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迪炫迪】Fortune Favours the Bold 4

前文请戳:

【迪炫迪】Fortune Favors the Bold 1

【迪炫迪】天佑勇者2

【迪炫迪】天佑勇者3



4. 

 

所以他以同样冷淡的态度,得体而又礼貌地说:“那也祝你明天演出顺利。”说罢理了理领子,准备再一次在芒果台演唱《没离开过》。

 

看着迪玛希转身离去的背影,林志炫忽然有种想向他寻求解释的强烈欲望,明明昨天晚上还相谈甚欢,怎么突然就…?难不成是昨天在电梯里的那番交谈?一定是了,自己果然令这名眼里容不下一点沙子的少年失望了。

 

幼虎确实对猎豹没什么威胁,但是这不代表猎豹对幼虎没上心。同为猫科动物,又那么像是曾经的自己,怎么可能不想护他。

 

但是细想之下,迪玛希怎么能跟以前的自己比,身后有黑金还有内地数一数二的地方电视台撑腰,再退一步还有家乡哈萨克斯坦和自己的一身硬技,想帮他也确实是狂妄了。

 

可是这么多歌手,和主持人,合伙做的这么一场大秀,他不也融入得恰如其分么,偏偏自己提点他两句就踩上雷区了。林志炫苦笑,带好了麦和其他设备,准备登台。可惜前天还在观众席里的青年不在了。

 

其实迪玛希并没有走远,而是停顿在了演播厅的门外。这“出将入相”的故事,本就是卢生的黄粱一梦,舞台上的一切看着确实浮华,但又都是伪装堆砌起来的。梦嘛,从来都抓不牢靠,但是又叫这么多人上瘾。

 

“炫哥今天唱什么?”他半眯着眼睛,装作不经意地靠在门边,向里窥去,翻译兼助理站在边儿上,也是一脸兴趣盎然。

 

“不清楚,4号出的通知没听说炫哥也参加喜乐会啊。不如看完再走吧,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情了,就练练明天的采访而已。”

 

“我们竟然那么闲啊?感觉都不像当红艺人了。(¯﹃¯)”迪玛希开着玩笑,其实他一直在等着这么个台阶儿下,早就快步又走进了演播厅。

 

迪玛希并没有坐下,而是抱着胳膊,站在了最后一排。半靠在墙壁上很是显眼,半仰着脸,几分挑衅地审视着台上的人。前奏缓缓响起,简单的钢琴,翻译一下子来了精神,“是《没离开过》!”

 

舞台上四起的烟雾,不知道是不是氮气,看上去比迪玛希彩排时炫丽很多。林志炫站在舞台中央的,统领着整个舞台,那种压迫的气势并不是他在台下会有的。这人只有在舞台上会锋芒毕露,音响调试时声音忽大忽小,但丝毫不影响台上男人的绽放。迪玛希对自己会这样形容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笑了出来,翻译反而摇摇头有些失望。

 

“比起《我是歌手》第一季时的音色差得太远了,难怪老聂会担心这种直播呢。”

 

迪玛希笑笑没说话,这种彩排现场都能这么稳,虽说音响的确是个大问题,但是翻译的要求未免被录音棚和各类修音养得太刁了些。

 

“忧愁你忧愁。”高亢的转音,叫两人移不开眼睛。迪玛希暗叹,现场果然比录音版本的能震慑人心得多。尤其是现场的那两句嘶吼出的right here, right now, 更是令人振奋,就连翻译也忍不住又站了起来。

 

“才发现你在等我,

 

没离开过。”

 

舞台上的人腾地抬头,观众席远处站着的瘦高身影看不真切,但他笃定那就是迪玛希。他确实没离开过。

 

曲终,迪玛希轻声说了句什么,翻译同志则摊了摊手:“我是学俄语的,不是哈萨克语。”他轻笑,两人的掌声淹没在一片稀稀拉拉的掌声中,并没有多少人认真观看彩排,音响的故障才更使工作人员挠头。

 

“走吧,该去准备准备咱俩明天的采访了。”

 

翻译明显意犹未尽,“这么多明星的现场,不看太可惜了。”

 

“明天晚上还有正式的呢,可以来看啊。”

 

“好吧,那我们走。”翻译装作骑着皮皮虾的样子。

 

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怎么能在后台时对这样一位前辈如此冷淡无礼,即使心里有火儿也不应该失去礼貌。而且这一首歌之后,他想他又一次喜爱上了这位前辈,无关人格,无关炒作,单纯地喜爱这样的演绎与技巧。还有那种哀而不伤,内敛深邃的气质。他不相信这样的人会为了热度而伪装什么,现在他为自己刚刚的举动而羞愧,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位前辈。

 

所以才急于拖着翻译离开。

 

而林志炫呢,下了台摘了耳麦第一件事就是寻摸迪玛希,这孩子明明刚才还在呢,这么一会儿就又跑了。林志炫不禁扶着额头,有些话不说清楚问清楚,心结可就大了去了。而现在又不见那孩子的影子,愁人。助理倒是热切地迎了上来,耳语了一番,老林才总算弄明白迪玛希为什么突然负气了。这种事儿,节目组剪辑剪辑就完了,还非得跟小家伙儿挑明了说,那自己在他心目中成啥了

 

跑路了的孩子呢,倒是和翻译优哉游哉地回到了平时的排练厅,两人莫名其妙地又聊到了林志炫身上。

 

“芒果台这样炒你俩,还老说你俩相似,不知道是福是祸。”翻译指着清单中一道意思大约是‘你如何看待歌手舞台上的对手们,比如说同为实力唱将,还与你本人相似的林志炫?’,“这种问题一旦处理不好很容易被粉丝抡的。”

 

“嗯?”迪玛希有些困惑地看着他。

 

“就是说,你要是回答:‘是啊,我们很相似’那他的粉丝会说你在捆绑他蹭热度。如果你要是回答:‘不,我们一点都不像,我就是我’那他的粉丝会说你狂妄自大,总之怎么说都不对。”翻译也是一脸无奈,舆论有时是最强有力的武器,“所以你好好想想到时候怎么回答吧,而且我打赌芒果台会很乐意有人这么问的。”

 

“我会实话实说,他是前辈,我还需要历练,才能像他一样自如,他比我强大,在于经历了沉浮,依然保持着纯真。”

 

翻译稍稍坐直,眼前的青年有狂妄的资本,却还能这么谦逊,明明不懂粉丝心理,单凭真诚就能说出这样一番话,他的路会很长。

 

“那这个题呢,说说未来,你会怎么回答?”

 

“新年后的安排,就说年还没过完吧!这种题真应该去问聂先生。”迪玛希摊手,搪塞过去。翻译想到哈萨克的文化好像不喜谈起未来,所以也没多说。

 

快要弄完时,迪玛希突然来了兴致,“我可不可以问你个事儿?一件我很怀疑的事情。”

 

“你说,什么事?”

 

“炫哥…. 真的有五十岁了?!”

 

翻译笑:“我还说什么事儿呢,要不是我小时候我妈就特迷他,我肯定也得怀疑。我记得特清楚,那个时候还是放磁带的随身听,他还在优客李林,我妈老听《黄丝带》里的流星。”

 

迪玛希可能不懂什么叫做满头黑线,但是他绝对知道【扶额】的表情,他现在是与中老年妇女的审美相同了么…“您母亲的品味… 真不错。不过流星?优客李林?”不过想想也对,好的东西是不分时代的。能跨越时代流传下来的,都他妈是好东西。

 

兴致勃勃地掏出手机,就被三声不急不缓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一齐回头,门开了一条小缝,闲聊中的主人公正捧着一个大盘子向里巴望着,在阴影下脸显得更加消瘦,而圆形的眼镜反射着光芒,叫人看不真实。

 

翻译用俄语小声说:“我他妈现在也开始怀疑你炫哥的年龄了,你待会儿问问吧,你俩英语能聊。”

 

“炫哥,您带了吃的来啊?让助理分给我们就好了,您太客气了。”翻译腆着一脸笑,将门拉开,顺手接过他手里的台湾点心。“真有心,看着就好吃。”

 

“打扰你们了,我是来找迪玛希的。”男人依然小心翼翼地站在门口,像是怕屋里的人不欢迎他进去似的。

 

“那您快进来,我们已经弄完了,他下午没其他事儿了。”翻译笑眯眯地拿了点心然后又要到了签名,心满意足地走了。还不忘朝脸色不善的迪玛希做个鬼脸儿,天知道这两个人对芒果台这事情是怎么想的,估计也得密谋一下吧,反正这事儿就不归他管了┑( ̄Д ̄)┍。而迪玛希暗暗攥拳,得好好学中文不然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炫哥挑了把不近不远的椅子对着迪玛希坐下,气氛莫名有些紧张,尤其是迪玛希背对着窗户,看不清面色。两人一时无语,炫哥本来打好了一肚子的腹稿现在也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青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着金典,一块儿接着一块儿地吃桌子上林志炫带来的他不知名的点心。牛油蛋卷,好吃,又酥又薄。凤梨酥,好吃,酸甜爽口。桃酥,好吃,香气四溢。杏仁饼,好吃,口感丰厚。绿豆糕,好吃,入口即化。

 

都说年纪越大脸皮该越厚的,最后竟然是林志炫撑不住了,觉得该说点正事,结果话一出来变成了温柔的,“你要是饿了,不如我叫外卖吧。”

 

没想到青年竟然毫不客气地点头,“好啊。”刚刚甜的吃多了,烧心,炫哥真是太贴心了。

 

“我来,是想跟你说清楚。节目组的安排,我事先完全不知道,应该也是昨晚录制完之后他们临时起意的。”完了,最后打的腹稿一句也没用上,竟然就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了。

 

迪玛希继续点头,“我知道了。刚刚也是我反应过激,您别介意才是。”

 

“还有昨天晚上…”

 

“您也是为我好,我知道。”点头点得脸都埋起来了。

 

“你应该做你自己的,但是有些时候… 只有臣服,才能凌驾。”

 

青年突然不点头了,眼睛亮的吓人。“你做到了么?”

 

“我不知道。”

 

青年继续点头,不敢看他,“我觉得你做到了。”然后脸上一片赤红。

 

“那我就做到了吧。话说你想吃什么?”

 

青年笑了出来,“咸的。”

 

老林白了他一眼,把盘子端远,“吃这么多,胃不舒服了吧。”

 

 

TBC

 

决赛前的一更,给他俩加油,还是逗逼风最适合我!!!严肃了三章的我终于绷不住了!

以及请无视标题语言选择,是我在抽风【捂脸】

还有《流星》和黄丝带,是植入了我妈啦⁄(⁄ ⁄ ⁄ω⁄ ⁄ ⁄)⁄她在像我现在这么大的时候就沉迷林志炫,现在轮到我沉迷了,我俩赌等我有了闺女肯定也得沉迷大仙⁄(⁄ ⁄ ⁄ω⁄ ⁄ ⁄)⁄【继续唱下去啊啊啊啊!】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