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亚梅】卡梅洛特暗恋指南6

前情请戳:

【亚梅0513】卡梅洛特暗恋指南

【亚梅】卡梅洛特暗恋指南2

【亚梅】卡梅洛特暗恋指南3

【亚梅亚】卡梅洛特暗恋指南4

【亚梅】卡梅洛特暗恋指南5

大约就是... 一个误会接着一个误会的逗逼故事...


16. 

      我逃了出去之后,还没走远,就听到有人把什么东西从梅林屋里扔出来了。回头一看竟然是我昨天睡得那张床。

 

      所以他真的就那么厌恶我?以前对我的好… 都是装出来的?我以前是对不起德鲁伊人,现在改变了法律却依然无法实施,他们依然受着社会的压迫。

 

    但我想梅林不会恨我(天知道你让他扫马厩捡马粪清理盔甲陪你练剑的时候他有多“厌恶”你-.- 梅林注*),这不是他。可万一,以前的那个他,才是装出来的呢?

 

    我这么低着头走着,磨磨唧唧地来到了广场。

 

      米西安已经早早地准备好了,一身戎装令人想起很久以前的莫甘娜。靠,我今天这是怎么了,突然… 感伤了起来。

 

      这不像我。这不是我。

 

      我刚刚明明那么怕见到梅林,担心他根本是厌恶我的,现在又开始无意识地寻找起他来。都已经写到第十六条指南了,那就是看不到那条口水兜时,会心慌。

 

      我太习惯了,习惯了他的存在,他的脑残,他的… 嘲笑,当然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脾气太好,但是他一直在我身边的那种感觉,原来叫做底气和依靠。

 

      天啊,我竟然会写出来这么像未来某个叫做安妮宝贝或者琼瑶或者Stephanie Meyer的话,而这么做作又矫情的话写下来时竟然一点儿也不觉得别扭,暗恋真是种… 可怕又扭曲的东西。

 

      我将米西安托到马鞍上,她别过脸去看莱昂。我也跟着她一起扭头,莱昂并没有什么不妥啊。难道他们俩…?天啊,Nemeth的国王要是知道了,得宰了我和莱昂,不过去他的,我一个国王能… 对一个男仆那么上心,为什么公主不能和骑士在一起?

      

      “陛下,梅林呢?您平时简直离不开他。”米西安坐在马上调侃道,我不自觉地把嘴咧得腮帮子疼。

 

      “他昨天为了救德鲁伊人受伤了,我让他休息好了再回来。”

 

      “他今年的年假快要用完了吧?”莱昂也插嘴进来,两人都是一脸的调侃。

 

      “您确定是救德鲁伊人受的伤需要休息,不是因为什么别的?”米西安笑得眼睛弯成月牙,虽然在卡梅洛特天天满月,我们没见过月牙。

 

      乔治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陛下,您昨夜没有回卧房,所以床我并没有重新铺,不过如果… 您今晚会带其他人回房,我可以跟您准备好香薰,沐浴,烛火,新的床单,换洗的睡衣,以及看您还有什么吩咐。”

 

      天啊,这种话也就乔治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来了。

 

      哎等等?!

 

      他们在说什么?!

 

      “陛下啊,我刚刚听说盖乌斯那里… 地方不够睡的,您也多体谅一下他那里地方小嘛。而且也要有节制啊,第一个晚上就能做到把床扔了,这也实在是太…过火了。”杰弗里一脸尴尬地看着我。我也同样… 震惊地看着他。

 

      所以他们都知道梅林把床扔了的事情么?所有人都一脸了然的样子看着我,所以他们这么久都知道梅林对我的憎恨?

 

      我骑在马上,扭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大家都是一副看热闹和笑话的样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

 

17.

      

      我再一次扭过头来时,看到了蓝色的口水兜。

 

      莱昂也看到了,卖力地向梅林打着招呼。“梅林!你还是来了?能骑马么?不用休息么?”

 

      我也有些担心地看着他,但是如果他要是真的那么恨我,以前的好只是为了使魔法解禁的话… 我也不能对他心软。我不能忍受这种欺骗。

 

      “没事了,昨天休息得很好啊。骑马?为什么不能骑马?走路才会更累呢。”梅林同样笑嘻嘻地跟莱昂打招呼,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米西安很有兴趣的样子,“为什么会走路难受?不是应该骑马更难受么?怎么做到的?”说罢揶揄地看了我一眼。

 

      梅林好像明白了什么,一下子涨红了脸,红到了耳垂尖,红到了脖子根。我还是不懂,但是看他低垂着头,还包着纱布,最终忍不住问道:“你真的没事么?不是让你休息的么,怎么还是跟出来了?”

 

      米西安憋着笑,莱昂抿着嘴,杰弗里尴尬地扭开了脸,就连乔治的脸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是我跟不上世界了么?

 

      “梅林,你要是不舒服就别勉强了,我带乔治了。”我的声音平稳,疏离,很好,这样很好。现在的梅林我分不清到底在想什么,我想相信他,可是…过去的这些不公… 已经无法改变了。

      

      我相信梅林的忠诚,但是我太清楚,我是如何对不起他的。

 

      梅林胆怯地看着我,委屈得像是要哭了一样。

 

      我觉得自从我从阿瓦隆回来,我俩的关系就不太正常,真的得好好谈一谈。必须,现在,马上,立刻。

 

    我仔细地看着他,他看上去苍白又脆弱,这些年好不容易养出来的一点肉迅速地又下去了。两颊塌陷下去,只留颧骨耸立。我不相信他会害我。

 

    我就这样看着他,他脑后那一撮翘起的头发不见了,被纱布裹住了,上面画着我的大笑脸。

 

    他在马背上被颠得突然歪了一下,我不自禁地赶紧伸手扶住了他。“梅林,你真的用不着勉强自己的。”

 

      我突然意识到,即使他以前都是伪装出来的,我也已经深陷在他营造出的“好”中了。他现在即使要我去面对保守派的贵族,解救德鲁伊人,我也绝不会拒绝他的。即使我知道他的“好”是有目的,没关系,就当我瞎,我看不到他的目的好了。

 

      这就是第十七条指南了,当你真的有感情了,其他的一切可能都不重要了。你可以,置之不理。

 

      “不如你们骑一匹马吧,梅林这个样子太危险了,乔治可以把马牵回去的对吧?”莱昂提议道,他为什么就不能劝梅林回去呢?那样不是更能安全点么。

 

      “那会压垮那匹马的,你们不知道陛下的重量。”我依然扶着梅林的胳膊,这人真是稍微好一点就开始调侃我哈,果然是我脾气太好了。

 

      米西安大笑出了声,杰弗里不停地叨叨我,“看吧陛下,我就说您得节制一些,您这样的重量谁承受得了啊。”

 

      梅林又红了脸。“没有,真的… 昨天晚上陛下只是来看看我和… 什么都没发生的。”

 

      什么叫“什么都没发生”?我有点生气,我守了他大半夜的好么!

 

      18.

      米西安和莱昂两人笑了一路,貌似还开了各种黄腔。果然啊… 这恋爱的… 黄色气息。

 

      我好像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心情很久没这么好过了。

 

      我们就这样一路吵闹着向森林深处走去,但是在不久的将来,远东之地会出现这么个对极了的词语:“月盈则食”。(可是卡梅洛特的月亮圆了这么多年了也没发生什么啊(╯‵□′)╯︵┻━┻!)

 

      我就这样一路扶着梅林,毕竟不能压死一匹马啊。梅林有点紧张,但是却又坚定地看着我。

 

      莱昂嘲笑我们俩这样子,能直接去结婚了。

 

      米西安起哄到,反正杰弗里就在这儿,不如就结了吧。

 

      乔治开始焦虑,带的食物太不符合婚礼的规格了。

 

      杰弗里说,自己好像有点儿忘记誓词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其实不太懂梅林,那么决绝的目光到底是要干什么,又不是要让他上战场,只是去打个猎好么。

 

      这时灌木中窜出了一群人。不是土匪,是穿着长袍的德鲁伊人。高汶如果还在一定会吐槽为什么他们这么穿都不会摔倒。

 

      “我们是来找亚瑟王谈判的。”

 

      “我就是。”我跃下马,直面他们的长老。莱昂想抽出剑来,被我制止了。

 

      梅林死命抓着我,我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没事。

 

      说不定,这能是个安抚他们,解决问题的好契机。

      

      我一步步走近他们,梅林也跳下马,想把我护在身后。我有些奇怪,他不是会魔法么,我想看看他在他的族人面前会不会保护我。

 

      然后他们的长老不知道从哪儿快速地抽出一把大刀,直直地砍过来(就像你们这些大大们一样,天天四十米的巨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Anthony注*)

 

      梅林下意识地念出咒语,却并没有魔法。长老笑了起来,“埃莫瑞斯,不服从古教之后,你也不过如此。”

 

      他突然搂住了我想靠自己的躯体挡住刀子,但是他那小身板怎么可能,我抱着他转了个身。用背接住了刀刃,而梅林接住了我。

 

      倒下前只记得跟梅林说:“欠你的,可能只换的上这一次了。下辈子再做我的仆人我换,不做就一直欠着了。”

      

      “别哭,没人值得你的眼泪。”

 

TBC

最多还有一章!!要完结啦!!肯定HE!!

今天布说的话真的戳死我了!!必须更!!

评论(1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