然他并不觉得能扯上什么关系吧。

 

“嗯哼,”Coulson依然叼着烟,“你看这张地图,这些作案地点,连上你们院,刚好是个大写的L,我不认为这是巧合。”

 

“L,Coulson这很可能是突破口啊!”

 

Coulson从来没见过这么兴高采烈的Loki,至少在他母亲去世之后就没见过了。此时也是被说得有些懵:“什么意思?L。”

 

“佐罗会用一个Z做签名,而我们的凶手,很有可能用的就是这个L。”

 

“所以你的意思是筛选纽约市中名字或是姓首字母为L的雕刻家,设计师,画家,摄影师,我这就去办。”Coulson也不免激动起来,一跑一颠地离开了,甚至连Charles的病房都忘记去检查了。

 

“喂,你下次来还我一盒烟啊!”

 

“抓着犯人了我给你带一条!”

 

送走了Coulson也还不算太晚,华灯初上,而Loki怎么能舍弃一个晚上的小费呢。虽然白请假了,不过最终还是又一次地换好了衣服,叹息着去上夜班。

 

而他却忘记了Thor这么个难缠的人物。明明头顶的月光那么可爱,而尾随的影子一摇一摆地使Loki的无名火蹿得老高。

 

“你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吧。跟着我去上“夜班”是很光荣还是怎么的?”Loki走到一条他平时抄近路会走的小巷子里,突然停下,对上一直跟着他的Thor。胳膊抱在胸前,经典的防卫姿势。

 

“Loki,你别生气,我就是… 想问问你是不是和… Coulson说了Stark的那个凶手的事。”Thor搓了搓手,昏暗的路灯下依然可以看出来Loki生气了。

 

“Thor Odinson,我警告你,我是你的负责人,你的主要导师,你的推荐信是要由我写的,你这学期的成绩一部分也是由我打的。所以你最好不要多事插手这件事,你觉得告诉Coulson就是正义了?看着他带走Jar,销毁他,就是正确的了?所以就算是为了你自己的成绩和前途考虑,也别惹恼我,知道了么?”

 

“我… 不是这个意思… 我就是… 我没想跟Coulson说,我也知道Jarvis和Mr. Stark的事情我不会…Loki你要相信我好么。”

 

Loki也提醒自己Thor可是奥丁制药的儿子,他的未来还不是自己能威胁到的,于是也收敛了语气,但依旧恼怒:“那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 担心你嘛,现在凶手还没落网,况且你去的地方… 又不怎么安全… 有我在… 还能给你收尸….”Thor的话音随着Loki脸色的变暗消失了。

 

Loki是贪恋这样的温暖,太少人在乎,所以这么一点点善念都能让他感动得鼻头一酸,但是他同样受不了他人指责的眼光。他的日子,是要由他来判断的,安不安全,危不危险也是由他来判断的。他不需要再来个人对他的生活指手画脚了。

 

“得了,你要不然回去值班,你也知道最近不安全,要不然回家好好给我看书,跟着我去那种地方乱晃你不要脸你爸还要脸呢。”

 

Thor被说得也负气地离开了,往反方向走去搭地铁,而Loki一愣方暗自冷笑,果然啊果然,所有人都一样,先是装模作样地可怜自己一番,随后再找个台阶下离开。

 

而穿过巷子之后后面的影子又一次出现了,Loki不仅也开始担心了起来会不会真的就那么巧了,是… 给安全局做心理侧写时怎么学的格斗来着?Loki暗暗回忆,顺道思索着身上有没有什么利器。而最后拿着把折叠刀突然转身时,还是Thor。

 

“你… 你怎么又回来了…?”

 

Thor也是一脸阴沉,并没有回话,冷哼了一声但还是跟着Loki。两人默不作声地顺着路灯走了一阵儿,最后还是Thor开了口,“今天就别去了,反正也请了假,你的奖金也有着落了,最近太不安全了。不如回去再整理整理线索,你一个晚上怎么也挣不到一万五吧?”

 

Loki难得这么柔顺,点点头,打电话叫了出租车准备回家,这里走到地铁站太远了。“怎么?你不回家睡觉么?拼车吧,反正你有的是钱。我今天晚上已经是亏大发了,你付车钱!”

 

“好啊,那就去你家吧,我家太远,在3区呢,打车太贵了。”

 

“靠,跟我回我家?你想干嘛?陪你睡觉?”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盯着两人,说真的,现在画着眼线,穿着也并不算得体的样子确实有些… 引人遐想。

 

Thor反而闹了个大红脸,不过倒也渐渐习惯Loki的嘴了,报了个地址,一路沉默。下了车到好,开始像个老古板一样说教,“你那样说话司机该怎么想咱们?我有那么无耻么?”

 

“唷,怎么了?睡我就是无耻了?还是同性恋让咱们奥丁制药的Thor觉得不光彩?”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Loki反而回头一笑,拍拍他的肩膀道:“安心了,最多把你看成个初出学校不懂事儿的失足少年,我才是那个引诱你的那个坏家伙。”

 

两人瞎贫了半天,Thor真的跟着Loki上了电梯,“靠,你还真跟上来啊?不会真想睡我吧?”

 

“你看看几点了,明天早上六点我得去和Nat交接,最多能睡三个小时,我还会3区?拜托您了,Loki Laufeyson先生,借住一夜成么?”Thor没再多话,进了门直接摊到在沙发上,Loki虽然气绝,但是反正移不动他,就由着他去了。自己回屋卸了妆,洗了澡,也一头栽倒在了床上。

 

>>>>>> 

 

第二天六点,两人坐着首班地铁到达了医院,Nat果不其然在调戏Clint。

 

“所以,Barton先生,你找到让自己活下去的理由了么?”

 

他还是看上去有些迷茫,不过很肯定地回答道:“找到了,是Romanoff小姐。对,是的。”

 

大家无一例外都笑了起来,这不是一份令人舒心的工作,但是看着病人从最开始的想自杀,到现在的想泡Nat,确实令人开心。

 

老贾并没有出现,应该是在陪着Stark吧。“你说,Loki,这样扮演神明,真的是对的么?我是说创造这一切?”

 

“Thor,我觉得你也挺爱扮演神明的,我说真的,大概不太一样吧,他是爱创造,你是爱拯救。他是直接按照他想要的方式创造新的… 而你非得改变我以前的生活。说实话我不知道哪一种更糟。但是你在这儿唯一的用途,就是给我好好干活。”

 

 “剥削。”=.=

 

“走啊,去看看老贾他们。”

 

两人隔着玻璃窗静静地看着Jarvis和Stark。

 

“Jarvis?”

 

“Sir,早安。鉴于我现在不再有您的日程安排了,所以… 请先喝下这个,早餐会在七点整发放,今天气温….”

 

“等等,Jar,你为什么会也在这里?等等,都发生了什么?”

 

“很高兴您想起了我是谁,Sir。”

 

TBC

 

新年快乐

 

以及9个月一更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啥,道歉Orz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