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迪炫迪】天佑勇者2

上一篇:【迪炫迪】Fortune Favors the Bold 1


2.

 

迪玛希那晚回去后又继续为了Uptown Funk练舞练了很久,其实到也不是动作有多难,而是像音乐剧演员那样跑动时还要维持稳定的气息,对体能的要求很高。但是当他感到汗水渐渐蒸发时,有种完全释放,失去控制的自由。他盯着排练厅里的镜子,也在问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坚定地选择这首大家都认为不适合他的歌。有那么一部分,他很清楚,是因为这些天来大众的评论。

 

你们不是说演唱技巧不是一切么,不是说我打动不了你们的内心么,好啊,那我干脆两者都不顾了,我就为了….热爱而放飞自我好了。他说不好身体里是不是有那么一根反骨,就是想去做些大家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夜深,迪玛希擦着头发,放任自己陷入床垫中。借着床头灯,他总算是翻开了阿来给的那一沓子资料,本来只想粗粗扫一眼就睡觉的,结果看到阿来特意用荧光笔标出来的“林志炫所演唱的《秋意浓》也算是翻唱中较为经典的版本”又来了精神,这首歌他刚刚唱过,翻身下床拿手机,迫不及待地想听这位歌手的演绎。青年人特有地想要一决高下,但听到一半就放弃了这种想法。

 

将近两分钟的清唱,稳妥,清亮。迪玛希清楚这首歌的歌词是什么意思,然而这个男人唱得毫不矫揉造作,他从这首歌中剥离了自己,只是单纯地将声音呈现给观众。

 

干净,剔透,毫无瑕疵。不遮,不掩,不强说愁。然后,就在温暖的“聚散都不由我”中渐渐睡着了。既然不由我,那就明天再想吧。

 

周四,正式录制的日子。大家在做造型之前得先决定出场顺序,于是镜头前出现了头毛软顺,穿着简单的迪玛希。他与音乐合伙人们闹作一团,没有了夸张的发胶和服饰,和炫丽的舞台灯光,他也褪下了发光的外壳,留下的只是一个显得干净又稚嫩的少年。林老师在后台匆匆瞥到这样的少年先是一愣,这真的是那个既能发出低音胸声又能冲到D6天赋秉异的歌手?看上去倒是柔顺得很。

 

林老师和侧田先被拉去化妆了,其他歌手则聚在镜头前抽签决定出场顺序。迪玛希果然不负众望地抽到了第一个,阿来虽然只大他四岁但还是不由地感慨,这孩子是真初生牛犊不怕虎。歌曲不合适,还第一个出场,竟然还能朝着镜头笑得连牙床都裂了出来,是有多不当回事儿啊?

 

他到还乐呵地反而安慰起阿来了:“今晚第一首就这么热辣多能活跃气氛啊,这么安排没什么不好,而且之后就能安心看其他歌手们唱了,多棒!”

 

话是这么说,但是临上场了该紧张还是会紧张的。阿来察觉到了他的焦虑,握住他的手拍了拍肩,“加油。”

 

律动的舞曲,靠的不再是功力,而是演绎。

 

舞台灯光一暗一明,鼓声,电音。鼓点就像心跳一样,uptown funk you up. 一紧张口音又一次跑偏,节奏把握得虽好,但是总归有些不自然。声音尖细,律动生硬,舞曲不是他的强项,正是需要历练的地方。他声音自带的冰冷和隔绝并不适合这首歌,但是呈现出一个真正的他,有什么不好?

 

忘词,喘息,结尾时他也有些心急了,声音不再完美,啸音竟然有了瑕疵。草率而又花哨,这不是他该有的表现。阿来在台下等着他,但是他们都明白这真是令人失望。而他却又前所未有地满足,释放了真正的自己。

 

后台其他歌手的单间中,除了侧田老师跟着high出自我,其他人都有些暗喜。梁田也有些开心地说,“不足为惧了,最可怕的高音不足为惧了。”

 

“这么嗨的歌没看到现场真的好遗憾啊。”刚刚一直跟着节奏点头的林志炫,确实觉得有点遗憾,遗憾这次迪玛希没拿出十成的功力,遗憾这次没欣赏到自己钦佩已久的技术。然而他又确确实实地享受了青年在台上的跑跳疯闹,那是年轻人才会有的朝气蓬勃,即使明知这一切做的都不完美,却依然义无反顾地向前冲。

 

一个多小时后,轮到炫哥上场,脱下了低调的棉袄,露出了额头,摘下了墨镜,显得更加的挺拔,沉稳。黑色的大衣是真的衬他,肩线的剪裁勾勒得他气场十足,露出的眼睛闪烁着昨日不曾看到的光芒。配合着舞台的灯光,各个镜头下的林志炫都显得更为深邃。

 

迪玛希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对一名前辈的敬仰与欣赏,最后憋出了一句显而易见的“衣服好酷。”阿来听了都笑了,接了一句“不过不适合你穿。”

 

“适合他穿就够了。”

 

说实话,比昨天演绎得还要好。“最深刻的痛,是不能,向世界宣告”,爆发中真的能听出压抑着的动情,但是正是这种东方男人不外露的隐忍更使人心疼。明明可以像其他歌手那样宣泄着打动观众,他却偏不,抑制着自己的每一个动作,控制着自己的声音,直到结束时的那滴泪出卖了他。

 

感情至深,却又丝毫不过火。

 

迪玛希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视屏幕,最后抑制不住地起身鼓掌,“bravo”

 

然而其他歌手看完林志炫的表演都为名次有些紧张,大家虽然鼓掌,却总是有一丝阴霾。搞得迪玛希有些尴尬,看了眼凳子想着还是坐下吧,但是这样的声音质感,值得自己的掌声。

 

万众瞩目的炫哥进来后径直坐到了迪玛希旁边,两个人固执地说着破破烂烂的英语,也不用翻译,他与他的交流中不希望丧失任何原本的意思。虽然是初见,但其实彼此好像非常熟悉,声音,坚持,赤子之心。

 

不知道是谁的画外音传来说他俩坐在一起,显得更像了。

 

“我怎么比得上炫哥,他是前辈。”

 

炫哥一连几个no,”you have a handsome face, beautiful voice, and PERFECT SKILLS”中学英语教师式的夸奖,但是…

 

他着重强调的‘完美技巧’,这才是所有歌手都乐意听到的。迪玛希听着自己敬仰的前辈这么认真温柔地夸奖着自己,羞涩得将脸埋进肘窝,但也窃喜着。

 

迪玛希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You are my favorite singer.” 最为朴实真诚,也是最高的赞美。

 

两人掩盖不住对对方的欣赏,双手交握,惺惺相惜。而林志炫软软的“thank you”使迪玛希一愣,这真的是刚刚台上的那个光彩夺目,不用换气,气场十足的歌手?竟然这么细声细气又这么温柔?

 

还有… 回去得再问问阿来… 炫哥真的有51岁了么?

 

投票,计票,两人就这样用着破破的英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这次的选曲有些…不像”

 

“不像我?但是前几期的我就是真正的我么?”

 

“那我很开心,今天见到真正的你。不过…这种舞曲… ”

 

两个人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听懂了多少,偶尔出现的翻译,直到下半夜宣布结果时都有些意犹未尽。就像是在和未来或者曾经的自己对话一样,因为音乐才是他们共同的坚持。

 

后半夜,歌手们已经疲惫到一个度了,像林忆莲老师和林志炫这样的前辈对熬夜已经免疫了,而迪玛希的累乏已经掩盖不住了。“再坚持一下下,不过你也要有心理准备这次的名次…”镜片后的眼睛带着些遗憾和劝导,是过来人的温厚。“不是你的问题,也不是歌曲的问题,是市场和风格不可融合的矛盾,大家还是喜欢情歌。”

 

“我也有些问题,确实不算适合我,uptown funk… 可我很喜欢啊。”青年有些羞涩,他的演绎并不完美,他自己也清楚。

 

“你也说了,你喜欢啊,这就足够了。这是真实的你。你的未来还很长,你的技术在同龄人中已经算是顶尖了,其实可以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市场的。”前辈充满鼓励地微笑着,轻轻抱了抱迪玛希,“今天晚上,祝你好运。”

 

纵使有心理准备,并且还有下一期的成绩用来拔高,当听到自己的成绩第六名时还是挡不住失落。他尽力了,他释放了,真的就够了么?


林志炫不忍看到他的失意,他是不追求名次,但是像迪玛希这样的新人,后面又有经纪公司的压力,怎么可能会不追求。

 

然而并列第四?!大家还做出如此夸张的欣喜?!早就被困意席卷了的迪玛希一脸不屑地看着这些把戏。他微仰着头,噙着冷笑,五百评审,平票,还都是第四名的概率有多大?他向往着公平端正的比赛,靠实力取胜,这样的舞台真的还值得继续拼搏么?最后的剪辑都修改不了他当时脸上的神情,失望到了冷漠。

 

结束录制,下楼的电梯上,阿来提醒他不管再怎么困,累,也不能卸下伪装,何况是在摄像机前,看到其他人的激动了么?哪一个是真心的?电梯停在六楼,林志炫一个人走了进来。

 

“梁田和青容老师呢?”阿来问道,炫哥和青容老师的绯闻传了得有十二年了,当年青容老师还是电台主播,阿来记得自己刚上高中,互联网刚刚起步,两个人被拍还算是个新闻。现在都开起夫妻店,当上炫哥的经纪人了。

 

“她们先回去了,我上来录个关于民谣的采访。”炫哥微笑点头,完全忽视了阿来的一脸八卦,而是径直走到了迪玛希面前。

 

“Dimash, never expose an obvious lie.” 炫哥带着点警告的意味说到,又是一身纯黑的大衣,像极嗅到了危险的猎豹。

 

看破不说破。这是来自前辈最好的忠告。

 

迪玛希还是有些不甘地点头,他说不好是在为自己不平,为赵雷不平,还是为眼前和别人并列的男人不平。

 

“那么晚安。”炫哥又一次微笑,变回了那个温和的老师,下了电梯。

 

“Night.”

 


TBC

 

 

 

感觉炫哥的真cp应该是青容老师,一搜就有不少新闻,芒果台剪辑的时候也经常剪进去一个含情脉脉,目带泪光的青容老师~ 不过吃rps就得靠心脏强壮啊hhhh,不上升真人当个小故事看就好啦。

关于翻译,真的太懂林老师坚持用英语的苦心,翻译的时候丧失一些东西和意思是不可避免的。

写三千字感觉做了至少三万字的阅读,得看好多对他们的评价,然后重看节目,所以更得比较慢道歉啦。

评论(3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