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亚梅】亚瑟实验 (下)

上:【亚梅AU】亚瑟实验(上)

中:http://wx4.sinaimg.cn/mw690/006vDlG1ly1fdi3crq5p2j309b502h2g.jpg

http://m.weibo.cn/status/4083872369210878



 

国王盯着眼前的纸条,并没有打算继续答题,而是像往常一样起床淋浴,仿佛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半个小时后秘书送来了内阁的文件匣子,国王将文件翻转过来之后开始办公[参见王冠]。墨水在皮肤上绽开,但一抹就掉。果然如梅林所说,一夜之后他们还是得回到该干嘛干嘛的日子中。

 

爱情嘛,向来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

 

但是国王把玩着昨天想送给梅林的打火机,还是没忍住点燃了一根烟,他非常不喜欢这味道,可这是梅林留下的味道。

 

君主立宪那么多年了,何必养着他们像养吉祥物似的。

 

如果说亚瑟这边是翻云覆雨后的平静,那梅林那边就是地震后更为惨烈的余震。

 

他在亚瑟的寝室中稍微冲了个澡就套上了扣子没剩几个的衬衫,好在西服还算得体,打算故作洒脱地离开,最后还是磨磨唧唧地留下了个便条,然后便被格温堵在了门口。

 

“怎么了格温?放心啦我又不会怀孕,咱们不用像中世纪那样给国王的情人喝避子汤吧。”

 

格温被逗的噗呲笑了出来,她未婚夫的这个好兄弟真是从来都…. 抓不住重点。“喔不,梅林,我中学生物是过关的,兰斯洛特想见你,找你谈谈。然后八点半你要觐见公主殿下。所以我们时间不多了,想吃什么?甜饼还是培根?”

 

“都要,天呐你一说我真觉得饿死了,还要美式和炒蛋。”

 

格温翻了个白眼儿,“好好好,记住了,待会儿送到你和兰斯洛特的会议室,现在快去吧。”

 

“哦对了格温,请记得帮我拿件新的衬衫… 这一件…”

 

“已经不能够得体地遮住你的吻痕了,你可以找兰斯洛特要一件他的。”格温又一次笑了出来,满脸揶揄。

 

与兰斯洛特的会见其实不在宫殿内,而是得绕几个街区去唐宁街,梅林就如此不得体地穿梭在清晨的伦敦。他很难不想起那首《威桥晓望》,裸露沉静的城市就躺在他的脚下,乖顺而又明亮,庄严辉煌却为他袒露柔软。

 

兰斯洛特的秘书高汶,也是两人的好友,将梅林迎了进去,“哎呦呵,昨天晚上把你累得够呛哈~”

 

“不,是我把你们的国王累得半死。”

 

“得了,你俩开间房去吧,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

 

“我们都已经在大英帝国最牛逼的房间里干过了还能再去哪里?”

 

两人一路打趣着来到了兰斯的办公桌前,他正对着镜子试图蹭掉格温在他脸上留下的口红。

 

梅林坐在了兰斯洛特的对面,不自在地接受着他调侃的目光和笑容,“得了吧兰斯,你得庆幸国王不像格温一样用口红什么的,不然现在我的衬衫更没法看。”

 

“这你就错了,他上电视,或者出去访问的时候都会有化妆师帮他抹点什么。而且你最好也赶紧给我习惯起来,不出这个月公主就会迫使你们公布订婚了我想,然后按部就班地结婚,举行婚礼,收养孩子,面对媒体等等,”这时格温订的早餐送了进来,“这倒是提醒我了,你先吃着,我得去安排维斯特敏斯特大教堂,诶?可是你们俩的性别… 好像也不行,兰斯你得和内阁商量一下,我去记下来….”

 

梅林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无礼,但还是打断了高汶的絮叨,“我不会。”

 

虽然声音不大但足以制止高汶接下去的碎碎念了,连兰斯都停了笔,“你说什么?”

 

“我不会和你们的好国王有什么未来的,所以你们两个不要想那么多了,不如想想怎么用实验结果给他多找几个候选人吧。”梅林安静地说道,啄了一口美式,太烫了。

 

“梅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梅林,这不是我认识的你。”兰斯洛特收起刚刚的嬉笑,拿出政客的严肃和压迫面对着梅林。

 

“然后呢,像伊丽莎白皇后那样在金丝笼里追寻一辈子的死亡和自由?然后郁郁寡欢地死掉?”梅林完全不怕这样的兰斯,而且这种一辈子的事情,英国权力最大的两个男人都不应该对他指手画脚。

 

而兰斯噗呲笑了出来。高汶也挑起了眉毛。

 

“但是你想要的和茜茜公主完全不同,梅林,而且亚瑟也不是弗朗兹·约瑟夫。你们之间也没有苏菲大公,没有海伦娜。梅林,你想要的,你这么多年的努力,一直是为了LGBT群体的平权,有什么能比你与阿尔比恩的国王结合更能促进平权的?”兰斯洛特站了起来,压制着梅林。

 

“可是这样目的不单纯的婚姻不会有好结果的。”梅林有些动摇地嘟囔道。他非常喜欢亚瑟,而这样的结合又能完成他的目的。

 

“生活不是童话故事,这可是你说的,梅林。你真当一切结合都是因为真爱么?”兰斯故作惊讶地激将着梅林。

 

梅林还想反驳,被兰斯制止了,“得了,我得走了,今天得飞曼彻斯特,有内阁会议,高汶你去通知安保他们吧,然后我们去机场。给梅林一些时间让他单独思考吧。”

 

“是啊,让埃莫瑞斯教授好好思考吧。”高汶幸灾乐祸地关上了门,“别忘了八点半公主殿下要见你哦。”

 

梅林看着清晨的阳光,折射的光芒洒在窗台上,好像国王的头毛。如果不进入王室这一辈子就真的自由了么?他已经进入我的生活了,闭上双眼,依然是他窜动着的面孔和肆意的金发。他虽然一直在我触及不到的地方,但是他触及到了我最深处的地方,一直这样在黑暗中等待着他,等待着结果,其实已经被传说中的爱情所束缚了吧,这不是他要的自由。

 

那不如,身体力行地告诉全世界人,爱上了就要去奋力追逐。我爱他,对,我爱他。

 

梅林看了眼表,八点一刻,他草草地换了件衬衫,跑着乘地铁来到了公主的住宅,格温将他安排在壁炉旁,等待着公主殿下的召唤。几名出身同样是贵族的侍女上下打量着他,埃莫瑞斯教授是这次选拔王后人选的关键角色,这样的消息不胫而走,想往上贴的人不在少数。

 

格温与莫甘娜之前就已经从兰斯那里听说了梅林并无意于与王室结合,现在让梅林等着其实是在书房中想办法如何劝服他。劝服他之后还要如何劝服内阁迎来阿尔比恩的首名男性王后,公主有些暴躁地将酒杯砸向了自己的油画,格温见怪不怪地收拾起了碎片,莫德雷德公爵倒是背着手优哉游哉地判断道:“你们这都是纯属国王不急秘书急,亚瑟真的想和梅林结合么?梅林想进入王室么?他俩都没有表态吧,你们这样有必要么?”

 

外厅的侍女们和梅林都被这声响吓了一跳,然后就看到了穿着一身西服套装的格温走了出来,“梅林·埃莫瑞斯先生,公主请你进去。”

 

侍女们幸灾乐祸又有些可怜地看了他一眼,公主的脾气,呵。

 

梅林的皮鞋踏在大理石上的清脆声音并不能让他平静。苍白的雕像了无生息,挑高的穹顶无尽寂寥,身后的侍女们交头接耳的声音更使他烦乱。

 

“你知道怎么向公主行礼吧?记得第一声叫她Your Highness,然后就可以叫mylady或者madam了。”格温嘱咐道,她是真怕这两个人会起冲突。

 

梅林顺从地点头,整理好领带大步走进了书房。公主殿下坐在书桌前,双手搁在椅子的扶手上,而公爵站在落地窗前,一进屋就有一种压迫感袭来。

 

“殿下。”梅林僵硬地问候道。

 

“教授,昨天的试验进行得怎么样?不用太拘束,真是不好意思不能请你坐下来,这是丘吉尔当年留下来的传统。”

 

“国王陛下没能回答完全部问题,我为我们的低效向您道歉。”

 

“其实我很满意你的工作,教授,我想国王陛下昨天也很满意的。所以你打算继续么?”

 

梅林总觉得这位公主殿下话里有话,不那么好相与,公爵也有点看不下去这俩人在这儿嚼舌头了,于是“所以教授,原谅我的突兀和我的无礼,但你他妈到底想不想和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国王 - 你的国王 - 亚瑟·潘德拉贡以结婚为目标的继续交往?”

 

梅林突然有点欣赏公爵的直来直去,不过联姻进入皇家之后还能这样?是不是只要不自己失去斗志,丧失自我,其实进入什么样的家庭都没关系?

 

“不…. 殿下,我反对…”梅林话还没说完,国王就在侍女们通报之前闯了进来。

 

“公爵,允许我提醒你,你逾矩了。这是我的私事,而且即使要问也是应该由我来问梅林的。他有选择的自由,请你们不要再这样插手了。”国王一身日常西服,在书房的装潢中显得更加威严。

 

公主殿下腾地站了起来,“我替他道歉,但是你也得想清楚这种事情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发生一次。”

 

“够了,我想刚刚梅林很明确地拒绝了,再这样就是逼迫他了。他只是个受托来做实验的教授,他有什么责任背负这一切?”

 

梅林从惊呆中回过神来,他直视着亚瑟,想说些什么,嘴唇蠕动着但最终发不出任何音节。

 

“得了吧,得了吧,”公主殿下又坐下了,满意地看着面前的两人,“又是什么‘爱一个人就要放手’‘不能夹住他的翅膀’‘要祝福鸽子越飞越高,即使心里那么难过’。亚瑟·潘德拉贡你真的够了,喜欢就他妈给我争取。”

 

“可是这不见得对梅林好,你们光想着现在总算能有个人跟我结婚了,甚至还能提倡社会对LGBT群体的认同,但是你们有人替梅林考虑过么?你们知道他到时候要面临什么么?有人想过问他愿不愿意么?”

 

“公爵殿下问了,我的回答被你打断了。”

 

亚瑟背对着窗户,看不清到底是什么表情,金色的刘海垂下,像是失落又是解脱,“可你刚刚说了反对。”

 

“可我的话没说完,我想说的是我作为北爱尔兰的天主教徒更希望被视为爱尔兰人,不是说要反对交往!”梅林有点怯懦地说,他也不习惯这样表白自己。

 

背景中传来了公主豪放的笑声,公爵对英国内政不太熟知,一脸困惑地看着他们。

 

亚瑟眼睛澄亮,向梅林走近一步,“我虽然不支持你的言论– 但是我捍卫你对自我身份认知的权力。现在,我们是去继续做题还是你今天晚上想去一起看无事生非?”

 

“不,不能答题了,我还要把你的答案删掉,以免下一个听到的人和我抢!”

 

公主不知道什么时候拉着公爵出去了,公爵颇为不满地说现在都没人让他做媒玩了。

 

“哦亲爱的,你不是还有个哥哥路易么?你这次的名单里我看有个荷兰人,介绍给他挺好的。”

 

一年半之后,公爵改为抱怨:“连续操办两场婚礼我的腰简直都要断了。”

 

三年半后,公爵变成了抱怨:“举办洗礼什么的真是麻烦死了。”

 

十六年后,“啊,现在总算轮到给自己的孩子们做媒了,又该把亚瑟实验的题找出来咯。”

 

二十年后,“妈的又要开始新的一轮婚礼筹办。”

 

二十九年后,“孙子辈的洗礼都办完了吧?”

 

END

 

写上的时候还是正联预告活久见 写完下就出了2333

 

会有番外

 

阅读愉快


等不及清明节的活动咯!

 


评论(1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