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主教扎】萨尔茨堡工作室8

娱乐圈AU

前文请戳:【主教扎】萨尔茨堡工作室7

这章OOC到我自己都要报警了

这么久没更新,跪地道歉




 

那份烤肉没有逃脱最后原封不动被扔进垃圾桶里的命运,而莫扎特也没有逃脱还是得去上课的命运。

 

阿科去送他上课时,觉得这人安静得不正常。

 

反常即为妖。

 

莫扎特觉得自己在‘不想参加综艺节目并尽力说服科洛雷多’上已经仁至义尽了,他不知道他还能靠别的什么来说服他,所以只能开始想歪招儿。

 

比如说,第一场就被观众投票淘汰掉。

 

或者他和康斯坦茨的小乐团最后只留康斯坦茨一个人。

 

更荒唐的当然还有‘到了那天老子就是不去’,‘派对到醉生梦死’等手段。

 

但是莫扎特创作的欲望并没有因为暗搓搓地准备着反抗而减少。然而莫扎特因为不是专业学声乐的,总被康斯坦茨打趣。

 

“您这声音真高,还细,纤弱得像… 没发育的小男孩儿一样。”康斯坦茨一脸揶揄,坐在琴凳上的莫扎特则朝她翻了个白眼儿。

 

“您还想不想让我继续给您作曲了?您要是能说通科洛雷多让我只给您作曲不让我唱歌那也行啊,要是说不通您就别嘲讽我了。”

 

南奈尔也在莫扎特的再三恳求下,来为两人拉小提琴伴奏。有他姐姐盯着,利奥波德也能放心些。

 

说实话大家都能感到莫扎特的不情愿。他也找过科洛雷多,他试图去办公室堵过人,试图约他一起吃午餐,试图让利奥波德带话,但当然都被科洛雷多躲了过去。

 

之后莫扎特开始想其他办法,比如无缘无故缺课,比如自己直接找节目组商讨合同的事,比如排练时只留下南奈尔和康斯坦茨。他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这是科洛雷多逼他的。科洛雷多依然没有被他激得出面,而是每一次都让阿科或者利奥波德来降服他。

 

利奥波德可以说是科洛雷多手里的有力武器:每次都在用父爱勒索他。而且这招竟然很见效。

 

科洛雷多无法原谅挑战他权威的下属,就像莫扎特无法原谅限制了他自由的任何人。

 

离综艺开播还有三天时,莫扎特为这次作的曲终于改好了终稿,他和康斯坦茨也总算开始了彩排。

 

除了马克西米利安的电视台给安排了几次现场彩排以外,三人私下也租了间排练厅练习。

 

排练厅中几乎没有音响设备,只有镶在四面墙上的大镜子。

 

莫扎特为康斯坦茨写的这首歌,速度非常快,填词时的音节也很多。

 

几天前莫扎特总算写好曲子时,自己填了一堆狗屁不通的词,几乎就是为了凑音节的词。

 

科洛雷多收到邮件时不得不找了刚刚签下的席卡耐德作词,虽然席卡耐德的词在科洛雷多眼里还是属于狗屁不通的范畴内,但也总比满篇的脏话要强。

 

阿科、席卡耐德还有阿洛西亚看到莫扎特的词时一致认为:这人没去做嘻哈可能是屈才了。

 

科洛雷多:“你们可千万别这么跟他说,你们敢说,他就真敢这么干。”

 

行吧,我们撤回。

 

 

莫扎特摸着下巴上不存在的胡子,他好像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突然学会了一项社会技能:迂回。

 

这要是搁以前,他能直接把手机扔进萨尔茨河,没人能找到他,直到这综艺节目已经播完了。

 

但是现在,他已经明白了那么做无法令他达到自己的目的,至少在科洛雷多这儿是不可能。虽然最后还是得硬杠吧,但是是有技巧的硬杠。

 

这点儿手段说回来还是科洛雷多教的。

 

直播前最后一次带妆彩排时,科洛雷多来看他们了。这是莫扎特在他们的争吵之后第一次见到科洛雷多,虽然他本人不知道这就是科洛雷多。

 

那场大概得有十几组艺人,科洛雷多几乎是踩着点儿来看莫扎特和康斯坦茨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有莫扎特在,他好像根本不需要,也没兴趣知道其他来参加综艺的艺人实力都怎么样。他自己都觉得这种不谨慎很不像他,或者说临了他才意识到他对莫扎特的天赋倾注了多少信任,他对莫扎特的音乐倾注了多少喜爱。

 

莫扎特那天带了墨镜,灯光组还没设计好打光,他前几次记住灯光随时射进眼睛里的教训了。他很瘦,也不算特别高,几乎可以说是淹没在了这一群相貌极为优秀的艺人中。尤其是他只穿了件最基本款的白T。

 

其他艺人也基本都是新人,即使已经出道了的也都还是十八线,但莫扎特即使在他们中间也不算是样貌特别出众的。

 

科洛雷多坐在演播厅的最后一排,脸还藏在了棒球帽下,看上去可以是任何一个幕后制作的工作人员。

 

莫扎特坐在台上时还是注意到了这个有点奇怪的观众,毕竟在室内戴帽子很不礼貌。

 

他坐在钢琴前时还在想,如果科洛雷多在这儿,一定会气急败坏地让他把帽子摘了。哈哈,对,莫扎特竟然还挺想看看科洛雷多骂骂别人的。

 

科洛雷多看着这人竟然在开唱前自顾自地傻乐,他莫不是欠揍吧?

 

然后,然后,前奏中的小提琴声响了起来。不是弓拉着弦那种缓缓流出的声音,而是有些跳跃的拨弦。像是一粒粒石子扔进池塘中的声音。南奈尔表情轻松,拨弄着琴弦。

 

这种设计科洛雷多一听就知道是莫扎特,就像他本人的金发一跳一跳似的。康斯坦茨的声音不得不说很动听,虽然没有阿洛西亚那么惊艳的炫技,但依然能听出来是扎扎实实的童子功底。

 

莫扎特的伴奏和作曲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南奈尔这么多年音乐也不是白学的,康斯坦茨的童子功刚刚也说了。

 

台上的莫扎特泛着光,准确地说是白色的衣服和金色的头发泛着光,是眼睛闪烁着光,但那种轻松,甚至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令人错觉他就是为舞台而生的。

 

科洛雷多有一会儿是被震得无法思考的,到不是说莫扎特唱得多好,康斯坦茨说得很对他现阶段还并不算是成熟的歌手。但他与自己的音乐的融合,与舞台的融合,像是几十年的老手一样。

 

可能没有最精巧的技术,但莫扎特的游刃有余和情绪表达不知道超越了其他艺人们多少。当他演奏时,他就是在这群艺人中最为出众的。

 

他们演奏完毕时,莫扎特拉着两位女士鞠躬,科洛雷多仰着头看他们。莫扎特在弓着腰时刚好看见了帽子下的这张脸,一个没忍住又笑了出来。

 

南奈尔和康斯坦茨一同看他,莫扎特一挑下巴,示意她们看观众席最末、乔装打扮了的科洛雷多。

 

他飞扬的神态将‘青葱’这个词表现到了巅峰,但被发现了的科洛雷多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尴尬。

 

康斯坦茨和莫扎特一同笑了起来,两人见牙不见眼地短暂对视之后继续一同嘲笑着科洛雷多。

 

南奈尔拽了拽莫扎特的袖子示意他别太忘形,再惹科洛雷多数落一顿。

 

三人就这么热热闹闹地鞠躬谢幕下了台。

 

有三分之一科洛雷多还沉浸在莫扎特的音乐带给他的震撼与愉悦中,还有三分之一已经开始思想如何营销康斯坦茨和莫扎特了,而最后三分之一在拼命抑制自己,待会儿可不能夸奖莫扎特,还得给他提出点新意见才行。

 

科洛雷多在后台的化妆间中找到了他们仨,南奈尔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而莫扎特和康斯坦茨已经在计划晚上去吃什么去哪里玩儿了。

 

他并没有敲门,而是推门直接进去了 - 他在想好自己要说什么之前就推门进去了。

 

仨人同时看向他。南奈尔带着些不安,莫扎特则带着不屑,而康斯坦茨明显是和莫扎特一伙儿的。

 

科洛雷多清了清嗓子,一个人有两个大地站在狭小的化妆间内。“咳,我刚刚看了你们的彩排。我必须得说,首先感谢南奈尔这次能来帮忙,您的小提琴绝对是很精彩的部分… ”

 

莫扎特背着科洛雷多,手里还玩儿着自己的谱子,对康斯坦茨挤眉弄眼,比了个口型:官腔儿。

 

科洛雷多继续道:“康斯坦茨,您也没让我失望,不愧是阿洛西亚推荐的家人,很明显您是花了很长时间练好了基本功的。”

 

康斯坦茨倒是很高兴,忙不迭地说着谢谢,莫扎特朝他们翻了个白眼儿。

 

“而您嘛,莫扎特先生,如果您早几天把曲子写好,早点开始练习,也不至于声音处处被康斯坦茨压着走。您自己说说,您今天都哪儿唱破音了,哪儿几乎发不出来声?嗯?”

 

科洛雷多说着抱起胳膊,半倚在化妆台上,倒比莫扎特还矮了一头。

 

莫扎特气结,这是故意找茬儿吧?

 

而且就找他的茬儿?这什么奇怪的下马威?难道还在记仇么。

 

莫扎特撇撇嘴,这人难道不是幼稚么。

 

他拉了把科洛雷多,直接把人拽了出去。莫扎特能跨将近十二度的手愣是没能一把箍住科洛雷多的大臂。

 

演播室离老城不近,只能模糊地看到一点点萨尔茨堡要塞的影子。这时临近秋天,风也萧索了起来。两人在外面的木头长凳上都冻得不轻,好吧,莫扎特更冷一点。

 

“所以您也发现了– 我并不怎么适合在台前唱歌,现在明白为什么我一直在设法劝说您了吧?”

 

科洛雷多无法反驳,字面意义上的。他看着莫扎特被冻得哆哆嗦嗦却硬把自己拉出来,为了避开南奈尔和康斯坦茨,明白莫扎特上次被自己训斥之后总结了经验。他现在也知道要避着其他人维护科洛雷多的权威了,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所有人都会有所改变的。

 

莫扎特比之前更加小心翼翼,在行动之前也懂得如何试探了,但这令科洛雷多困惑。这是他想象中成功驯化过后的莫扎特,可他发现这并不适合莫扎特,或者说他从来没真正想象过自己能够驯化莫扎特。

 

“是的我发现了,可我依然认为那是因为您从小没有学过声乐,接触的时间也不够长。您要是足够勤勉,您要是当初能好好上课,而不是单纯靠天赋,现在我也就不会这样说您了。”

 

科洛雷多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想惹毛莫扎特试试,试试看他是不是真的会服服帖帖的了。

 

莫扎特还真没让他失望,反手就把一直在玩儿着的谱子甩了他一脸。“我听了你的,努力做了那么久自己根本不想干也不适合干的事儿,你丫现在这么说?!”

 

莫扎特气势汹汹地扔完谱子离开了。科洛雷多也被气得手抖着满地捡谱子,草地里的湿气晕湿了谱子,他竟然还吹了吹。

 

那份谱子并不是用Sibelius打印出来的,而是手写的,潦草的墨水印记涂涂写写得满页都是,甚至还有墨水没干时弄上的指纹。科洛雷多看着这些音符,明白其实搁莫扎特,可能连谱子都不会正经写,要不是为了南奈尔和康斯坦茨,估计他就全部即兴了。

 

说实话,他很满意。莫扎特是一个… 充满惊喜的作曲家,这个充满惊喜的作曲家这时突然折返,从他手里把谱子抢了回去,然后一言不发地又气势汹汹地离开了。

 

莫扎特的作品并不完全像他这个人。他的作品大部分时候是愉快的,和谐的,但同时又是没有过多抒情的。这和他偶尔有些激烈或者放纵的行为并不是很一致。但科洛雷多突然想起来了最开始那天晚上在餐厅中莫扎特充满怨念和狂风暴雨的演奏,那天的演奏就像现在的他。

 

莫扎特回到化妆室中的时候,康斯坦茨已经走了,说是阿洛西亚和她家里其他人要一起吃饭,为她鼓劲儿。南奈尔试图掩饰着自己的担心,问莫扎特:“刚刚科洛雷多没… 说什么吧?”

 

“妈的,他快气死我了!我现在付违约金要多少啊?能不能明天就辞职啊?”

 

南奈尔一脸‘我就知道’的样子开了罐可乐给莫扎特,“明天,明天咱直播完,再想办法弄科洛雷多。你这次直播要是真搞砸了,那并不是真的在解决科洛雷多,而是在自毁前途啊。既然要在这个行业里混,不能留下这种黑历史的。”

 

莫扎特咕咚下去一口说道:“南奈尔你现在和爸爸一样一样的,听听你说的话,肯定又是一口一个为我好,可我现在并不开心,我并不想在聚灯光下得到那么多注意,我也不想迎合谁谁谁,我的创作,是单纯为我自己的。”

 

“你应该更相信自己,你单纯的创作很有可能受众恰好也喜欢。”

 

南奈尔没说错,第一这综艺确实是一步好棋,从马克西米利安的平台走出去,再开始发表单曲比直接靠工作室的力量制作宣发要更加容易。

 

第二,莫扎特不知道,今天在场的几个节目制作人早就聊起莫扎特了。他按理说应该去‘讨好’的观众,根本不需要他去费心,毕竟是雅俗共赏天赋型的莫扎特。天赋型选手偶尔会希望全天下的观众都能欣赏自己,但是科洛雷多和南奈尔反而看得更清楚 – 这次综艺赢不赢,得到多少投票并不是关键,而令莫扎特的创作天赋在业内获得关注才是。

 

“科洛雷多这次可是捡到宝贝儿了,你说老莫扎特这些年一直不温不火的…”

 

“利奥波德也还好吧,他只不过是唱着以前大多数歌手都会唱的歌,所以这些年才渐渐过气了。”

 

“我听说沃尔夫冈快毕业的时候是想签HRE的,但是HRE没看上他,才回萨尔茨堡了。”

 

“我要是HRE现在可得后悔。”

 

“那也说不好吧,咱们几个看着肯定是他最强,但这时候很难说观众喜欢什么类型的。”

 

“也对,明天现场投票第一轮被刷下去也不是不可能。而且他们明天出场在最中间,绝对不是什么好位置。”

 

“但是你不觉得希罗这次反而并没有力推么,到现在社交媒体上都没什么他的消息,当年他推阿洛西亚的时候可不这样。”

 

“谁知道他呢,我总觉得他对莫扎特有点… 放任,或者说是藏着掖着。”

 

“为什么?”

 

“那我怎么会知道?”

 

几个人抱着手等着看好戏,像莫扎特这种新人虽然实力在这儿摆着,但是这年头没有营销、通告、网上的粉丝,谁知道他能走到哪里呢。

 

“我有个奇怪的想法,你不觉得科洛雷多有可能是想让他接班自己么?”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并不是想让他当歌手,而是攒些名气资历,然后转幕后。”

 

“不可能,莫扎特明摆着是摇钱树。粉丝经济,懂不懂?”

 

“但是你看希罗为阿洛西亚规划的路,他不是个目光短浅的人。”

 

“或许他也在做实验?现在他也摸不清莫扎特这样的人能不能大红,所以这次他也得试个水。”

 

几个人讨论的声音渐行渐远,科洛雷多在河边儿全都听了去。不,他们说得都不对:科洛雷多相信莫扎特不屑于任何这些门道,也不需要。

 

那天晚上,莫扎特毫无精神压力地倒头就睡过去了,一觉睡到中午才起,倒是能确保晚上直播正常发挥。

 

马克西米利安和节目团队倒是有点抓狂– 直播设备,网络投票,现场观众投票,票数统计,如何监票,舞台灯光,各种各样的问题。

 

莫扎特他们提前五个小时就被阿科捉去了,在现场又试了一次音响设备,然后就是化妆。

 

化妆师并不是节目组的,而是科洛雷多从外面找的,只负责他们三人。莫扎特早早收拾完了,只画了眉毛涂了遮瑕,没费太多功夫。而女士们就不同了,从假睫毛到高光,两个人得至少一个多小时。

 

莫扎特最先画完,被套上了身浮夸的潮牌,一身的大红大黄,得亏他本身高瘦,这么穿才不算太突兀。后台又乱又黑,走廊基本上是当仓库使了。莫扎特捧着罐儿健怡可乐坐在个纸箱子上,他刷着手机,推特上早就开始为这期节目造势了,而汤不热上也有诸多粉丝开始为他们的十八线偶像们刷动图。

 

莫扎特看着八卦正开心,手中的可乐罐儿被抽走了。

 

“马上上台唱歌,别喝这种刺激性饮料了。”

 

他抬头,看到那罐可乐在科洛雷多手里。

 

科洛雷多皱着眉,看着他这一身衣服和满是发胶的金发。“谁给你弄的这么一身儿?”

 

“您该去问问您雇的那位。”

 

科洛雷多揉了揉脸,坐在了莫扎特旁边的空纸箱上。这倒是把莫扎特逗笑了,这叫什么?这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两个人都觉得对方很滑稽。

 

“你准备好了么?”

 

“你又来干什么?”

 

“来看看你们是不是准备好了。”

 

“我们准备得再怎么好你也不会觉得我们准备好了的。”

 

科洛雷多拍了拍他的肩,径自走去看看女士们怎么样了。

 

他们上台前,在后台能模糊地听见主持人在激情洋溢地说着串场词,莫扎特都替他这份热情而感到尴尬。

 

“你紧张么?”康斯坦茨小声问他。

 

“不啊,我为什么要紧张?”

 

“那就好。”康斯坦茨的下唇微微颤抖着。

 

莫扎特在灯光中有那么一小会儿感觉头脑空白。但坐到键盘前,他立马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造型师是对的,只有这种造型才适合和音乐在一起的莫扎特。

 

他成为了目光的中心,他的音乐他的装扮,都使人眼花缭乱。他没有放肆地宣泄情感,没有追赶当下的潮流,而只是将着力点放在了‘优美’上。

 

莫扎特认为自己算是尽力了,至少他问心无愧。但演唱对他来说还是困难,破音气短确实对他的作品展示有影响。最终票选结果出来时,他们的表演只获得了第四,在十几个组合或者个人中只能算是中等偏上。康斯坦茨和南奈尔已经

 

推特和汤不热上瞬间出现了康斯坦茨和莫扎特的tag,各种各样的动图和讨论。不知道是谁,po出了利奥波德以前出席活动的全家照,扒出了南奈尔和莫扎特小时候的样子。

 

莫扎特收割了一茬子粉丝,在汤不热上总算不是查无此人了。动图配字一水儿的“你看他的眼睛看他的头发看他的手指!!!”

 

而康斯坦茨的声音则受到了专业人士们的好评,推特上几个业内制作人专门为她写了小作文儿。科洛雷多看着这些,心想莫扎特现在会明白自己为什么苦口婆心地让他去学声乐了吧。就连所谓的业内人士,第一时间也只看到了谁唱得好,而不是去深究到底是谁写的这些好东西。

 

他踩灭了烟蒂,发现莫扎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后台出来了,拿着一大罐子啤酒站在河边。

 

“你怎么老是在喝东西?唱个歌至于口渴成这样么?”

 

莫扎特难得没回怼他。而是静静地靠在栏杆上看着他。

 

“你怎么了?一周之后继续直播压力太大?”

 

“不是,怎么可能?我一夜就能写好下次的曲子。”莫扎特眼皮下垂着,比平时听上去平静很多。

 

这种平静使科洛雷多不安。“是不是只拿到第四,没达到自己的预期啊?”

 

莫扎特没说话,眼皮抬起来了一些。

 

“第一名是有粉丝基础,上过奥地利好声音的选手,第二名… 恕我直言,长得比你的创作、康斯坦茨的声音和南奈尔的伴奏加起来还好看,他就是站在那儿什么都不干也会有人投他的。第三名的两口子是声乐老师,观众喜欢炫技什么的也是可以理解,毕竟有经验还专业。”

 

科洛雷多自认这是他在安慰别人这件事儿上能做到的极限了。

 

但莫扎特并没有察觉这是安慰,“我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看着河对岸的路灯,和凌晨的星星,只留给科洛雷多一个侧脸。

 

“您要是志向那么远大,听我的,好好练习,等到决赛的时候说不定已经会有人愿意排着队的给您出专辑了。”科洛雷多叹了口气,觉得这是个好时机,让莫扎特察觉到现在的市场和他以为的并不一样。

 

“你知道么,我虽然不愿意顺从你和我爸,不愿意顺从观众,不愿意顺从这个时代的口水歌,但是不代表我对音乐没有敬畏。音乐是不能够随随便便对待的东西,我不会这样。而您总是说得像是我的错一样!总觉得我无法走出一条路来是因为我不够努力我不懂得规则一样!”莫扎特越说越激动,把罐子咚得一声扔到了河里。

 

科洛雷多从没见过手下艺人有这么激动的时候,上前一步握住了莫扎特的肩膀,逼迫他和自己对视。“我会签下你,就是因为喜欢你的音乐。这点儿自信我还是允许你有的。现在回家去,睡一觉,忘掉今天,然后明天早上八点给我上课去。”

 

TBC

我对嘻哈没有任何意见

我从来没有卡文这么严重过

科洛雷多的人物形象彻底崩了,下章可不能再放飞自我了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