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亚梅】卡梅洛特暗恋指南3

太久没更啦~ 前两章走起:

【亚梅0513】卡梅洛特暗恋指南

【亚梅】卡梅洛特暗恋指南2

写在前面:无滚,大约就是亚瑟没死归来之后梅子误以为亚瑟还是厌恶魔法,不能原谅他,而亚瑟误以为... 

后来梅林误以为自己会杀了亚瑟,而亚瑟误以为梅林要私奔... (脑洞开的有点儿大,不好填了😊)

注意!!米西安和芙蕾雅均已上线

8. 

由于上一章莱昂给我改的我很不满意,这次决定让米西安陛下来做批注了,特此告知一下。

 

我还是认为暗恋这件事太他妈奇怪了,不仅仅破坏了两个人的友情,还不能升华你们的革命友谊(引用寻龙诀要放链接啊,不然就是剽窃了-米西安*)。不过还真是符合梅林啊,这么胆小鬼的作为。

 

喔,糟糕,杰弗里竟然不敲门就进来了,完了,不能让他发现这本指南。

 

不过他并没有余力往我的桌子上看了,他抱着一大摞卷宗,嘱咐我后天之前必须看完。梅林啊,看你误工吧,让一个老年人干这么多体力活是要遭天谴的。

 

我诚恳地道谢,诚恳地请他坐下歇一会儿,甚至诚恳地叫乔治进来为他倒点儿喝的。然而他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大家都被梅林传染了么?扭扭捏捏磨磨唧唧,还不敲门!

 

“陛下,怎么换乔治倒酒了,梅林呢?”杰弗里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我开始反思,梅林到底干了什么怎么连小时候抽我手掌让我背书的老爷爷都开始这么害怕了。

 

“呃,您找他有事么?我们从阿瓦隆回来时,他受了点伤,现在透支着接下来十年的年假呢。”

 

“今天米西安殿下要再次来卡梅洛特了,特地感谢您上次对她的搭救。有些细节想找梅林商议。”

 

    杰弗里眼睛突然直勾勾地盯着我,像是审视,令人生寒。果然他还是那个催我背书的老头子啊,这些年一点儿都没变。他怀疑地瞪着我,继续道:“您知道现在梅林的状态么,您后来去看过梅林么?”

 

    诶,这让我说什么好。自从昨天在梅林面前爆发之后,再加上盖乌斯不冷不淡的态度,还有芙蕾雅的鄙视,让我怎么再去啊?

 

杰弗里貌似很生气的样子临走时对我说:“陛下,我懂米西安殿下对卡梅洛特的意义重大,但是请您别忘了梅林这些年对您和卡梅洛特的贡献。”(这个锅为什么要我背╮(╯▽╰)╭ -米西安*)

 

这一通话说的我很摸不着头脑,我怎么会忘记梅林呢。问题是现在去了该怎么跟他说呢,喔这该死的暗恋。我都知道了他暗恋我,再加上上次的不欢而散,还去对他说:“米西安公主可能是来再次联姻的。”

 

哦天啊,这也太蠢了。 

 

 我又拿起指南,却不知道这次还能写点什么。这本书的主角就是梅林,他不在我眼前晃了还能写什么?

 

于是我干脆撂下了笔,把脚翘到桌子上,无所事事地盯着窗外,直到莱昂突然冲了进来。

 

注意,当莱昂这种分寸拿捏得极为得体的人,都要用“冲”这个字眼了,证明事态果然非常严重。

 

我不免开始自己吓唬自己,梅林,是不是梅林发生了什么,先是乔弗里的那通话,然后莱昂也怪怪的。

 

“陛下,您怎么了,是不舒服么?怎么突然跳起来了?”莱昂完美地做出了“盖乌斯”式高低眉,一脸嫌弃地看着我。

 

 “啊,啊啊啊,没事,咳咳,莱昂,你没敲门,吓了我一跳。所以你是有什么事?”我重新坐下,作为国王,时刻都不能失态对吧。

 

莱昂也开始尴尬了起来,挠头,抠手,然后如出一辙地:“您最近有没有去看过梅林?”

 

“怎么了吧?他…怎么了么?”这些人吞吞吐吐的,真是能急死个人。

 

“他…没怎么,他好的差不多了。但是他回来开始继续工作之前,陛下不应该再去慰问他一下么?”呼,那我就放心了。

 

好吧,其实我很想去看梅林的,既然大家都这么愿意给我台阶下,那我干脆就去好咯。哦不对,我根本不想去见梅林那个消极怠工的蠢蛋的,都是他的这些好伙伴们给我施加太多压力了。

 

所以,国王给你的第八条指南就是:暗恋从来不再是两个人的事情了,虽然我不相信梅林会是那种故意找人来助攻的人,但是任何人都会喜欢美好的事物,其中包括梅林真挚的感情,而梅林本身,就已经是足够美好的存在了。

 

好吧,你的国王道歉,这章啥干货也没写出来,但是你们都去怪梅林吧,谁让他老是不出现呢?╮(╯▽╰)╭

 

9.

然而当暗恋不再是两个人的事时,麻烦才是真的大了。

 

我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

 

在莱昂的建议下我从厨房先端了一份刚刚烤好的司康,和一小束今天早上乔治采回来放在我卧室的野花。我们走在卡梅洛特午后的阳光下,我看着自己的影子莫名欣喜,梅林真的歇了太久了,而我马上要再见到他了。

 

“所以陛下,您要去见梅林会这么开心,为什么前两天一直不去呢?”莱昂一脸八卦的笑容,哪儿还像个正直的骑士。

 

“因为就是…就是很…不知道该对他什么…我们之间…有一些误会。不,他对我有一些误会。”

 

莱昂突然一脸了然,同情地对我说:“陛下,我都懂,真的。不就是米西安殿下要来了么,您跟梅林解释清楚他一定会理解的。您没对他和芙蕾雅有误会就好。”

 

我端着盘子的手颤抖了一下。莱昂一句话中的信息有点多。米西安?米西安和他暗恋我有什么关系?芙蕾雅?难道这么久他喜欢的人一直是芙蕾雅?

 

“他和芙蕾雅?”我的声音在自己听起来都变得有点刺耳。

 

莱昂语无伦次地解释:“陛下,只是这几天都是芙蕾雅…芙蕾雅离开了阿瓦隆来找梅林,他俩认识很久了,您记得那次我们被bastet袭击么..?呃,芙蕾雅就是那只bastet..梅林救了她。”

 

我一直以为她只是湖中仙而已,没想到她和梅林…所以梅林喜欢的不是我,一直就从来没是过我?不可能,那我们这段日子到底都是在纠结什么?难道是我们的友情本身就这么脆弱么?撑不过魔法,撑不过骷髅兵,甚至连一个一季就出现一次的湖中仙都能击溃?

 

但是我依然故作镇定道:“她不是阿瓦隆的守护者湖中仙么?能这样擅自离开阿瓦隆到外界来?”我显得毫不在意,希望莱昂没察觉到我的尴尬与丢人。

 

“梅林不都是最厉害的大法师了嘛,他如果真的想让芙蕾雅呆在身边我想他有的是办法。”莱昂不仅一脸敬佩,虽然他先前对魔法这事儿有些拿不准,但是由于梅林的关系他也在慢慢接受,我真的希望卡梅洛特所有人都能这样。

 

但是一想到梅林和芙蕾雅的关系我就一阵阵的脸疼。所以…他的暗恋…和我根本没关系?我当时有种冲动,撕掉这本指南。

 

太丢人了。原来一切都是我自恋而已啊。

 

我端着司康,越走越快。莱昂没再说什么,一脸尴尬地跟着我来到了盖乌斯的小屋子。

 

盖乌斯有些惊奇看着我来,确实是,上次在他这儿发了一通邪火之后还敢来也确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陛下,没想到您会来。这个…啊…梅林他…睡着了…您要不改天?”说着还把身后的门关上了,竟然连客厅都不让我进了。

 

“盖乌斯,听着…我知道我上次确实有点蠢,我感到抱歉,梅林本来就受伤了,我不该再发火了。但是他确实也该信任我才对啊,像我信任他一样信任我。这不才是朋友的意义么?”我说着把司康递了过去,示意自己是真的来看梅林的,还把小花插在了盖乌斯的花瓶里。

 

盖乌斯的大小眼,高低眉,悲悯地看着我,“陛下,或许…我这么说您可能会不高兴…但或许…梅林有他的苦衷呢?”

 

苦衷?芙蕾雅么?我是说,男仆也好法师也好,他想恋爱结婚,我很支持梅林有个人管管他别再去酒馆儿了,对吧?

 

就在这时屋里突然传来暴吵声,“梅林,你必须得跟你的亚瑟王坦白,你得告诉他这一切。”

 

“不,他。。。我…我都不能原谅自己他…我要是告诉了他…他不会原谅我的,我本来就不能这么对他。”

 

“梅林,你得告诉他实情,你得和我一起回阿瓦隆。去阿瓦隆我们都能获得永生,亚瑟也能活下去,这是最好的结局了。”

 

莱昂莫名其妙地站到了盖乌斯身后,盖乌斯像护犊子一样护着他,两人都不大小眼了,只是瞪着眼看着我。我现在看起来那么可怕么?不过现在总算搞清楚了梅林并没有在暗恋我,唔,突然感到一身轻呢,像是少了什么一样,我们又是最好的朋友了对吧?

 

但是他也总有一天会离开的对吧,也会有自己的生活,会继续用他的魔法擦地,但是不用再擦盔甲了,会继续像个傻瓜一样,但不再会有人朝他扔东西了。

 

我想象着他离开卡梅洛特的样子,应该会很幸福吧,现在魔法也解禁了。哦不对,糟了!!我的指南还在桌子上,得赶紧回去撕掉!!

 

第九条,你们给我记好了!大家都是会犯错的,不要自大到动不动就觉得对方暗恋你,很有可能只是因为你碍着他事儿了!!

 

10. 

我几乎是跑着回到卧室的,那本指南还躺在它原来的位置。

 

幸好幸好,你的国王还没丢掉脸。太万幸了。

 

但是当我准备把它丢到壁炉里时,我犹豫了。梅林就快离开了,不如留着点什么等他走了之后我也能乐呵乐呵。就算是嘲笑自己呢,但这一切还是因为他的傻气嘛。对,他的傻气。

 

于是我留下了它,锁在了床头的柜子里。

 

然后突然门开了,梅林冲了进来,而我的头直接磕在了柜子上,“┗|`O′|┛ 嗷~~梅林,都多少年了你还是不知道敲门么?”

 

“都多少年了,你还是得等着我给你换衣服是吧?你跪在床边干什么呢,米西安殿下都到了。你的欢迎致辞写了么?”梅林说着拿起了我架子上的礼服,还有仪式佩剑,一切都显得那么熟练自然。

 

我想向他道歉,想质问他是不是要走,但是我再也不想乱揣测什么了,他既然不介意,我也乐意假装不知道。我喜欢我们一直以来的这种相处模式,很自然…很亲密。

 

“没写,作为男仆你觉得我要你干什么用的?”

 

他哼哧了一声,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

 

>>>>>>>>>>>>>>>>>>>>> 

 

梅林写的致辞一如既往的长,我只读了一半到:“…增进两国自由贸易,再次欢迎Nemeth使团,好了,与其听我在这里毫无营养的念致辞,大家开动吧!喜欢吃什么不要客气,虽然我还是要推荐一下香草鸡!”我举杯,喝下,大家稀稀拉拉地鼓了下掌。

 

真是无聊。

 

梅林站在我身后,把酒满上了。我却又觉得怪怪的。

 

世界上最厉害的大法师哎,让他给我斟酒?!

 

我看了他一眼,他瞪回我,像是在说“专心跟Nemeth使团搞好关系,别想偷懒儿。”

 

在他是最厉害的法师之前,他是他自己,他是梅林,我安慰着自己道。

 

米西安可能是整顿饭唯一有趣的人了(你想说的明明是梅林好么╮(╯▽╰)╭- 米西安*),我们谈起了上次的狩猎,我提议过两天一起去城市观光。

 

她高贵优雅,矜持端庄,乖巧得体,等等等等,总之,适合形容王后的词你们都往她身上贴就对了。

 

Nemeth的Rodor国王其实是想让我们联姻的,我当时很抗拒,还跟梅林私下讲过:“我都没见过真人就结婚?听起来就好像跟你的快递上床一样。”

 

但是现在见到了真人,她真的很适合做卡梅洛特的皇后。

 

晚上回到卧室,梅林帮我脱下礼服时,对我耳语:“亚瑟,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应该一直信任你的,即使有魔法,我也一直该信任自己最好的朋友的。”

 

“别这么像小姑娘成么梅林。我知道,魔法解禁说到底是件不那么容易的事情,而且前段日子我也是误会了你。我说了我要你做自己,我会做到的。”

 

他转过身去,弄洗澡水。一下安静了,我必须得找点什么话说。

 

“梅林,你觉得米西安殿下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挺好啊,她不用我搬行李,不用我整理床,总之挺好的啊。”

 

“我是说,她来做卡梅洛特的王后,你觉得怎么样?”

 

然后我只听见洗澡水“刷拉”地洒了一地。

 

TBC

 

国王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卡梅洛特的月亮天天圆!




评论(8)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