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亚梅AU】亚瑟实验(上)

亚瑟实验(中):下篇的小破车请戳

http://m.weibo.cn/5964241529/4083872369210878

 其实叫做亚瑟试验,实际上和我们的国王亚瑟·潘德拉贡并没有关系。事情是这样的:《纽约时报》上曼迪·卡伦特女士发表了一篇文章,讲述了通过亚瑟·爱隆的实验用36个问题就和一名男子相爱了的故事。而我们的国王亚瑟·工作太忙·对恋爱不感兴趣·潘德拉贡的婚恋问题好像终于因为这篇报道而有了解决方案。

 

当亚瑟在对威尔士地区进行民事访问,冲着照相机露出八颗牙的时候,国王的姐姐– 莫甘娜,开始着手准备这件事了。先王去世之后亚瑟即位,加冕,迁宫,访问,出席首脑会议,作为君主立宪制的典范国家,这一切都做得按部就班。而每次当首相代表内阁向国王暗示子嗣与婚姻问题时,都会被他轻描淡写地转移话题。

 

没人明白为什么一个33岁,全国工作最稳定,长相数一数二,地位数一,工资远高于平均值,性格良好,三观端正,体格… 稍魁梧,会到现在都没结婚,甚至没有一丁点交往的端倪。于是在内阁的多次建议下,首相现在无奈只好找来了公主殿下,恳请她为弟弟的终身大事早作考虑。虽然21世纪不婚族大有人在,但是作为皇室成员就必须要为“形象”做考虑,而且子嗣和继承人也相当重要。当然了,公主殿下已经有三个孩子了,这倒也不是大事,但是作为一国之首没有长期伴侣是内阁和公众所不喜的。

 

而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公主殿下和她的丈夫莫德雷德公爵,热情地为亚瑟介绍了无数女伴。八卦之火熊熊燃起,连亚瑟的敷衍都浇不灭,尤其是我们的莫德雷德公爵,既没有实权也没有什么工作,还总是哭穷,自从有了首相的这项请求之后,更是激情洋溢。

 

而当莫甘娜捉到两次亚瑟单独和自己的女秘书格温谈话时,她一咬牙一跺脚,好吧,出身不好,学历一般,工作一般,性格一般,长相… 但只要是品行端正的人,国王又相当“有兴趣”,那就她吧!但莫德雷德公爵觉得国王剥夺了他唯一的爱好,气绝地决定要将国王未来的婚礼搞砸。

 

后来莫甘娜才得知是首相为亚瑟的婚事找了自己太多次了,渐渐爱上了自己的女秘书。一国之首相结婚也是大事啊,所以亚瑟和其他内阁成员才会挨个找格温单独谈话,公爵大人也又一次兴致满满地继续他的相亲大业。

 

所以这次国王进行例行民事访问时,莫甘娜和莫德雷德看到了这篇报道并决定将其用到亚瑟身上。首相兰斯洛特看着这份计划,有些不知所措,最主要的是不信服。而莫甘娜扬起下巴对他说:“哦亲爱的,21世纪了,国王找新娘可不能靠舞会和吃饭了,即使是皇室也得与时俱进,不然迟早被取而代之。”

 

公主夫妇在国王离开之后立马开始着手准备了,列出了出身中上,长相中上,品行端正,年龄合适的各类青年(哦,大部分是少女,但是由于亚瑟性向成迷,所以公爵大人很贴心地为他加了几名适龄男性)。而这个实验,最出色的就是它的结果。据研究表明,35%以上的实验者都开始约会了,莫甘娜信心满满,甚至都已经开始着手安排大教堂了。

 

当一切准备妥当时,又出了事情。内阁表示反对这一切,因为这实验的问题容易涉及到政治秘密,甚至是丑闻,国王如果真的向候选者们敞开心扉,然后被泄露给媒体,事情就不可控了。尤其是这实验的主旨就是“和对方共同经历脆弱”,作为国王怎么能暴露自己的脆弱?所以经过商讨最终达成了折中的解决办法:除了必须签署保密协议以外,国王也不会直接接触候选者们了,而是通过第三者介入记录并“适当修改”国王的回答,之后再与候选者们分享。

 

这个做记录和修改的第三者,最后是首相兰斯洛特以前的同学– 现在是UCL的人类学教授,梅林·埃莫瑞斯。兰斯洛特拍过胸脯保证他“绝对可信”“真诚而又善良”之后,内阁也只能将信将疑地接受了。

 

再说回我们的国王陛下,他其实很排斥这类实验。拜托,他作为国王已经丧失很多年轻人会有的乐趣了,比如晚上出去喝酒(有损形象)或是攀岩(太过危险),而现在自己的爱情要被当成实验?!

 

所以当他从威尔士回到伦敦,见到埃莫瑞斯教授时,依然很反感,但是他也明白这怒火是冲着内阁的,不能迁怒教授。而教授呢,恰巧对阶级非常不屑,觉得国王陛下这样做对候选者们不公,把他们当成商品一样挑一款合适的,在恋情的开始阶段都没做到信息对等,敞开心扉,怎么可能长久的了?

 

所以两人的初见非常… 令人不愉快。

 

这个自大狂,难怪到现在都是单身。教授暗搓搓地想到。

 

天呐,这个目中无人的毛头小子,还是教授呢。国王阴哉哉地腹议。

 

但是国王的教养,和教授的矜持,不允许他们将这种想法写在脸上,而是微笑着握了手,坐在会议桌的两边,教授打开了录音笔,和笔记本电脑之后,又给了国王一份问卷,“陛下,现在我们就要开始了。请问您如果可以在世界上所有人中任意选择,你想邀请谁共进晚餐?”

 

“好的教授,容许我先问一个问题 - 可以是死人吗?”

 

“我想不可以,死人已经不在世界中了。”

 

“可是他们的遗体还在啊。”

 

“但是如果是火化呢?”

 

“可他们的灵魂永存啊。”

 

“那如果我是唯物主义论者呢。”

 

公主夫妇站在外面不远处,为这两个人的幼稚叹了口气,估计这三十六道题他俩能做上一整天。

 

教授也叹了口气,莫名其妙地就被国王把谈话带偏了,“陛下,我知道您可能不愿意做这类测试,我也觉得这类测试不对,爱情的首要条件就是对等,但是我们今天不是来探讨爱情观的,而是来完成内阁的任务的。所以让我们把态度摆正,快点结束这次谈话不好吗?”

 

“你。”

 

“嗯?”

 

“我说,我现在想邀请你共进晚餐。”

 

“…为什么?”

 

“因为人只可能在吃东西的时候不说话。”

 

教授被气乐了,“好啊,既然陛下都邀请了,那干脆请我吃帝王蟹好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教授出声道:“陛下,现在让我们认真点,这是要给您未来伴侣的答案,我总不能这样对人家说吧。”

 

“我母亲。我想邀请我母亲一起吃晚餐。我出生的时候她就去世了,我从来没见过她,但是我很想尝尝她的味道,想听听她讲和我父亲的故事,想见见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国王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不知不觉就对教授打开了心扉,“所以我才问你能不能是死去的人,因为我太想见见她了。”

 

“谢谢您的诚实。我很抱歉…. ”梅林看着他蓝色的眼睛开始变得湿漉漉的,不由也有些难过。

 

国王摆手终止了他的抱歉,“那么说说你吧教授,你想和谁吃晚餐呢?”

 

“陛下,我们只需要记录您的回答,您不需要知道我的观点。”

 

“可我想知道,而且你也说了,要对等啊。”国王笑了起来,露出了一点小虎牙,显得有些幼稚。

 

“嗯,好吧,想和我的父亲和导师一起,父亲在我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家啊,而导师代替了父亲的角色,我能成为今天的我,都是因为他们。可以下一题了么?”

 

“可以。”

 

“你想成名么?以什么方式?”

 

“说实话,不想。”

 

梅林看着对面的男人卸下了伪装,垂头坐着,确实是,没有这一切他会自由很多。

 

“打电话之前你会排练自己要说什么吗?为什么?”

 

“梅林·埃莫瑞斯,你还没说你的回答呢。别让我再提醒你了。”

 

“好好好,我想想。其实我还是挺希望我能研究成功,然后将文献发表,获得界内的认可,当然了,只是在学术界的,而且也不见得一定要名气。只是现在大家对人类学的认识太少了,甚至会对很多群体有偏见。”

 

亚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祝你成功。”

 

“那么您对打电话的回答呢?”

 

“看给谁打吧,给我姐姐和莫德雷德打电话,根本不需要,我和他俩太熟了,虽然他们有时真的很讨厌吧。而给其他国家的首脑打电话,别说排练了,是要写稿子的。你呢?”

 

“我得提醒您,给其他国家首脑打电话这里有可能需要修改,这属于您的工作范畴。”

 

“你需要怎么改就怎么改吧,现在回答,你会吗?”

 

“我会,不管是给我妈妈还是给我前女友,不管给谁,我都得先打一遍草稿,不然会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

 

“喔?你竟然会有前女友?是个什么样的人?”

 

梅林翻了个白眼,天啊,这谈话得多久啊。

 

“陛下,时间关系,我们进入下一题吧,对您来说,完美的一天会是什么样的?”

 

“啊,也行,待会儿吃帝王蟹的时候跟我讲讲你的前女友吧,我还没有过那种神奇的东西呢。完美的一天啊,应该就是不需要出席任何会议或者庆典,不需要面对镜头,不需要面对秘书,不需要面对文件,不需要面对兰斯洛特,虽然我挺喜欢他的。我想在牧场上,跑一整天的马,或者划一整天的船,然后让我试一次蹦极或者攀岩,等到晚上和一群朋友去泡酒馆。即位以前还是学生时还能经常出去喝个酒,现在也不行了。你呢?”

 

“竟然跟您很相似,白天看看书,写写论文,上上网,但是别让我整理屋子,傍晚可以去看场戏,然后去喝酒吃宵夜,回家再看看小说,之后睡觉,睡到自然醒。”

 

“对对对,得睡到自然醒,这个很重要!”

 

两人开始激动地抱怨天天多么早就得起,天气冷的时候不愿离开床,直到梅林发起了下一个问题,谈话才回到了正轨上。

 

“你上次自己唱起歌来是在什么时候,给别人唱呢?”

 

“哈哈哈哈这什么问题?!”

 

“您快点回答,这个问题我竟然很想知道。”

 

“自己唱起歌啊,”亚瑟可疑地脸红了,“今天早上洗澡的时候,别这样看我了梅林,你洗澡的时候不唱歌吗?给别人唱歌啊,大概是十一年前,上大学的时候,猜拳输给了高汶,在整个酒吧当众唱歌。天啊,Those times. ”

 

国王陷入了回忆,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伤感,梅林默默地喝了口茶,等他从记忆中回来。“你呢,梅林?”

 

“自己唱歌啊,不久前去徒步的时候,感觉要走不动了给自己唱了首。给别人嘛,也有过,会有学生要求或者被整蛊,我也都唱了。”

 

“那你都平时听些什么呢?”

 

之后两人的话题又跑偏到了音乐上– 从摇滚到爵士,到David Bowie,到音乐剧,在梅林打开音乐软件,两人用一副耳机听完John Farnham 之后,问答项目才又继续了下去。

 

“如果你能活到90岁,同时可以一直保持30岁时的心智或身体,你会选择保持哪一种呢,心智还是身体?”

 

亚瑟摸了摸下巴,“我哪一个都不会选择,每个年龄都有它的好,我九十岁的时候,就想体会九十岁是什么样子。即使需要坐轮椅,或者变得痴呆,但那才是九十岁的样子。”

 

梅林赞赏地点点头,“我可能会更想要身体吧,你想象不到老年人多么痛苦,有些时候,我想那么痛苦,不如直接与世界道别算了。”

 

两人同时陷入沉默,“共同经历脆弱”,好像一点错都没有。

 

“下一题,你是否曾经秘密地预感到自己会以怎样的方式死去?”

 

“有的,尤其是少年时期,经常会幻想自己是个中世纪的骑士,为了保卫国家在战场上,被人杀死,我会想象全身都被鲜血覆盖,尸体被扔在沙地上,无人问津,但我想这是为这个国家负起责任的象征。”

 

梅林被他描绘的景象吓得呆住了,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他不由敬佩起这个男人来,他并不是这个位置的受益人,而在为这个位置的责任不断付出,并不是德不配位的。

 

“我也幻想过,但是只有那么几次。我觉得我会为了… 信仰和正义而死,就是… 这是我的私人问题,我和很多人‘不一样’,而这种‘不一样’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困扰,甚至促使我成为了人类学家,我想为所有团体的平等而战,即使死亡。”

 

亚瑟也看呆了对面的人,他苍白瘦弱,说出这番鼓舞人心的话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啊。

 

他们就这样看着对方,这是值得他们尊重,并依赖的人。

 

“好了,下一题。说出三件你和你的伴侣看上去相同的特征。”梅林率先收回了视线。

 

“哈哈哈哈哈,你在逗我吧?我没有过伴侣啊,无法回答。”亚瑟笑着摇头,“倒是你,讲讲你的前女友吧。”

 

“不,陛下,你请我吃帝王蟹我才讲。”

 

会议室外的公主夫妇觉得要听不下去了,这吃醋和撒娇的语气,都是什么鬼,莫德雷德公爵毅然决然地带着公主和三个孩子去吃帝王蟹了。公主殿下也很满意,吩咐格温去收拾一间卧室,晚上放好温水,给两位准备着。

 

“好吧好吧,梅林,你稍等一下,我预订个座位,要不然吃完饭再一起去西区看个戏吧,这样刚好是完美的一天。”

 

“好啊好啊,去西区看戏我来买票吧,你付晚餐钱啊陛下。”

 

两人鼓捣起手机来,为看妈妈咪呀还是追风筝的人争吵了起来,最终都做出了让步决定去看最经典的歌剧魅影。梅林又不甘心地订了后两天的票– 无事生非和了不起的盖茨比,这个愚蠢的国王竟然不让他去看追风筝的人!

 

即使后来又答了几题,他们也会再一次开始聊别的。比如答完“你想拥有的超能力”的题,两人干脆也不面对面地坐着了,而是挤到了一边一起看正义联盟的预告,点评起了超英们的各种能力。

 

“好了,让我们继续开始答题吧,这次真的不能开小差儿了,不然要赶不上晚餐了。如果有一个水晶球可以告诉你关于自己、人生,未来乃至任何事情的真相,你会想知道吗?”

 

亚瑟脱口而出:“不会。你知道我相信什么吗,梅林,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的未来,我的人生,都取决于现在的我,没有命运一说的,只有我做了什么而导致了什么,一切都取决于我的决定。”

 

“我也是。我很好奇我的未来,但是即使有水晶球也看不到我的未来的,因为它掌握在我的手里。”

 

“说得好。”亚瑟起身为梅林又添上了一杯茶,“下一题呢?你别说这些题还挺有意思的。”

 

“那是当然,亚瑟·爱隆可是非常有名的心理学家。有没有什么事是你一直梦想去做而没有去做的,为什么没有做?”

 

“喔,太多了,为什么,你肯定能想到,因为我是国王,我不能选择我的职业。我想做一名专业骑手,或者重剑选手,能参加奥运会的那种,运动的感觉真的很棒,像是活过来了一样,可惜现在没什么时间了。”

 

“但如果你不是国王的话,怎么可能接触到这些运动。我这辈子都没骑过马,也没拿过剑。”

 

“喔天呐梅林,那我什么时候带你去骑马吧,怎么还有人没骑过马呢?”

 

“说得跟你坐过地铁一样。”梅林做了个鬼脸,但是一起去骑马好像也是个不错的提议呢。

 

“那我带你骑马,你带我坐地铁吧,国王乘地铁出游伦敦,嗯,是个不错的形象,亲民。”

 

“下一题…”“别下一题了,马上就要六点了,得出发去吃帝王蟹了,然后我们还要赶去西区看音乐剧。”

 

“怎么时间过得这么快?36道题通常不是45分钟就做完了么?咱们竟然做了两个半小时连一半都没做到!”

 

“行了行了,快点走吧,司机和保镖已经在等了,待会儿如果有人拍照,记住千万别朝着闪光灯看,太伤眼睛。”

 

“我们可以边吃边聊嘛。或者在路上也可以继续聊一聊。”

 

两人坐在车后座上,亚瑟摇起了和司机的遮挡板,这样他俩才有足够的私人空间。梅林依然在滔滔不绝地问问题,或是和亚瑟讨论怎么修改他的这些回答,而亚瑟轻轻地吻在了他的唇上制止他。

 

“怎么?现在还有必要继续做题吗?我想国王已经找到他的伴侣了。”

 

梅林加深了这个吻来回应他,最后直接坐到了亚瑟的大腿上,两人的领带都扯得极为狼狈,到了目的地还得靠司机假咳来提醒他们。

 

“有必要,这些题很有趣不是么?还是陛下不想听我前女友了?”

 

TBC



本来是想情人节的时候一发完的,结果越写越多,保守估计两到三发完╮(╯▽╰)╭

迟到的情人节快乐,虽然我是母胎单身狗=.=

这个实验蛮有趣的,链接在这里:https://zhuanlan.zhihu.com/p/25257514?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wechat_session&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1算是个小灵感2333

正义联盟的预告也会是活久见系列吧


评论(1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