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Fielding

扯淡的

【亚赫】“是你能想象到的最深的爱”- Out Magazine 2004 Sep. 翻译/搬运


30sec博主大大以前貌似翻译过节选,全文里涉及更多飙车等老司机话题

车属于记者,兔,和囧老师,我只是刷了个卡2333

(byDegen Pener, p.128-135)


莱兔说其实剧本中从未有过这一对儿做爱的戏份。“科林和我之间,没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我们搂抱过几次,”莱兔说,然后又加道,“如果有[xing爱场面],你应该相信那会是你人生中看过的最好的xing爱场面。这之后就再无男男xing爱场面了。会是有史以来最完美的xing爱盛典。”


“Jared非常努力(原文用了worked his ass off 脑补很黄很暴力的场面诶嘿嘿),”科林充满热情地说。“我和他密切合作了六个月,非常快乐。”


虽然缺乏xing爱场面,但是莱兔并不认为这就可以逃避这个话题,而是说这部电影很明确地表示了,就是两个男人– 两个野蛮,致命的战士– 相爱了。


“是你能想象到的最深的那种爱,”莱兔说,他的眉毛皱了起来,好像非常专注地在思索这个话题。“亚历山大和赫菲斯迪安是需要对方来使自己完整的两个人。我认为同性恋男人可以在看到我们的第一时间明白这种关系,无关xing爱。”


那么纯直的观众呢?他认为他们也会懂的,而且如果他们是完全冲着大制作来的,那就更好了。


“我认为最后的最后,更重要的是,观众们看完之后走出去时会觉得不太舒服,然后说‘哇喔,他们之间的情感真的蛮特别,蛮独特的’”,莱兔这么说道,并想起了电影的历史顾问与1973年出版广受称赞的传记《亚历山大大帝》的作者Rob Lane Fox给他的建议:“记住,你每一次看[亚历山大]时的眼神,都是关于爱的。”


一个古罗马作者,伊良,甚至写道,“亚历山大曾只被击败过一次,那就是被赫菲斯迪安的大腿。”非常有画面感,但是莱兔并没有觉得被这幅画面烦扰,而是承认了他和卡司中其他成员讨论了亚历山大会是xing爱中的什么角色。他最终有没有可能是战斗力最强的受呢?


“我们聊过这件事,”莱兔说,“你懂得吧,亚历山大征服了世界… 你说不准,他可能需要个人来征服他。”


“他非常认真地对待他的表演事业,并且乐意冒险,”囧林指出,提到他的共同主演在《Black and White》,《美国精神病病人》,《战栗空间》以及《搏击俱乐部》中各种激动人心的变化与表演。


“我会为了像这样的项目而努力:成为很好的作品的一部分,并为了它们而感到尊严… 我也不想感觉那么廉价的。”


站在洛杉矶夏天的酷暑中,莱兔同意去旁边的咖啡店再接着聊。当问题从电影拐到了他的私人生活,他就没那么健谈了。像是被什么过滤器压住了一样,回答起来迷离,老套,又模糊。


但是莱兔会告诉你,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同性恋群体是他母亲的朋友圈子中的一部分,“我成长于很多艺术家和思维非常解放的人之中,而我也一直都不是特别受保护。”莱兔说道,他回忆起在17岁时和他们家一个同性恋朋友的对话。“我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他说,‘你看,其实和性无关。而是关于你想要去爱另一个男人。’所以可能我对这部电影的一些见解– 更重要的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爱– 就是源于此。”


莱兔也承认了他并没有喜欢的人的类型,“我会被很多不同种类的女人所吸引。算是一视同仁吧,”他说。但是对男性就不一样了。“[对男性]我从来没感到对女性的那种吸引力。”他说。“但是如果我见到了个男人,而且又对我很有吸引力… 我可能就跟着这种感觉走了。当然,现在这么说很容易。如果真的发生了,可能会是很迷茫困难的一件事,鉴于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


但是莱兔这种无忧无虑的态度– 并不在乎会不会有人误解他的笑话,或是真的认为他是钙– 可能真的在预示着世界在变化。


图源见水印



以及,大家是喜欢看AU多一些,还是史实类的多一些?



评论(20)
热度(76)