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亚梅】卡梅洛特暗恋指南2

亚瑟·钢笔龙著


写在前面:无滚,大约就是亚瑟没死归来之后梅子误以为亚瑟还是厌恶魔法,不能原谅他,而亚瑟误以为... 

前文请戳:【亚梅0513】卡梅洛特暗恋指南


5. 

 

所以,他这是在告白么?

 

咳,这有什么新鲜的啊,是吧。对抗暗灵时,他在我身旁,我觉得那应该是他的表白中最令人感动的一次(咳,我不是说卡梅洛特陷入沉睡时他就不令人感动了)。

 

他说,我不该怕死。他说,我们会胜利,一起。

 

我回忆着他的话,我想他说的非常对,认识这么多年,我们一起打过的怪,可能比我们一起吃的饭都多。但是哪一次没好好地活着回来?于是我又一次充满了干劲儿,绝对不可以辜负梅林的信心和情谊。

 

我摆出一副努力,严肃,向上,积极,斗志昂扬,自认为良好青年的样子,认真地对梅林说:“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召唤出这么多不死士兵的?圣杯么?”

 

梅林湿乎乎地瞪着我,我的意思是,带着泪地瞪着我。然后坚定地说:“不需要你,我自己解决。”

 

嗯嗯,我懂,他一定是不好意思了。捅出来个这么大的幺蛾子,刚刚又不慎疑似表了白,我又提出要帮助他,他觉得在我面前丢了脸,而我又知道了他的心意,所以假意拒绝,这是暗恋中的一条定律。

 

但是真是的,这人还跟我不好意思起来了,太把我当外人了吧,还是不是朋友嘛。

 

于是我决定治治他。“好吧,那你自己去吧。把你造成的麻烦解决啊。”

 

我牵着缰绳,做出扭头要走的样子。

 

我以为他会喊住我的,比如像“亚瑟你个菜头快来帮我。”

 

“亚瑟我们可能成为好朋友啊,作为好朋友你怎么能不帮我。”

 

“你就这么走掉了?!”

 

但并没有。我回头看他,他只给我留下了一个在马背上的背影。

 

好吧,所以你的国王给你的忠告是,暗恋中如果对方故作高冷,那你就不要再死傲娇了!不然一定会像你的国王一样玩儿脱的,我知道,我们都非常希望成为控制的那一方。所以你的国王就为了证明他不怂,做出了这辈子最混蛋的事情。

 

这跟姿态啊,暗恋啊,傲娇啊,有病啊,智障啊,自大啊,都没有关系。当危机发生了,当你真正在意一个人的时候,去他妈的,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儿。懂么?

 

 

然而我当时不懂啊,我觉得像是被自己的男仆欺骗了那么多年之后,那么多年的情谊也被自己的男仆毁掉了。我觉得像是被拒绝了。哎,等等,可明明是他暗恋我的啊。

 

我骑在马背上,越想越不对。

 

我怎么能不去帮助一个朋友呢?

 

我作为骑士,这是不对的行为。

 

更何况这个朋友差点儿为我死过。很多次。

 

我越来越不像自己了,从来没这么担心又纠结过,而且我是怎么做出把梅林抛弃在身后这么渣的事情的?就差揪一朵花儿,数花瓣儿来决定回不回去找梅林了。但根本用不着这样,我身后传来了一声凄厉的“Arthur!”

 

6. 

 

不不不,我才不在乎。

 

他死了我刚好可以换个听话一点,手脚麻利一点,少去酒馆一点,膀胱健康一点的男仆。

 

我骑在马背上狂颠,他不可能死的。他活过了暗灵活过了我,活过了莫甘娜活过了森诺德。可是以前每次都有我在,至少在我知道的情况下没有一次这样离开过他的。

 

他要是受到了任何伤害,他要是。。。死了,这次能赖的人只有我自己。

 

我骑回了刚刚分别的地方。 梅林听话的马中了剑,倒在一片血泊中。Godammit,梅林不会有事的,嗯,他可是大法师啊,嗯。

 

“梅林,你别吓唬我啊,你给我出来。你敢吓唬我,就回去扫十次马粪。”

 

好吧,我为了失去一个男仆而陷入了恐慌中,这么说真够丢人的,但我甚至能听到自己声音里的哭腔和颤抖。

 

“亚瑟?”一脸一身泥巴的梅林从地上爬了起来。“你没死?!”

 

噢,天啊,他还是像虱子一样烦人,像他这么不会聊天开场的人,一定注孤生。

 

“怎么,你巴不得你的国王死啊?我死了之后你是有什么打算么,梅林大人?”

 

我开着玩笑,却着实体验到了“虚惊一场”是多么令人快活的一件事了。我一把搂住他,上次这么抱他时他刚好被莫甘娜的蛇附体,他貌似不记得了,于是这次我为了让他记忆深刻,吧唧一口亲上了他额头上的泥巴。只要他没因为我死去,一嘴泥又能怎样。但我当时确实因为欣喜冲昏了头脑(不许说你的国王本来也没什么头脑),现在细想你们不觉得他这句开场白很奇怪么?该有危险的不应该是他么?

 

“妈的,到底谁像个女孩儿似的。亲我干嘛?”梅林漆黑的脸上只能看到一口白牙了。“你死了之后我再也不用扫马厩了啊。”他头上有一撮毛一翘一翘的,能回来,真好。

 

我们共乘一匹马,往卡梅洛特返去。他坐在我后面,不看他我都能听出来他手足无措的样子。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不是说暗恋的人都很喜欢肢体接触的么?我正疑惑着梅林的头就砸在了我肩上,这人原来是睡着了啊。

 

我怕他掉下去,伸手扶了他一把。结果蹭了一手冰凉黏湿的红色。“梅林?”

 

7. 

嗯咳,这真的是一本严肃又正经的指南。虽然读到这里你肯定在质疑你的国王,到底是出了什么差错连一个好友兼男仆都搞定不了(因为你们的国王就是个菜头啊- 莱昂注)。

 

嗯咳,莎士比亚将来会说,最好的好人,都是犯过错的过来人。虽然莱昂替我审稿时看到这里已经笑得见牙不见眼了,但写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暗恋这种事,妈的不是人该干的。

 

所以作为一个人,一个好人,我决定得帮助终止梅林这种憋屈又沮丧的行为。

 

他确实在对战骷髅不死军时受了些伤,不过还好我们及时赶回了卡梅洛特。盖乌斯一脸决绝并且难受地告知我,梅林他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能好。哈,盖乌斯一定也是觉得梅林这小子应该再多尝到些教训!不然下次指不定不长记性又搞出来什么大事情。(顺便给盖乌斯- 我们的皇室医官植入个广告,他的诊疗,值得信任!找他买药,三天保好!)

 

话说梅林趴在他那张窄的跟羊肠似的床上,还硬的像砖头,真的能养好?我嘴上说着哦多歇几天,不用着急回来工作,没有七国最差男仆添乱说不定我的日子还能快活点,梅林貌似很不待见我,一直闭着眼睛装睡一句话也没有,但是大哥,控制住你抖动的睫毛啊。

 

真是,这人到底在别扭什么啊,喜欢上你的国王多大点儿事儿啊?

 

我回头对莱昂说,“上集市去给梅林买张好点儿的床吧,明天送过去。喔,说是你或者帕西买的,别说是我掏的钱。”

 

莱昂堆上了一脸了然的笑容。

 

接下来的几天我处理了堆积了七天的工作(我知道这很不像我),当然由于梅林的缺席我在两场演讲中没有稿子,靴子脏的像是掉进了猪圈里,羽毛笔甚至被我咬的没有毛了。

 

然而梅林并没有好转,我第四天去看他的时候,他依然歪在床上。而且是他自己那张小破床,我让莱昂送过去的那张被盖乌斯立在了平时制药的厅里。

 

我有点生气了,这人从来就不懂领情。

 

我知道,他可能喜欢我,所以觉得尴尬,但是换张好床有什么的?我坐在他床边,转动着大指上的戒指,假装气愤地看着他。相信我,一个国王瞪着你时的压迫感几乎是必杀了,梅林这次一定能懂我。

 

然而并没有。

 

他躺在那儿,绷着嘴看着我。“有什么事儿,你直接说吧。”

 

我纠结了一下,怎么才能劝服他换个床,然而又不能听上去像是在关心他。

 

“陛下,我真的没兴趣,也没力气和你玩这种游戏了。”

 

我顿时火儿大了起来,我好心好意给他买了张床为了回馈他的感情,安抚他的情绪,是为了玩游戏的么?!(陛下你这样写我有必要提醒你…好像…引申义很多,而且少儿不宜- 莱昂注*)。

 

我站了起来,比他更高了。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这到底什么意思,我看明明是他在操控着我的情绪才对吧?

 

“你肯定已经知道了对吧,陛下,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讲。”

 

他不敢看我,别着头,闭着眼。

 

妈啊他这是在干什么?那么迫切地需要我对他暗恋的回应么?我该怎么办?答应他?

 

可能也只能这么办了。

 

“陛下,你的处置,我都接受的。”他一脸准备赴死的大义凛然,但声音和手却在颤抖着。

 

卡梅洛特连魔法都不禁了,为什么要惩罚暗恋?!真是不懂他了,不过话说回来我从来没懂过这个白痴啊。


而且他拿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当什么?他什么都没当!我会对一个那么好的朋友用刑么?他当我是什么人?

 

 “换张床,你说的,什么都接受。”

 

我转身准备离去,但是心里的邪火儿不发出来好像对不起我自己,于是站在门口大嚷了一番:“你倒是说说你都干了什么,我都知道什么啊!你把我当什么啊?我们是朋友,你竟然会质疑我,质疑我们的友情,我会对你动刑罚?!上次猎巫人来我救了你,芙蕾雅那次我也什么都没说(陛下那是因为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莱昂注*)。我想让大家都好过一点有什么错么?”

 

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所谓暗恋,可能就是因为对方不想让你知道,或者是过于不好意思,或者是担心你没有等值情感作为回应。所以还是不要捅破了吧。

 

我只能摔上门走了,留下芙蕾雅站在盖乌斯的门口目瞪口呆一脸懵逼,仿佛在说,“你制杖么”地看着我。

 

TBC

 

我竟然会继续这篇也是….而且貌似不甜了….


评论(12)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